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三世】如丹见本心·第三世·凌李(4)

 主办方给凌远订的房间条件不错,卧室一张极宽的大床,一间客厅一间衣帽间加上带按摩浴缸的卫生间。沙发虽然有却是两个单人沙发加一张小长沙发以李熏然的身高要躺下小腿就得没着没落,更尴尬的是床边便是浴室的透明玻璃隔断,躺在床上看浴室一览无余。凌远自然君子坦荡荡,一张大床或者是透明浴室墙都并没有太多顾忌。李熏然因着心中那些旖旎心思,一看见这些脸都微微发烫。于是他帮着凌远把行李放好便开始考虑哪里合适他打个地铺,还有今天要怎么趁凌远不在的时候抢时间洗个澡。

    凌远看李熏然一副傻琢磨的样子出声问道:“怎么了这是?刚才不还说累,傻站着干嘛,先坐下。”

    “没有没有,我就是看看哪里适合打地铺,沙发有点小。”李熏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床这么大打什么地铺,咱们就一起睡床肯定也挤不到哪儿去。”

    “远哥不用客气,我蹭房间的怎么好意思和你挤一张床。你当院长这些年估计也没和谁一起住过,肯定不习惯,我就睡地铺好了。平时盯梢追逃什么的,别说地铺,倚着墙我就能睡着。”

    李熏然这几句话倒是有一句说对了,凌远并不习惯和别人一起住。他一向睡眠浅和林年初离婚之后忙的没个节制,神经衰弱的毛病就时常反复,有点风吹草动的就容易惊醒。可他就是见不得李熏然着急,还以为自己早过了滥好人的时候,没想到还是这样,凌远也忍不住暗暗自嘲。凌远想既然合住一间就没有叫人打地铺的道理开口说道:“我说了我可不是官迷,别院长来院长去的。我才没你想的那么娇气呢,想我当年读书的时候刚来学校宿舍还没分到手,不舍得花钱住旅店,花尽心思躲图书馆过夜还差点给当成小偷抓了。即便是这几年,忙起来也就是在办公室沙发上凑合一晚上。既然叫我哥,也得破除一下对于院长的刻板印,医务人员既不娇气更不会麻烦。”

     “可是……”

    凌远故意略板起脸来打断道:“没什么可是,说定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都累了,现在一点咱们洗个澡睡一觉再去吃晚饭正好。”

    李熏然不再坚持,不过想着浴室的透明玻璃门,他又是一阵脸红,故意磨磨蹭蹭收拾行李让凌远先去洗澡。李熏然一边收拾一边默默做着心理斗争。

    一个声音说,一会儿凌远就要脱光衣服洗澡了,非礼勿视快点找借口出去待会儿。

    另一个声音说,他都不怕我看,我为什么要出去君子坦荡荡。

    什么君子坦荡荡,你这分明是利用凌远的坦荡。

    你说什么都对,可是我还是想看一眼啊。

    李熏然你没出息。

    哗啦啦的水声传来,显然李熏然的挣扎斗争已经毫无意义了,即便他现在就走出去也必然要看到正在洗澡的凌远。

    “李熏然,你怎么变得这么没出息!”李熏然悄悄骂了自己一句,好吧,既然怎么都会看见,他就看一眼然后就走,大概还算80%的君子?

    一咬牙,李熏然面红耳赤地从一堆衣服中猛抬起头来,没成想浴室里原来有帘子,凌远就从帘子下面露出半截小腿,外加帘子上一个模糊的轮廓。李熏然刚觉得自己枉担了没出息的罪过,就后知后觉的发现凌远那半截小腿实在是好看。所有的羞耻心都抛在脑海,李熏然坐在沙发上一直看到凌远洗完澡出来。

    等李熏然洗完澡出来,凌远已经睡下了,李熏然轻手轻脚的躺上床。李熏然从没有这么近的看过凌远,纤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额头上浅淡的纹路,在睡梦中微微皱起的眉头。李熏然有些恍惚地发觉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似乎他早就曾这样深深地凝视着凌远,很早之前,早在他这二十多年的生命开始之前。李熏然近乎贪恋的望着凌远。虽然他一贯是个万事不愁的,也不能忽略他和凌远之间遥远的距离,自己看可以坦然的接受同性不代表凌远可以。凌远是有过妻子甚至几乎有了孩子的,即便他愿意接受同性,那个人会是自己吗?李熏然最讨厌患得患失,他努力的忽略那些模糊的伤感。想那么多又有什么用,自己已经认定了凌远,好像命中注定一般,便是将来不能让凌远接受自己,他也再不会要别人。

    李熏然一再贪看凌远也抵不过跨国飞行的疲惫,好吧,我早点醒也一样,想完这句话他便陷入了黑甜梦境。

    等李熏然被叫醒的时候,凌远已经穿戴整齐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喝茶。

    “熏然醒醒,睡太多晚上要睡不着了。起来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吧。”

     “让我再睡会儿……啊!”李熏然猛地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家,这是凌远在叫他,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我这就起来,等我三分钟。”

     “不急,我这茶才刚泡好。”凌远这边说着那边李熏然已经迅速的起床穿衣洗漱,不到三分钟的功夫就从之前一脸困顿的样子变得精神满满。凌远看着李熏然这样心里不禁冒出一句年轻真好,然后意识到自己这控制不住的老年心态。

    可能人就是这样喜欢自己得不到的,自己对李熏然的莫名亲近感,或许就是潜意识里想逃出暮气沉沉的生活。只可惜谁都不能拯救他,一切都是他无法逃出的命运,凌远想。

———————————————————————————————

哼,和我说说话啦~

评论 ( 20 )
热度 ( 34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