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1)

逝水东流

这是一个正剧向的故事,蔺晨辅佐靖王执掌社稷谋定天下的故事。帝王之路艰难难行,还盼有人伴他。个人觉得琅琊榜的计谋社稷还是有些理想化,所以我的故事会更加残酷些。这一章景琰还是只活在对话中,下章就会出现啦。请大家多多指教~


-----------------------------------------------------------------------------

蔺晨看着手中的冰续草神色复杂起来。

“怎么,这不就是少阁主一直要找的那种草药吗?您就别卖关子了赶快帮我们宗主治病吧。”黎纲与甄平被蔺晨的脸色搞得十分忐忑。但素日他是个爱玩闹的只以为他是故弄玄虚,故而急急催促。

“谁说这草对他的病有利了?你们懂什么!”蔺晨一挥手把琉璃瓶揣在袖里转身要走。

“蔺晨!”梅长苏出声唤他,蔺晨微停了脚步旋即又走。

“蔺晨,生死天定你这样通透的人难道看不开?”

蔺晨停下步子转身看向梅长苏。梅长苏站在院中,背后一树桃花开得正好粉红娇艳衬得梅长苏苍白的脸上都似有了血色。梅长苏微带笑意看着他,直看得蔺晨心内怒火中烧。

“看不透!你梅长苏麒麟之才,看得透生死,我蔺晨不过是个江湖郎中只知道人该好好活着。这些年为了救你,我和晏大夫花了多少心血,你……你可曾有过半点珍惜?你放不下赤焰冤案,我助你平反,可是现在呢?一年又一年,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这些朋友兄弟故旧长辈也如你珍视他们一般珍视你?冤案朝堂江山,你根本就不会听我的好好休养!梅长苏,你是我见过最自私的人。”蔺晨一向说话没个正经,陡然这般怒意满腔将梅长苏的一众亲随都唬住了。黎纲甄平也不敢多言半句。

梅长苏缓步走向蔺晨,轻轻扯了扯他的手臂被蔺晨一下甩开。“蔺晨,这么多年,你的心血我岂会不感激?大恩不言谢,谢字于你太轻。只是你也知道,我怕是也没别的机会报答你了。赤焰旧案是七万冤魂是祁王父帅累累鲜血不容我放下。而我从小立志从军卫国,十五岁便从父帅上阵杀敌,大梁不是梁王的天下,是大梁百姓的。如今国有战事,民生蒙难我如何放下?”

“这国家即是百姓的,那自然也由百姓守,只得你一个梅长苏吗?”

“梅长苏身为大梁百姓,自然拼死以报,还求你成全。”说罢深深施礼。

“冥顽不灵!”蔺晨再不看梅长苏一眼,纵身一跃已然身在苏宅院外。

黎纲甄平要追只被梅长苏拦下,“他不会走的,且让他消消气吧。何况他的身法,飞流都追不上何谈你们。”

“宗主的病拖不得啊,这个蔺阁主也是闹什么脾气。”

“放心,我且死不了呢。”

已是深夜尚有一灯如豆,梅长苏在案边推演北境战法。

“你这当真是以为没人管的了你了?”蔺晨身法轻盈越窗而入。

“你不是走了,怎么又回来了?”

“你这是吃定了我会回来才敢这么放肆。寻常人这个时候也该安寝了。何况是你简直可恶。”

“你蔺晨待我如何我还是有把握的。知道你会成全我。”

“这大梁战事你是当真放不下?”

“你早知答案何必再问?”

“如果,我是说如果,这场仗你打赢了,你就能安心放下萧景琰和他的大梁江山了?”

“到了那时候,我即便是放不下也无可奈何了。天不假年,我对大梁也只能尽我所能而已。以后的路无论如何艰险孤独也只有景琰自己走了。景琰谢我为他谋划十三年殚精竭虑,其实我又何尝不是逼他走的这条路。自古帝王孤苦,他的赤诚热血怕是终会被高寒皇权所消磨。”

蔺晨看他满目烦忧出言打断:“说你自己的事情,偏偏又扯上萧景琰。如果他不选这条路谁也逼不得他。如果这场仗你能赢了还能活下来,你是否能答应我再不理大梁朝堂之事。从此归隐逍遥江湖?”

“我……”梅长苏从未想过还能再活下去,一时间也难以作答。

蔺晨气急:“你呀你,我救你何用!”

“朝堂纷斗,敌国外患,我如何放心的下。”

蔺晨看了看梅长苏,早知他必是这样一个固执心性,半晌叹了口气。“罢了罢了,琅琊山在大梁境内,我也如你所言算是大梁百姓。萧景琰的江山社稷托付于我如何?”

“不可!你救我性命以知己待我,我怎么能够置你于此地?你身份……”

“好了,你只需说是否放心。”

“你的智计我怎么会不放心,只是……”

“行了!你我即为知己,我又如何能看着你油尽灯枯?这一仗我保你领兵,而后之事你只交予我。这是我能做的最大让步,你要是不同意那么这一仗也休想领兵。”

梅长苏看出蔺晨心意已决,作为蔺晨的知己却陷他入这样的境地心中不忍却也无可奈何。“长苏受你大恩此生难报,为大梁请受长苏一拜。”

十日后,梅长苏领兵北境,耗时三月的战事一举击退北魏大军,重铸大梁北境防线。大军凯旋,梅长苏却在归途逝世。梁王悲痛万分,举国哀悼以亲王之礼安葬。

冰续草并未练成冰续丹,却与火炎草一起成了冰火丹,梅长苏以此支撑三月,三月之后前尘尽忘,逍遥江湖。

梅长苏逝世三月之后,蔺晨携飞流再入金陵。


评论 ( 20 )
热度 ( 302 )
  1. silhouetteDiane 转载了此文字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