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5)HE

正剧向的文还是来澄清些背景吧。

剧里因为又仿魏晋南北朝又有了三省六部制,所以我把从魏晋到唐朝的事情糅合在了一起。这期间发生的制度变革就都算了进来。所以科举,募兵制会出现。以后可能还有,请大家不要深究了。

另外看得人越来越少,我也知道这是个慢热的文,而且自己想表达的太多限制于自己的笔力能表达的太少。所以可能会越来越少热度,但是如果有人追看的话,还请放心肯定是不会坑的。毕竟,写文这件事自我的愉悦要大于取悦别人。虽然十分希望得到认同,但热爱写文的人,文本身就是报偿。

-----------------------------------------------------------------------------

沈追一向办事只为社稷民生,萧景琰交代下来对兵制改革奏折的复核,他自然办的毫不含糊。不出五日就按蔺晨所谏写出了详细的复核结果呈在御前。这结果让萧景琰毫不意外,蔺晨所写桩桩件件数目几乎毫无出入。

“沈卿此事办的甚好,在朝上立时答朕亦符合如今的复核结果。看得出沈卿在户部办差对税负钱粮,兵费支出皆十分熟识。好!”

“臣谢陛下抬爱,身为户部尚书此为臣之本分,不敢领赞。”

“沈卿这个脾气倒是一直未改。不过朕今日召你们前来也不仅为了夸奖这差事办得好。沈卿,你既复核蔺侍中的奏折,相必对这个提案也有自己的看法。你且说说能否行得。”

“臣以为,此案甚好,于民于国都是利大于弊。只是……”

“只是什么,但说无妨。”

“只是兵制乃国本,一旦变动则牵一发而动全身。而兵部与众多军候怕是并不愿意如此改动。皇上若要推行只怕会遇诸多掣肘。”

“沈卿所言有理,朕也并非没有想到。历朝历代变法革新都不是容易之事,但若利于苍生社稷又有何不可为?”

“陛下所言甚是,臣自当全力支持。”

萧景琰点点头:“有你这么说,朕就放心了。你要是无事禀奏就退下吧。”

“臣告退。”

他在朝堂之上将沈追的奏折公布于众,意图推广募兵制。朝臣反对之声甚多在庭上争的是不可开交。整整两个时辰支持者如沈追,蔺晨与反对的武将们你来我往互不相让。萧景琰无法,只能退朝让有异议的大臣都写上呈条来,待他一一看过再择日商议。

可萧景琰和沈追等一众大臣都没有料到,第二日力主反对的亲贵大臣无一上书。

萧景琰想起那天他遣退了沈追,召来了蔺晨,对他说起沈追的担心蔺晨那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那时蔺晨还与他打赌,一定能平息武官的反对之声。定然是蔺晨在这背后做了什么。可是究竟是怎么办到的?他刚想召见蔺晨问个清楚,高湛已然行至他面前。

“陛下,蔺侍中求见。”

“传。”

蔺晨一进来高湛便领宫人退下,议事厅只得萧景琰与蔺晨两人。

“陛下,那日的赌约可是输了?”

“喔?难道我身边也有你的耳报神?你怎么知道我输了。”

“难道陛下收到了极力反对募兵的奏折?”

“没有。”

“那不就是。”

“你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陛下还是先告诉我,这赌约输了没有?”

“好,是我输了。你要什么?”

“我要陛下一个承诺,等我要的时候自然会向陛下讨。”

“哪有这样的。”

“我保证我要的绝不会违背民生社稷。”

“好吧,那你且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蔺晨一扫衣摆清了清嗓子才开口说道:“这有何难?原本募兵制就不会取代府兵制,兵部实际利益并没有受损。兵部及诸位军候反对不过是怕从此募兵一权归于户部。我向诸位大人保证,募兵所需钱粮由户部调拨兵部实际掌握,兵部的权力有增无减。至于领兵军候们,若施行募兵制,则兵将对他们有直接的上下级负责关系,比起现在的军权也是有增无减。而且陛下希望推行此政已经是明摆着的,他们又何苦和陛下作对阻挠对自己的有利的事情?”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朕把募兵权归于兵部倒也合情合理。虽然沈追为人刚直又颇通政务,但是就这样让他插手军务确实不妥。兵部就兵部吧,只是兵部如今多了钱粮经手,军候又多有亲兵,长此以往……”

“陛下带兵多年,难道对大梁的将领没有信心?”

“自然不是,用人不疑,我确实也不该如父皇一般猜忌。”

“既然如此,如果陛下没有别的吩咐,臣告退了。”

“好。”

蔺晨正欲退下,抬眼看见萧景琰案头的食盒。又讪讪向前:“陛下,请问这食盒内可是太后娘娘做的点心?”

“怎么?”

“斗胆请陛下赐些与我。”

“看不出先生也是爱美食之人。”

“陛下是有所不知啊,飞流那个小家伙自从之前在金陵吃了太后的点心日日都想着。才随我来的时候还对城中的致芳斋点心有些兴趣,现在日日和我嚷不好吃。就为了这些吃的日日闹得是不得安宁。不是偷画了我的书就是乱泡我的茶。还请皇上开恩相救。”

“哈哈,飞流还是这么可爱。想那时……”

蔺晨见萧景琰如此怕是想到了梅长苏:“陛下不必担心,他现在很好。虽然不记得我们,身体可是好多了。飞流跟着他不合适,但请陛下放心,他四处游历本也不会有多少危险。更何况江左盟与琅琊阁的人都有暗中保护。”

“我知道,只是想着和他也没有好好的告别。罢了,这食盒你拿走吧。飞流若要吃你再向我讨就是。下次进宫把他带来我看看,过了这些日子,他应该也长高了吧。”

“是,下次啊,我让他扮成个宫女给陛下跳段舞,再过些日子长得太高就没有美感了。”

萧景琰不禁失笑,刚刚勾起的愁绪也散了不少:“也亏你想得出,行了快去给他送吃的吧,别回去又少了什么古籍佳酿。”

“臣领旨谢恩。”蔺晨夸张的行了个大礼提着食盒便出了议事厅。

评论 ( 26 )
热度 ( 134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