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6)HE

蔺晨回府时,甄平已经被飞流闹的发髻都散开了。看见蔺晨回府也顾不得追飞流抢走的发冠,急急行礼道:“少阁主。”

“甄平你来的还真快,我三日前才飞鸽传书,你这就到了。和我不必多礼,只是我的身份既然秘密,咱们即使私下也就叫我蔺先生吧。隔墙有耳小心为上。”

“是。先生传书岂敢怠慢,先生是为了我家宗主才入了朝廷,江左盟上下任先生驱遣。”

蔺晨伸手扶起甄平:“说了不要多礼,你认识我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来来,进屋里说。”

蔺晨与甄平进了屋里,又把手里的食盒换了甄平的发冠,飞流总算是安分了,才想起谈正事。

“长苏最近如何?”

“先生放心,宗主失了记忆但是身体确实好了不少。近来正在江南一带游历,黎纲派了人暗中跟着。不过一路风平浪静的,谁也没和他打照面。”

“嗯,你们做事一向稳妥,想来失忆了他也不至于惹什么祸,最多就是红颜祸水。”

“先生说笑了。”

蔺晨煮好了茶给甄平倒上一盏:“梅长苏没口福,你试试,绝好的庐山云雾。这次要动用江左盟的力量,也是因为我已然不能和琅琊阁扯上任何关系。不久之后,兵部会给我送银子,我这里也用不了,还请盟里的弟兄帮忙运出去。赈灾,养马,修河堤,或者送给霓凰郡主补贴军饷都可以。你们只顾用在合适的地方。当然,往后可能也不只兵部,只要送来就请你们代我花了吧。”

“先生这是为何?大臣岂有无故送银钱的,既然先生不需要,那么就不收便是。”

“收,我当然要收。我若是不收又怎么能有把柄在他们手上?这次朝廷推行募兵制,兵部上下少不得中饱私囊,如果我不收,他们又如何相信我?对于有些人来说,他们是不相信无辜的动机的。我既收了银钱那么皇上面前就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他自然也会放心的推广此次变法。”

甄平听到此处脸色大变,放下手中的茶盏忙道:“先生!当今皇上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或许不了解,但是我随着宗主在皇上身边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他是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做法的,哪怕先生是为了推行兵制革新。”

“我知道。”

“知道怎么还……”

蔺晨又给自己斟了一盏茶,慢慢品了半晌才说:“这些事儿是我的催命符也是我的脱身计。若三年期满,江山稳固我定是要离开的。到时候如果皇上不让,我自然会让这些事情桩桩件件翻出来,陛下治罪我亦得脱身。变法革新是大梁社稷稳固唯一的路,我一个江湖布衣的名声不算什么。自古打江山易守江山难,满朝文武真正清廉刚正者又有几人,长苏景琰都太过赤诚,我确实希望这些事情永远不为他们所知。所以你放心,兵部这些人绝不是我对手,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

“好吧,先生所命不敢违背,还请先生珍重。只是既然先生在金陵有大事筹谋,还请先生能同意让江左盟在金陵的弟兄帮扶先生。”

“我这儿有飞流就很好了,也用不着别人。我又不像你们宗主病歪歪的,我的武功飞流都比不过。你们盟里事务繁忙也不必挂着我。”

“哪怕先生不用护卫,留些人照顾起居也是好的。宅子里怎么都要些小斯丫头的,自己人总比外面的强。”

“好吧好吧,留两个人做小厮打理宅院,再让吉婶做个厨娘就足够了。”

“嗯,好,我这就去安排。日后运送银两的事情,您就让吉婶吩咐给送柴的小厮。十三先生的人尚在,会安排妥当的。”

“那就谢谢了。”

“岂敢领谢。”

甄平离开之后,蔺晨独自对着院内的竹子待了好久。看见天上飞过的信鸽下意识想要接下,却没想到鸽子只是划过蔺宅的上空越飞越远。是呀,自己不能做琅琊阁主蔺晨了,这金陵城内只有蔺侍中。他一直不喜欢梅长苏要替萧景琰挡那血色筹谋,却没想到自己也有这样一日。萧景琰,三年后要离了这金陵,怕是自己还真的会有些不舍得。

“飞流,别顾着吃了,去把我藏的照殿红拿来。”此夜此月当以千杯贺之。


评论 ( 21 )
热度 ( 116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