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7)HE (同榻而眠!我觉得我迈出了人类的一大步)

 

募兵制推行再无阻碍,兵部以及诸位兵侯为着各自的利益甚至着意添了许多好话。一时之间蔺晨这个布衣出身的侍中大人名震朝野。谁都看得出皇帝陛下对蔺晨的倚重信任,不过蔺晨倒也没有因为这得到多少封赏。朝臣们看不懂其中的关碍只是尽力保持对蔺晨的友好关系。门阀世家想要打压这布衣状元的心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而沈追大人一向中正,本来科举所选贤才他就极力推崇,更不用说蔺晨提出的募兵制改革让他刮目相看。他有心结交蔺晨,请家仆送了拜帖登门拜访。只第一次就谈至深夜,临走一边道着失礼一边说下次一定要带蔡大人再来登门。

萧景琰听说此事笑着问蔺晨:“都说文人相轻,你们倒是例外了?”

蔺晨不以为意放下手中的茶盏说:“我是文武全才,自然不落窠臼。”

萧景琰从批阅的奏折中抬起头投去一个无奈的眼神:“先生还真不怕闪了舌头。”

“陛下才赞我治国安邦之才,怎么倒不认了?”

“就算认了你的文才,武略何见?”

“陛下若不信,等得空咱们比试比试如何?”

萧景琰行伍出身,虽然做了皇帝以后再难带兵,武人习气是改不了了。听了蔺晨这话岂有不应之理?当即搁下御笔奏折,“什么得空,朕折子也批乏了。随朕去演武场比试箭法可敢?”

“陛下吩咐自无不可。”

两人兴冲冲去了演武场,倒是吓着了当值的宫人。谁能想到皇帝还能来这个地方,好在萧景琰也没准备闹多大阵仗。两个靶子十支箭,蔺晨与萧景琰各执一弓,同时开始。

一时之间,嗖嗖利箭破空之声不绝于耳,两人同时射完十支箭。待两人去到靶子近前查看,竟然都是正中靶心。也不知是第几支箭就射穿了靶心,两人的箭从靶心穿。出落在演武场的空地上,倒是不分彼此起来。

萧景琰不甘心又叫人设了一轮靶子,结果连设了三轮都是如此。

“有道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如此这般,怎么是好?”

“陛下,今天这场怕是平局了,不妨改日再比过?”

萧景琰看见蔺晨为着比箭换了胡服甚是英武,一时好奇起他的这位蔺先生穿上甲胄是何样子。“不久就是秋猎了,到时候再与先生比试身手,定能分出胜负。”

“自当遵从。”

一场比试结束,从天色将晚直到了夜色深沉。宫人之前怕打搅了皇上的比武兴致没敢多言,如今赶忙插话:“陛下还未用膳,您看在何处传膳?”

萧景琰被这么一提才想起来还没吃饭,果然是武人习气,到了演武场就精神百倍。“折子还没看完,回议事厅吧。蔺先生也还未吃,朕也有政事欲向先生讨教,就一同用膳吧。”

蔺晨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萧景琰素来不喜奢靡,晚膳也只是几样膳食,待宫人设好,萧景琰也不叫宫人伺候只自己动手起来。“你们退下吧,不用你们服侍。”

“是。”

“先生勿要嫌弃朕这里的饮食简陋。”

“陛下哪里话,大梁国君的宴饮岂敢言简陋,为人君者不喜奢靡,百姓之幸也。”

“先生谬赞了,行伍出身哪里这么多讲究。在军营战时能吃饱已经足够了,如果还要讲究膳食,宫人服侍享乐怎么能整肃军队。”

“陛下说的这些,自夏朝以来又有几个国君能够懂得。为此一句,我敬陛下一杯。”蔺晨举杯一饮而尽。

萧景琰饮尽杯中酒又自行斟满:“朕也敬先生一杯,为今日先生的好箭法。”

蔺晨亦不推辞。

两人这么推杯换盏,论国事天下,谈美景奇闻,晚膳直用了一个时辰。好在两人虽然聊得多喝的也不少,却都还没醉。

萧景琰的性子,不看完折子是绝不会休息的。边境换防,流民安置,河堤修固一桩桩一件件都等着他示下。蔺晨自然也不会离开,两人商议着直到深夜。待萧景琰批复完最后一份折子,离天亮已经不到两个时辰了。

蔺晨倚在凭几上看着一脸疲惫的萧景琰:“汉文帝夜半虚前席却是为了鬼神之说。如今你我二人倒是给汉文帝和贾谊做了个贤君臣的榜样。”

“你我何止会给文帝与贾谊做榜样,要做就是这千秋万代前人来者的榜样。”

“哈哈,自当如是!自当如是!夜深了,陛下歇下吧,臣告退。”

“这么晚了先生就在此歇下吧。”萧景琰说着已经转身往议事阁內间的床榻走去。“这里床榻大的很,本也不剩多少时辰,就不叫宫人进来服侍了。现在肯定已经宵禁,先生不如就在此休息片刻,等天亮了再回。”

“卧榻之畔岂容他人鼾睡?”

“你不是蒋干,我亦不是周瑜。”萧景琰说罢已经和衣上榻。

蔺晨感到酒意困意一起搅的昏昏沉沉。倒索性不管那么多,也跟着和衣上榻。

两人半夜安眠,宫人素知萧景琰常处理政务到深夜,宿于议政阁自然不敢打扰。萧景琰倒是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飞流吵醒。

天刚刚亮,蔺晨还未醒来就觉得有人在扯他的耳朵。猛然惊醒只看到飞流放大的脸。

“不回家!坏!”显然飞流生气了。

蔺晨也知道自从飞流跟着他以来,他从没有不归家过。恐怕飞流是担心他才找来了皇宫里。

“你怎么进来的?没被人发现吧。”

“不会。”

看样子飞流来了已经有一阵子了,萧景琰案几边的食盒已经被打开,太师饼吃的只剩下最后一个。飞流一边回答他的话,一边吃着手里的榛子酥,看起来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榛子酥也要告罄。

“好吧,轻点,咱们回家。”

“先生?飞流?”

蔺晨本还想让萧景琰再睡一会儿可还是把他吵醒了。

“水牛好。”飞流笑盈盈的回答。

“飞流他担心臣,就这么找了来。天色已明,臣告退。”

“嗯,先生回去休息吧。飞流既来了别忘记把食盒带回去,母妃特地给飞流做的。”

“是。”蔺晨看着所剩无几的食盒心里不禁好笑,这是不带回去也带回去了。

 

评论 ( 24 )
热度 ( 117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