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9)HE

罪己诏下,天下震动。一句“徭役废弛,流民不安,罪在朕躬。”萧景琰命废除女子服役,大梁全境子民徭役减半,凡遭天灾之地免两年徭役。又命蔡荃重修大梁律法,废除苛严过重之法,以安民心。这位大梁新君更是昭告天下,为赎己罪,茹素三年。一时之间大梁百姓无一不念梁皇仁爱,甚至有别国子民因此甘心归顺大梁。

蔺晨一直相信帝位会改变一个人,萧景琰是靖王时如何,是太子时如何,是梁皇陛下却未必能够长久。可是他没想到,萧景琰是被这帝位改变了,却是变得愈发坚忍刚毅,仁心爱民。不论大梁最终国运如何,萧景琰此人可堪千古一帝!他为梅长苏而来,时至如今,却已不仅是为了梅长苏而留。想他蔺晨游历江湖放浪形骸做一仗剑侠士,却也从未做到以万物为刍狗。当不了出世的圣人,又有谁能免俗盼天下太平百姓安居?只是这天下君王或是残暴不仁或是昏聩无能,都为下下之选。如今萧景琰倒让这大梁成了另一番气象。

自罪己诏后,蔺晨待萧景琰更为尽心,而萧景琰亦待蔺晨愈加亲厚宛若老友。俩人越来越好的结果就是,议事厅的灯亮得越来越晚。飞流最初还会去找他,后来只要知道蔺晨去议事厅见萧景琰就只顾着自己玩了。毕竟国政大事他是一点也听不懂,还是在家等着蔺晨给他带吃的适合他。不过这样的日子久了,飞流难免无聊,又跟蔺晨闹起来。

“飞流,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我给你带这么多好吃的把你脸都养圆了,你居然又去乱翻我的宝贝!”

“你才圆!”

“还敢顶嘴,你看我不把你插满孔雀羽毛挂在梁上做扇子!”

“哼。”

“你还跑,你给我过来!说,我的广陵茶去哪儿了?”

“喏。”飞流一指院中水井。

“哎呀,我的广陵茶啊!你知道这是多好的茶吗?今年刚制的新茶,总共就这么几两上好的尖货,我可是一杯都还没舍得喝呢!”

“不好玩!每天,每天都不回来。金陵不好玩!”飞流全然不顾蔺晨的心疼,只顾生他的气,是蔺晨说要带他来金陵玩的。可是分明这和苏哥哥带他来的时候不一样,甄平黎纲不陪他玩,蒙大叔又离开金陵好久了。

“哼,我原本回来就是告诉你,要带你去猎场玩。可是你居然这样糟蹋我的广陵茶,你在家哪儿也不许去!”

“要去。”

“要去也不行,哪儿也不许去。”蔺晨气的背过去不看飞流的讨好眼神。

“要去!”飞流不管,绕到蔺晨面前扯着他的袖子。

“不行!”

“要去要去要去要去!”

“好,去可以,得听我的。”

“好!”飞流答应的快完全没想到为什么蔺晨哥哥笑的一脸奸诈。

第二天蔺晨随行梁皇陛下前往九安山秋猎。蔺晨姗姗来迟,差一点就错过大军出发的时辰。萧景琰见他急急赶来开口打趣:“蔺卿这是怎么了?朕还以为蔺卿怕了与朕的赌约,不敢来了呢。”

蔺晨一边整理着赶路弄乱的衣服发髻,一边回萧景琰的话:“蔺晨怕也是怕有损皇家体面。实在不是臣有意拖延,只是有些答应了陛下的事情做起来比较麻烦。”

“你还答应了朕何事?”

“飞流,快过来,在后面躲着也没用。”

萧景琰见他此话说完许久也不见飞流出现刚要询问,就听见蔺晨又开了口:“再不出现,我便给你画一画金陵少女最爱的妆容如何?”

话音刚落,飞流便现身了。绑着手,只能跑动,最不寻常的是穿着一身大梁宫女装。飞流容貌清秀,身材又是纤细修长的时候,看着倒像是妙龄少女。

“哈哈哈!”萧景琰忍不住大笑出声。萧景琰身边跟着的列战英等侍卫凡是见过飞流的都忍不住笑开了。

“哼,水牛坏,蔺晨最坏!”

蔺晨骑在马上也不忘插着手摇着折扇:“你呀再说我坏,我让你穿肚兜!”

“哼。”

“蔺卿你居然有本事把我们的飞流弄成这样,当真是奇才。”

“当然了,答应陛下要让他跳舞给您看的。飞流的武功许多还是我教的,摆弄这个不听话的熊孩子我还是不在话下的。”蔺晨这边得意的很,飞流就委屈的不行,嘴都快撅上天了。

萧景琰看飞流真的是要恼了,也好心不再逗他:“好了好了,跳舞就算了,这看也看了,你还是给他解开,让他换回原来的衣服吧。”

“陛下可想好了?这过阵子他长高了就真没有美感了。”

“想好了,你快放了他吧。”

“好。”蔺晨伸手给飞流解下绑着他的天玄丝,飞流就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蔺卿不去马车上带着,怎么一路骑马?你还是去养精蓄锐的好,这次秋猎朕是一定要和你分个胜负的。”

“陛下都未乘马车,怎么倒叫臣坐?”

“朕常年征战,骑马可比坐车舒服多了。”

“臣常年游历江湖,骑马也是家常便饭。”

“好,朕等着你输了,再听你说这便宜话。”

“臣等陛下输了再来论论谁得坐马车。”

“好,那咱们先比比这骑术。”

“自然可以。”

“战英你们不必跟着,随队慢行便可。朕一会儿和蔺卿会回来的。”

列战英等人知道萧景琰这多日不驰马的人现在肯定是违拗不得,只能乖乖听命:“是。”

“驾!”

“驾!”

萧景琰一马当先,蔺晨也紧随其后,两人的马竞相发力跑的不相上下。不一会儿两人的马匹就跑出了随侍众人的视线。两人马术都十分出挑,如今比来跑了快五里路都是难舍难分。蔺晨虽落后半个马身却也是因为后发力,算不得输。一路又跑了很远大道边树林愈发繁密,两人方才醒悟这是已经跑出十多里了。萧景琰久未纵马驰骋一时兴起竟然比的什么都忘了,现在既然反应过来,就没有再跑远的道理。蔺晨也是这个意思,不过既然已经跑了这么远,索性也不会去队伍,只在这儿等着。路旁不远便是一条清澈的溪流,蔺晨与萧景琰便把马带过去喝水休息,他们就在溪边坐着。

萧景琰跑了半天的马也不顾天子之仪,下了马便在这溪水上游捧水好好洗了把脸。

“这里溪水清澈清凉,最适合洗洗跑马的尘土。以前,我和小殊也曾驰马到这儿。歇马的时候,我们俩就这么坐着,聊聊兵法武功或者出使见闻。”

“陛下当年也与长苏来过这儿?”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就不要陛下陛下的了。我不也不称什么朕吗?”

“那……”

“就叫我景琰,我也叫你蔺晨如何?”

蔺晨闻言不答,只笑着叫了一声:“景琰。”

“蔺晨。”

“自从小殊走了之后,我还从没有这样的开怀过。蔺晨,咱们朝堂上是君臣,可是我更想和你做好友。就像我和小殊一般。”

“景琰你如果不是皇帝,我早就与你是好友了。我们一同饮马江湖,做对潇洒剑侠岂不快活!”

“以前我和小殊也想过当一代侠客,仗剑天涯。”

“生于帝王家既然享了常人无法享受的荣宠,自然也有不得不担当的事情。不过有些事,做做梦也是好的。”

“既然是皇帝,又怎么能这么辛苦?游侠也不难当,相信我景琰,总有一日带你过过江湖剑客的日子。”

“好,但愿如同你之前许的每一个承诺一样,不要食言。”

“一定不会。”

“小殊之前在金陵的时候,你有没有来过?”

“那时候他被夏江带走,后来给他治病的就是我这个江湖郎中。”

“这么说,那么久的时间,你一直住在苏宅?”

“是。”

“我怎么从没见过你?”

“不怕你生气,我也想过见一见这个小殊拼死辅佐的太子殿下。可是转念一想,皇室贵胄又能有什么不一样?怕见了失望,见了更为长苏不值。”

“所以,你果然是为了长苏才入宫的。”

“我……”

萧景琰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复又消失无踪。“行了,也不必多说。皇室贵胄到底能不能不一样,我也不敢自夸,只是尽我所能做到兢兢业业,勤政爱民就是了。”

“景琰……”

“既然来了这儿就不谈国事吧,等他们追上来咱们还有的是时间谈国政。”

“不如,你给我讲讲琅琊山的风物吧。”

“好呀,琅琊山地势险峻,出极好的清泉。像你这样不爱喝茶爱喝水的人正是最合适,清泉甘冽茶味也盖不住!”


评论 ( 7 )
热度 ( 123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