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10)HE 俩人总算是抱上了,又一大步

虽然请了假,但是这章有两章那么长~而且蔺靖抱了,不止一次

-----------------------------------------------------------------------------

萧景琰和蔺晨驰马离队只成为了秋猎的一个小小插曲。到达猎宫的第二天,秋猎正式开始。大梁的公卿贵戚世家公子都卯足了劲想要一展身手,武将自然不用说,很多年轻的文臣也纷纷加入。萧景琰十分开心,当下允诺此次秋猎拔得头筹者有重赏。年前的世家子弟第一次参与秋猎者自成一组也要选出个状元来。大家应的积极,只待萧景琰第一箭射出都争先恐后的冲进了密林。

萧景琰倒是不急,等着大家都进了林子才慢慢骑马向密林深处走去。刚刚冲进去这么多人,猎物肯定都吓跑了,他只等着预津庭生他们把猎物赶的慌不择路在开始也不晚。“蔺卿,今日朕一定要与你分个高下。”

“好的陛下,咱们就比今日所猎之物多寡,时限是今日申时如何?”

“好。”

两人策马向前还未及分开就看到庭生追着一只鹿朝他们的方向过来。“看来朕也要加油了,庭生这是快射中第一只猎物了。”

“庭生的骑射得到陛下亲自教导,倒是功夫扎实。”

“那还用说。”

俩人还在说话间,突然有人从密林里窜到了庭生的马下。庭生的马受惊一跃而起,庭生射向小鹿的箭就这么失了准头直奔萧景琰而去。

一时间萧景琰身边的侍从大惊失色,却也毫无办法。蔺晨仗着轻功身法一跃而起,抱着萧景琰滚下马来。庭生的那只箭则射中了蔺晨的右肩胛骨。

庭生慌忙滚下马来,顾不得自己的伤口,急忙赶过去查看萧景琰的情况。虽说萧景琰身边带的人不多,一时间也是围的水泄不通。待大家都看清楚萧景琰并未受伤,而是蔺晨肩部中箭才总算镇定些许。一边遣人叫太医和轿撵,一边有人抓住了导致这场意外的罪魁祸首。

萧景琰帮蔺晨捂住伤口龙袍之上已经染了大块的血迹,虽然知道刚刚遣人去传太医却也忍不住大声追问:“太医呢?轿撵呢?要他们快。”

“陛下不必担心,臣就是医者,这伤不碍事的,待拔了箭就好。飞流他……”

话还没说完,飞流已经出现在面前,拿着一个小巧的箱子。“哪个?”

“红色那瓶。”

飞流一阵翻翻找找,递到蔺晨面前。“这是止血的伤药,先帮我敷在伤口上。”

飞流刚要动作,萧景琰就接过了药瓶,撕开蔺晨的衣服,露出中箭的伤处亲自把药敷了。又小心翼翼的折断箭羽,看到血渐渐流失减缓,才松了一口气。

“狩猎场内怎么会有刺客出现,战英,你这是怎么维护的猎场安全!”

“此事都是因为臣巡查疏漏所致,请陛下降罪。”

“待蔺先生太医来看了蔺先生的伤,我再治你的罪。”

“是,陛下,那个刺客要如何处置?”

“刺客如何处置还需要我教你?”

“是,臣愚钝。”

“且慢!”蔺晨虽说此伤无碍,却也因为失血与疼痛而脸色苍白,汗湿了衣衫。这声且慢说的已显出他的虚弱。

“你就不用管了,且等着太医来。”

“陛下,刚才出现那人不是刺客。还请陛下看着龙体无损的份上,给那人一个辩解的机会。”

“你又怎么知道?他就算不是刺客,闯入皇家禁地,害得你受伤就不是能轻饶的。”

“陛下!”

“好,带他上来!”

“是。”

那人刚刚只是极快的扑到了庭生马前,看不真切。待看清了才发现,他不过是个少年,大约十六七岁的模样。被带到萧景琰面前,他已经哭的满面泪痕。飞流当下就上前一把把人举了起来好在被蔺晨即使喝止。

“草民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求陛下念在家父重病急等草民回家救命的份上,允准让草民回家送药,草民一定回来领罪。”

“花言巧语!”战英根本不信这套说辞。

“你叫什么名字,你的父亲得了什么病?”蔺晨拦住战英,看向跪着的少年。

“草民名叫轩淸,家父得了血寒症。”

“陛下,他的话应该是真的。刚才我看他扑向庭生马下,就是为了不让庭生的马踏坏了金线草。金线草是治血寒之症的良药,只是产出很少,我猜他也是为了给父亲治病才闯了这皇家禁地。请陛下念在他一片孝心的份上,饶恕他吧。”

“既然如此……”

萧景琰尚在考虑当中,轩淸冲着萧景琰和蔺晨叩拜了三下:“先生因为草民受伤,草民万死难赎。不敢奢求开恩,只求让草民回家送药,草民自当前来领罪。”

萧景琰不禁为眼前少年的担当打动:“好,朕准你回家送药,侍疾三月后自来金陵领罪。”

“谢陛下隆恩。”少年再拜便要起身。

“且慢。”蔺晨望向飞流,“飞流,把我天青色瓶子拿出来,倒三粒丹药给他。”

“不。”

“听话。”

飞流不情不愿的给了药,蔺晨又对少年说道:“此药是以金线草制成,治血寒症最有效用。你拿回去给你父亲用吧。”

“先生大恩,没齿难忘。”

“快去吧。”

“是。”

少年走了不久,太医和轿撵总算是到了,太医见伤口做了初步处理便只让人把蔺晨抬上轿撵,带回猎宫处理。蔺晨再強撑着,流了那么多血到底是在轿撵之上陷入了昏迷。

蔺晨是被剧痛唤醒的,那时候宋太医正握着一把匕首,试着把箭从蔺晨的肩背上拔出来。萧景琰正把他抱在怀中防止他乱动,蔺晨的头就这么靠在萧景琰的肩上,透过层层叠叠的猎装,蔺晨似乎能听见萧景琰快速有力的心跳声。蔺晨微微挑起嘴角,在萧景琰的怀抱里无人能看见,这次无论蔺晨如何安慰,萧景琰还是吓着了。恐怕他会想起梅长苏,想起这个几乎为他而死的兄弟,萧景琰害怕他死,怕是把他和梅长苏做了联系,不想再失去一次。

剧烈的疼痛让他颤抖,太医的刀下的很准,皮肉被割开的感觉清晰又遥远。汗出了一身又一身,浸透了萧景琰的肩头。萧景琰怕他挣扎影响太医拔箭,死死的抱住他,心跳也越来越快。蔺晨又拾起了他的愧疚感,一个对他无比信任的萧景琰,一个拿他当之交好友的大梁新君,他却从一开始就决定要离开,他瞒着他收受朝臣贿赂,为了推行新政彼此利益输送。他做了很多对不起萧景琰的事情,而且,他还会做更多。这样一个赤诚的萧景琰,是蔺晨愧对的。萧景琰不是一般的王室贵胄,他能做这世间最好的君王,只是景琰还需要牺牲很多经历很多。蔺晨入金陵的时候从没想过,他会有一天这样不舍得萧景琰改变。他想要尽力替萧景琰挡着这一切。那时那刻,景琰的身手一定可以避开要害,可是蔺晨不能冒一点险,在脑子能够做出反应之前,心就已经先成了统帅。

剧烈的疼痛让蔺晨的脑子很混乱,他在萧景琰的怀里胡思乱想,直到箭终于被拔出,血疯狂的涌出来,沾湿了萧景琰的大半猎装的同时也让蔺晨再度陷入了昏迷。

蔺晨昏迷后虽然太医再三保证,应该只是因为失血过多,只要好好养着是不会有问题的。萧景琰却始终不能放心,去换了身给太后请安,回到自己帐中也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到了半夜又去了蔺晨那儿。太医在附近的房间守着,飞流则在近前,只是看着蔺晨昏睡的面容。

飞流看着满脸愁容小小声说:“水牛,他会不会死?”

“不会的,他只是需要休息。”萧景琰看飞流好久也没休息了又怕飞流在这弄出响动来,“你去睡吧,我看着他,咱们安安静静的,明天蔺晨哥哥就醒了。”

“好。”

飞流走了,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守着蔺晨。他看着蔺晨苍白的脸色,不由想起那时的惊险。他知道那箭是不会伤到他的要害的,却没曾想蔺晨就那样飞身过来挡了一箭。他从来都知道蔺晨是真心与他结交,虽然是为了小殊才入这朝堂,却也真心喜欢他萧景琰。可是不过结识这短短几月,就真的能为他如此,还是令他震惊。想蔺晨与他初见,一派江湖狂士模样,小殊说他是琅琊阁少阁主,倒是符合他的形象。他说他会辅佐他成为一代明君,又说他身后没有琅琊阁,他一人足矣。萧景琰不是没有存着疑问,只是这疑问到了试策制时就烟消云散。他想和蔺晨成为像小殊那样的朋友,可是连他自己也在想,这友谊开始之初就已经是帝王的身份,到底可不可能?皇帝自称寡人,怕是天下最真的真话了。小殊走了,霓凰回了云南,蒙大统领替他出巡边防,终究不能像年少轻狂时那样恣意潇洒了。

天快亮的时候,蔺晨醒了。因为伤口的关系只能俯卧,睡久了难受的紧,挣扎着想要起身。萧景琰本就浅眠,蔺晨一动他就醒了,赶忙扶着蔺晨略坐起来。

“你这伤口好容易不出血了,不要乱动。”

“景琰,怎么是你守着我?你身边的人怎么都由着你胡闹。”

“想想你自己吧,还说我胡闹。你这伤是因为我得的,我照顾你也是应该。而且也不是一直守着。”

“景琰你是天子,这样做不合礼数。”

“我是天子,合不合礼数我说了算。”萧景琰去倒了杯水喂蔺晨喝了,又去拧了块手巾帮蔺晨擦了擦脸上的虚汗。

“中了一箭能得到天子的照顾,我蔺晨也是三生有幸。”

“你给我闭嘴。你到底有没有拿我当朋友。”

“景琰,我刚刚可是以身挡箭,这样还不够朋友我真是无计可施了。”

“你明知道刚才那一箭我可以躲过要害,甚至我还可能躲过去。我如果中箭受的伤不会比你重!你又为何要这样维护于我?号称知晓天下事的琅琊阁,阁主你难道就不知晓我萧景琰多不愿意朋友为我受伤?”

“景琰,你不愿意我受伤,尤其是为你受伤。你这样的人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朋友伤了分毫。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当你坐上龙椅的那一刻起,你已经没有资格这样为朋友了?你是天子,也是我的朋友,我因为朋友情谊应当维护你,因为你是天子更应当维护你。身为人臣,为天子流血是责任。你已经不仅仅是萧景琰,更是大梁天子,你身上肩负的是大梁百姓的福祉。你有想过,如果你避不开那一箭受了伤,多少国政会悬而未决?敌国会不会伺机进攻大梁?如果你有了闪失,这大梁江山你是要交给太子妃的留下的幼子还是祁王血脉萧庭生那个半大少年?或者你觉得宁王他们能担此重任?新君昏聩还算好,如果为了这至尊之位互相争夺,大梁灭国也是顷刻间事!”

“可是……”

“不要说可是,作为朋友,蔺晨不能冒险失去萧景琰。作为臣子,蔺侍中不能冒险失去君上。景琰,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我知道我受伤你心里比自己受伤还难过。可是你必须习惯如此,习惯你的朋友为你出生入死。长苏,霓凰,蒙挚都有一天可能为你而死为了保护你不伤分毫就可以搭上性命,我也是,我们为了萧景琰也为了国君。我不会假装这件事对你不困难,可是必须如此!文死谏,武死战,君王死社稷。景琰,你的身上担着社稷天下。”

萧景琰听了蔺晨的一席话,眼神暗了下去。“天亮了,我去请太医来为你换药。”

萧景琰背过身去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早就知道你会走,只是不知何时。现在我总算找到了第一个到那时值得高兴的理由。至少到那时,我不用担心你这个朋友会因我而死了。”

“景琰!”蔺晨出声唤他,萧景琰却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刚刚出门就看见庭生带着太医往这边走来。

“父皇,庭生差点伤及龙体,连累蔺侍中受伤,自觉万死莫辞。请父皇赐罪。”

“行了,惊马不是你的过失,蔺侍中也不会怪你,不要太过内疚了。难为你想着一早带太医来看蔺侍中的伤势。”

“刚才儿臣想要进去探望蔺侍中,就听见父皇和蔺侍中在谈话,蔺侍中相必已经醒了,就请了太医过来。”

“嗯,那就带进去吧。看过了自己也去休息吧,看你这样子也是一夜没睡。”

“父皇自己更要保重龙体,儿臣代父皇照顾蔺侍中吧,也算是为了赎自己的罪过。”

“也罢,你们进去吧。”

 

评论 ( 18 )
热度 ( 157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