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14)

萧景琰的酒量不差,又吃了蔺晨的解酒药,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就醒了。

“我……你没……”萧景琰刚刚醒来还有些懵定定的看着眼前的蔺晨露出一丝浅笑,半晌才开口问:“我刚刚睡着了?我睡了多久?”

“不太久,你的酒量还不算太差。”

“我的酒量哪里差,我不过是最近政务太忙困了而已。我可没醉!”

“好好,你没醉。”

“不信是吧?我证明给你看。”萧景琰说着一个纵身跃出亭外,折了一枝红梅,舞起剑来。

招招凌厉刚劲,虽是寻常梅枝也舞的剑气充盈。蔺晨看了不禁大声叫好。

萧景琰抬眼看见蔺晨倚在栏杆上鼓掌叫好出言问道:“怎么样?我可醉了?凭此剑法三军之中斩将夺帅,我亦难遇敌手。”

“我已经说了你没醉还想如何?”

“还想?我告诉你我还想怎么样。”说着挥“剑”向蔺晨攻来。蔺晨身法轻盈,萧景琰一击不中却毫不放松,转瞬间已经连出三招。

“景琰,你这样可不厚道。”

“我还能欺负了你不成?你也折枝梅,咱们比试比试。”

蔺晨手中没有武器,只靠轻功躲闪确实狼狈。索性听他的折了一枝,两人对起剑来。蔺晨的武功偏轻盈灵巧,一招一式极尽优美,景琰的武功更为直接以攻代守靠的是快与准。两人生生把梅枝舞出了剑气,在这北风飞雪中一人浑厚一人轻灵生出一种圆融的美感。

两人虽说是比试,蔺晨也没有真的想和萧景琰一较高下,你来我往不过落个平手。两人过了快三百招萧景琰才停手。“蔺晨,现在我勉强可以同意你真是文武全才。”

“那是自然,有什么勉强的?兵法韬略我不如你,这武功身法我可是比你强。”

“你真是够不谦虚的!”

“我这样的人谦虚,才是骄狂呢。”

“你什么时候都有理。”

“那是自然。皇帝陛下,你是不是该回宫了?一会儿高湛该急了。”

萧景琰看天色不早便点点头说,“是啊,再不回去看折子,又该有人给母后报告我深夜不眠了。”

“没想到你怕的是这个。”

“这天下哪有不怕母亲的儿子!”

“也是,那咱们走吧。”

萧景琰为还得跃回蔺宅正尴尬着不知如何是好。蔺晨突然笑了:“这么久了要是侍从还不知道把皇上的轿撵候在这王府门口,怕是也白活了这么多年。”

行至府门,果然轿撵车马一样不差,随从们都候着,高湛遣来问安的人也都在。蔺晨得意的看一眼萧景琰,萧景琰只做未见。

“臣恭送陛下回宫。”

“嗯,蔺大人也早些歇着吧。”

萧景琰上了轿撵,撩起帘子看着蔺晨几个纵身消失在了视线之内。看着蔺晨的背影,萧景琰想起刚刚那个怪诞的梦,梦里蔺晨转身远去亦如此情此景。萧景琰想追却无法动作,只看见蔺晨走远。小殊又突然出现在面前,说:“蔺晨和我一样,都该走了。”

萧景琰辩解几句,小殊却仿若未闻:“你总要放手的,不管你愿不愿意。我认识的萧景琰一定会放手。”即使是在梦里,林殊也还是这样的懂萧景琰。

或许从很久以前,蔺晨和萧景琰都知道他们必将分别,只是谁也没曾想到分别来的这样惨烈。

年关将至,三省六部及地方各州府都纷纷呈上年奏,自北境叛乱平定后再无战火。萧景琰连番下诏与民休息也起了效果,除却少数受旱灾、洪灾的郡县,各地几乎都是大丰年。黄河疏浚的工程也进行了大半,赶上老天爷帮忙,一年都未有决堤风险。百姓对大梁新君皆感恩戴德,由衷爱戴。

萧景琰日日批折子虽然辛苦,看见国家如此气象,也是开心不已。朝中诸大臣论功行赏,对百姓亦是恩旨不断,大梁国境处处有着年节将至的喜气。

蔺晨这日刚刚进宫就听高湛说萧景琰在议事厅后院练剑只吩咐他来了就让他去后院找他。后院并无其他侍从,只看见萧景琰一身胡服,一柄剑舞的寒光四溢,身若游龙,剑啸龙吟之声不绝于耳。“好剑法!”

“你来了?”

“看来今天是没有多少政务要讨论了,你这都练起剑了。”

“年节将至,都是些请安折子,我也乐得清闲。”

“那微臣告退了?”

“别走嘛,我还有事儿和你商量。”

“这不是没什么事儿?”

“有一件,还记得九安山那个孩子吗?”

“轩淸?”

“难为你流那么多血还记得这么清楚。”萧景琰收了剑势,拉着蔺晨往议事厅走。

“他可是回来投案了?”

“你知道?”

“敢为父亲闯皇家禁地的少年,孝心担当自然一样不缺,我知道他一定会回来的。”

“你倒是会看人,他确实回来了刑部未敢发落,人送来了我这儿,如何处置我还想问问你。”两人回到议事厅,萧景琰冲高湛招了招手,高湛心领神会让人把轩淸带了上来。

小小少年那时就不甚魁梧,时隔几月越发瘦了,蔺晨看的心内一阵恻隐。

“草民轩淸拜见圣上,拜见蔺大人。九安山擅闯皇家禁地惹下滔天大祸,前来领罪。”

“你父亲如何了?”蔺晨出言询问。

“多谢大人赐药,只可惜草民赶回时父亲已经过世。草民原该即刻入金陵领罪,可家中母亲早逝,父亲膝下唯有草民一人。是以草民安葬了父亲才来金陵领罪。”

蔺晨心下可惜,又问一句:“你不怕死吗?”

“草民犯下本就是必死大罪,陛下与大人仁爱宽厚,草民得以归家见老父最后一面,实在不敢存有奢望。草民虽为一介布衣,亦知国法,只愿以身维护大梁法度,亦不算枉死。”

“你不为自己辩解?”

“草民有罪不容狡辩。”

蔺晨听到这里看了萧景琰一眼,萧景琰也正看着他,两人眼中皆是赞许之意。

“大梁法度自不可欺,可是罚了你这样一个孝悌忠厚之人,天下臣民又将如何看待朕?朕今日恩准免你大罪,你自行归家吧。既然忠孝,还要勤加学习,报效大梁朝廷。”

“草民愧不敢领。”

“你说你,怎么无罪还不好?陛下开恩,我这个中箭的人也觉得你不该当此罪,你就不要执着了,回家吧。”

“蔺大人如此说,草民感激涕零。斗胆请陛下及蔺大人再赐恩典。”

“哦?你且说来。”萧景琰好奇这少年还想要些什么。

“草民请入蔺府为奴,报偿蔺大人大恩。”

“哈哈,原来是这样。这事儿朕可做不得主,一切就看蔺卿的意思了。”

“你孝心可嘉,不必如此苛责自己。我这里不需要你赎罪。”

“草民感激蔺先生不计前嫌赐药之情,虽然家父无福未能回转人世,但家父在世一直教导草民感恩图报。相必家父也会希望草民能够为蔺大人尽心,求蔺大人成全。”轩淸说罢深深拜倒,大有蔺晨不答应就不起来的架势。

“好吧,也不必为奴,你就在我府上做个侍从吧。如果你有一日想开了想要走,我绝不拦你。”

“谢大人成全,草民唯愿终生追随大人!”


评论 ( 14 )
热度 ( 101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