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19)太后娘娘神助攻抵不过耿直boy想歪了

 

“飞流,陪蔺晨哥哥去兵部尚书孔大人府上赴宴可好?”蔺晨插着手看着正在吃甜瓜的飞流。

“不好。”

“哎,怎么就不好了,孔大人生辰会有很多好吃的。你呀不准吃甜瓜了,刚过了正月也不怕闹肚子。”

“讨厌。”

“讨厌谁?孔大人?”

“嗯。”

“你这个小鬼还真懂看人,孔大人虽有些贪财恋权,治兵倒是不错的,算是个循吏。你呀倒是和你苏哥哥一样。真的不去?”

“不去。”

“那好吧,就让吉婶给你做饭,在家安分点。轩清我们走。”

“是。”轩清答着话已经把蔺晨的大氅取来伺候蔺晨穿上。

孔大人府邸离蔺宅颇远,蔺晨带着轩清坐在马车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轩清,其实你也不想去吧。”

“先生既去,轩清只想陪着先生,去哪儿并不重要。”

“我是去和这些朝臣结交结党营私的。”

“轩清只知先生不想却不可不为。”

“哦?你可知何故?”

“轩清不知。”

“哈哈好,你看得通透,没有叫那些圣人之言诳住。你且慢慢悟。”

“是。”

待到孔尚书府邸,蔺晨未及下马车,孔尚书就已经迎了出来。“蔺大人,今日得蔺大人赏光,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

“不敢当不敢当,孔大人大寿,略备薄礼前来贺寿,还望孔大人不要嫌弃。”

“蔺大人哪里话,能来就是莫大荣幸了。来来,先进屋内喝两杯水酒暖暖身子,我稍后就来。”

“孔大人请便。”蔺晨带着轩清往内庭走。孔大人身为兵部尚书,结交多为军候将领,许多官员已经到了正在互相寒暄,看见蔺晨进来一个个赶忙起身相迎。“蔺大人好。”

“诸位大人好,蔺宅颇远雪天难行,来晚了请诸位见谅。”

“哪里话,我等也不过早来半刻而已。”

蔺晨深得萧景琰的信任这是朝野共知的事情,只要他露面就少不了大小官员的讨好拉拢。蔺晨不是这寿宴的主人却俨然成了寿宴的焦点避无可避,应付这些寒暄不胜其烦只能耐着性子。等到开宴这情况也未好转,只是多了孔大人加入这讨好逢迎的队伍而已。这是蔺晨最烦的场景却也是蔺晨所盼望见到的。

“蔺大人,今天虽说是孔某生辰,但孔某也想借今天这个机会敬您一杯。募兵制推行实在解了兵部大患。”

“如此蔺某如何敢当。”

“如果蔺大人不敢当,那谁也当不起了。我等都是带兵打仗之人,也愿从孔大人敬您一杯,受惠大人谏言深远。”在场的诸位军候将领看蔺晨推辞纷纷举杯相劝,募兵制一来于带兵有益二来也叫他们得了不少好处,自然真心感念。

“既如此却之不恭。”蔺晨举杯饮下。

蔺晨酒杯刚刚放下就听见孔大人又发了话:“蔺大人,今日在座的并无外人,您一向深得圣心,可否提点两句?”

蔺晨原就是为这个来的,正想着如何开口孔大人就适时出声,真真是合适。“蔺某怎敢提点大人。”

“蔺大人莫要谦虚,只求点拨一二略窥圣心。”

“那蔺某便大胆妄言两句。陛下如今确有一件想办之事,只是并不好办。”

“求大人赐教。”

“试策。诸位知蔺某深得圣心,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圣上有意抬举我也是因为我这试策状元出身。陛下不满九品中正所谏之人久已,有意以试策取而代之。”

“这……祖宗之法由来已久,若仓促变之确是难办。”孔尚书面露难色。

蔺晨早料定孔尚书会如此,继续言道:“孔大人既问蔺某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依我看,圣上此举大大益于国本,更加益于诸位。祖宗之法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理由,募兵制不亦如此?九品中正或是试策,于军中并无差别,诸位何必在乎?可是这朝堂之上,大梁向来重文抑武,如今陛下出身行伍本就偏向军中,若是这件事上得到军中力挺……”蔺晨故意停上一停只看向孔尚书。

“那圣上一定更加倚重军中!”

“圣上定会觉得军中识大体不计私利,届时不要说封赏,就是改一改这重文之风也未可知。”

“蔺大人说的甚是,我等愿听大人差遣力挺此事。”

“孔大人此言差矣,蔺某怎敢差遣各位,不过是为皇上办差,我与诸位都是一心为国罢了。”

“是是,臣下一时失言。来诸位共同举杯,为蔺大人这一句一心为国如何?”

“好。”在场大小官员纷纷举杯,口颂“一心为国。”

蔺晨见此心下已知,军中已然站在了景琰这边。

蔺晨这边与军中官员宴饮,另一边萧景琰则在宫中正陪着太后娘娘吃饭。

“来呀,景琰,你多吃点,这是我亲手炖的雪糁乌鸡汤。议事厅日日点灯到深夜,你呀要多保重身体才是。”

“母后就知道说我,几乎日日亲手做菜这样那样的补,我哪里还会不保重。母后以后不能如此辛劳才是。”

“哀家现在每日也无甚可做,能给你做些爱吃的,哀家高兴。”

“母后您看看,我给您喂得都胖了。”

“胡说,哪里胖了啊,明明夜夜都熬瘦了,别想糊弄我。国事有蔺先生帮你筹谋,还有沈追蔡荃等一众大臣,你也该宽宽心。”

“他们都很能帮儿臣,国事繁多而已,儿臣答应过小殊要给大梁一个太平盛世,不敢懈怠。”

“你呀,就知道说不动你。这也就罢了,只是还有一件事你得依我。”

“母后您说。”

“除了先太子妃留下的嫡长子,你并无其他子嗣,还是要选几个可心的人纳进宫里才好。”

“母后,如今国事已经让我头大,如何再让我纳妃,您就放过儿臣吧。”

“你看看你,这说的什么话,开枝散叶延绵子嗣是大事,更是国事。”

“是国事,可是儿臣毕竟年轻,不急在一时。先帝后宫,皇后越贵妃甚至您,那个不是后宫前朝千丝万缕的干系。且等儿臣把眼下的国事办好再议吧。”

“你呀!就是这么个固执的性子。先太子妃未及册封就难产而逝,和你之间感情不甚深厚我是知道的。可是你呀,不要以为天下女子都是如此,如遇到心意相通的,彼此牵挂珍惜亦是大幸啊。哀家年岁渐长,终究不能在你身边照顾你一辈子。也希望你能遇到真正心爱的女子,知你懂你,视你重如生命,伴你此生,如此哀家才能放下心来。”

“母后!”

“哀家知你不愿耽于情爱,只是帝位孤高,若是没人在你身侧,你会多苦啊孩子。先帝虽薄情寡恩,宸妃刚刚入宫时两人也是柔情蜜意无限情深。宸妃姐姐那时候日日心心念念唯有先帝,先帝亦是待宸妃姐姐甚为不同。宸妃姐姐曾说得遇先帝在无所求,若非赤焰一案,宸妃姐姐与先帝或许携手白头也未可知。”

“先帝还不是负了宸妃负了祁王和林帅?”

“先帝寡恩薄情,可你是最重情义的了,哀家只是希望你能遇到这样一个人,懂你爱你,愿意以生命相护。”

“好好,朕答应母后,过阵子会考虑纳妃一事。”

“你可不准诓我。”

“儿臣不敢。”

“好吧,那我也不多留你了,喝完这碗汤去看奏折吧,不要日日都熬到夜里。”

“儿臣谨遵母后教诲。”

从太后宫里出来,萧景琰也不乘轿撵,只自己走去议事厅。刚过正月天气还未转暖,薄雪轻轻飘着景致别有风味。这让萧景琰想起和蔺晨在靖王府对着一院红梅大饮南烛酒的那日。蔺晨身姿飘逸风雪红梅之中悠游而过甚为潇洒,接他的剑也是令人可气的游刃有余。端的是一派翩翩浊世佳公子做派。母后说起情爱,他与先太子妃没有缘分他也不甚可惜,只是愧疚那时忙于夺嫡没有多陪一陪她,那个温言浅笑的女子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模糊。照母后所说,懂他护他的女子确实未曾遇见,只是莫名顺着母后的话想起蔺晨。这天下怕是找不出一个比蔺晨更懂他的人,蔺晨更是以身挡箭也算是以命相护。得此知己,何须后妃情爱?萧景琰不禁勾起嘴角。

评论 ( 24 )
热度 ( 121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