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20)阁主这痴心,你们总算有点感觉了吧

五月将至,推行试策制迫在眉睫,萧景琰与沈追蔡荃日日筹划以策万全,而蔺晨责更不用说与萧景琰一道挑灯直到天明也不罕见。然而再万全的政策都比不了满朝文武的支持,这个重则更是由蔺晨一力承担。五月初七群臣朝见亦是萧景琰他们计划推出试策制的日子,眼见着日子一天天临近,蔺晨却知道要顺利推行试策还有一事不得不办。

“蔺大人的帖子阁老看了,蔺大人请回吧,阁老身体抱恙概不见客。”

“蔺某自幼从父学医,阁老抱恙更请一见为阁老诊治。”

“阁老身体得太医照料,不必劳烦大人。”

“今日蔺晨一定要见到阁老,阁老信不过蔺某的医术,蔺某愿在在阁老榻前侍疾。”

“蔺大人你这……求您勿要让奴才为难。”

“不为难你,烦请通传一声,阁老一日不见我,我就一日跪在这程府院内为阁老祈福。”说罢一撩衣摆向着程府内堂跪了下来。

“蔺大人这可使不得,正是仲夏天气,日头毒得很,站在这院里都受不了,何况跪着。快快请起。”

“今日跪地祈愿是蔺某自愿,绝不牵扯别人,烦请通报,见不到阁老我绝不会走。”

“哎,您这又是何苦。”仆从一脸愁容的前去通报。

通报的人进了内堂就再没有出来过,内院里渐渐连来往的下人也不见了踪影。蔺晨心知程阁老根本不是身体不适,而是听闻他奸猾贪敛的名声不愿见他罢了。可是无论如何他一定要见到程阁老,试策若得中正官力保,便可堵住满朝文武悠悠众口。当头烈日不是坏处反是天之助益,他不显出万分诚意如何能得到程阁老的信任?

五月又称毒月,毒虫出没为毒,日头毒辣亦为毒。蔺晨虽然从小练武又颇通药理身子比一般人强上不少,可在这样的日头下暴晒也是难以承受。轩清因知蔺晨此举之意不敢过多照拂,只是忍不住走上前去,拿自己的袖子帮蔺晨稍遮一遮烈日。

蔺晨此时汗流浃背一身藏青色便服被汗水浸润成玄色衬得他脸色越发苍白起来:“让开,轩清,你去廊下向荫处待着。”

轩清被蔺晨的吩咐惹恼,只固执不动:“轩清在此陪着先生。”

蔺晨虽脸色苍白汗湿重衫声音之中不减厉色:“胡闹,我的话你也敢不听了。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了,还要我和你一点点说分明?”

“轩清只求陪着先生。”

“一会儿我要是晕了,还指着你送我回府呢。给我待着去。”

轩清被蔺晨一番话说得红了眼圈却也不敢违拗蔺晨的吩咐:“是。”答着话退去了廊下,看着蔺晨在烈日下晒了足足四个时辰,阁老家的仆从连水也没有送过一次。由早至晚蔺晨滴水未进,看到蔺晨终于晕倒在地时,轩清反倒有种松口气的感觉,大概是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蔺晨才会停下折磨自己。

轩清跑去接住晕倒的蔺晨,让他倚在自己怀里,奈何轩清虽然站在廊下却也是一天水米未进,扶着蔺晨根本站不起来。只好一点点带着蔺晨靠在廊下,自己跑去找人帮手。程阁老府上的下人倒没有无礼到不施以援手。只是给蔺晨喂了几口水,待到蔺晨醒了也不见程阁老现身。

“轩清,天色已晚不便叨扰,咱们回府。”

“是。”

蔺晨被轩清扶着向程府外的马车走去,待行至马车前又转身冲着程阁老的家仆道:“蔺某明日再来阁老府上请安。”

“蔺大人。”

蔺晨并不理会下人的话,转身上车。

轩清把车上备着的解暑养元的丹药拿出来,喂给蔺晨服下,又拿出一些点心,递给蔺晨。

“我现下吃不下东西,你先吃吧,何苦跟着我一天水米未进的。”

轩清不想让蔺晨担心,也不坚持,拿过一块点心慢慢吃起来,吃着却忍不住掉泪。

“傻孩子,哭什么,这点心还是藏着不让飞流看见才能有的,难道不好吃?”

“先生……先生。”轩清哭的话也说不清楚。

“跪一跪有什么要紧,我蔺晨可像是那些迂腐的士大夫?程阁老已过古稀之年仍然为国尽忠,值得一跪。我如今是朝廷一品大员,圣上眼前的红人,他能因为我徇私贪敛就这么冷待我,更说明他的人品,我这一跪不冤。他如果能见我一见,与我一道力保试策制,便是跪他三年又如何。试策若行,大梁揽尽天下英才指日可待。”

“先生的委屈是为了皇上受的。”

蔺晨不禁抬头看了看红着眼睛的轩清:“陛下乃天子,臣子忠君自为本分。”

“先生是为了萧景琰,不是天子。初见先生是先生为陛下以身挡箭,后跟从先生左右,先生行事桩桩件件无不为了陛下打算。先生,这可值得?”

蔺晨不禁笑了:“士为知己者死。何况他……轩清,如果有天你遇到这样的人,你就不会问我是否值得。总有人让你忘却生死荣辱。”

轩清执拗不言,蔺晨看得出他并不认同自己的做法。

“好了,你以后就懂了。一会儿回府轻些,别叫飞流知道了我晕过的事情。明日让他去宫里送个信,只说我有事要办不能入宫。辛苦你陪我再去程府。”

“先生吩咐轩清自当遵从。”

蔺晨听轩清此言才放心闭目养神,他必须好好休息,明日还得去对付那固执的程阁老。

蔺晨就这样日日往程阁老府上去,也不多纠缠,只安静跪着入夜方回,期间晕过数次程阁老也无半分表示。轩清有意劝蔺晨不要再坚持,蔺晨只说火候未到。待到蔺晨去的第七日,蔺晨因这日日跪在青石板上,膝盖已经肿得如同馒头大小几乎不能走路,却还是坚持跪着。烈日酷暑外,及晚间又下了一场雨急如倾天,蔺晨又一次晕倒在内院。这晚蔺晨告辞时几乎是被人抬上马车的,却不忘坚持对程府家仆说:“明日,蔺某再来拜访。”

只是这次家仆总算换了一套说辞:“阁老病愈,听闻蔺大人有心,请蔺大人明日午间过府一叙。”

蔺晨急忙回道:“不胜荣幸,明日蔺某定不负约。”

评论 ( 26 )
热度 ( 104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