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21)苦不是白受的,下一章俩人可以腻歪一下了!

“蔺晨见过阁老。”

“下官不敢当,下官程知忌见过蔺大人。”

“阁老折煞蔺晨了。”

“蔺大人连日拜访所为何事?”程阁老一拂衣袍端坐凭几前。

蔺晨见此不好站着,只勉力端坐,牵动膝盖处只觉钻心的疼,轩清想要扶他,被他抬手止住了。“蔺晨……蔺晨今日前来是为了试策制一事。”

“你如今深得圣心,如此大费周章相必皇上是支持此举的,又何必找我这个行将就木之人?”

“试策有益大梁社稷天下,阁老睿智怎会不知?”

“试策或许有益,只是蔺大人……老朽听闻蔺大人为人贪财恋权,募兵制一事可以得见。”

“阁老以为蔺晨如何?”

“君子清如水,小人滑如油,蔺大人所谓非君子之行。”

“蔺某行事自问下无愧于心,上无愧于天子社稷。朝堂纷言各中内情蔺晨无法辩解,但求阁老勿以蔺晨为由否了这功在社稷的良策。”

“老朽自问行事中正,无愧于陛下所托。那时蒙陛下与先帝信任,出任中正官,从未徇私舞弊一心为国举荐良才。如今陛下有疑,老朽活了快八十载,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注5:孔子这样解释对于君子的治理,通常以礼教驾御其内心,从而赋予其廉耻之节操。古代的大夫,如果有违法犯罪行为,不必直接定其罪名,以避讳不名之耻。因此,大夫犯了罪,如在五刑范围之内,不必派司法官吏对其加以捆绑羁押,而令其自己请罪;如属于重大犯罪,也不必派司法官吏对其施以死刑,而令其跪拜自裁。所以,即使刑不上大夫,而大夫也不会因有罪而逃避惩罚,这实际上是礼教在潜移默化地发挥着作用。士大夫常有已死自证清白避免污名的行为,程阁老这里就是这个意思。)的道理不会不懂。唯有已死自证清白,蔺大人日日所求只是老朽一命,老朽又有何惧?”

“阁老,万万不可!”蔺晨行稽首大礼拜倒在程阁老面前,“阁老立身中正,陛下怎会生疑,只是阁老所荐良才亦为下级官员层层推选,阁老如何保得众人皆如阁老无私公正?试策制在太后寿辰所试恩科,选拔人才不可谓不多,阁老心中自知与中正定品官员孰高孰低。试策优于九品中正非阁老之过,阁老三朝元老,陛下殊为倚重。蔺晨斗胆请阁老与蔺某一同上书改九品中正制为试策制,陛下会请阁老亲任本届试策主考。”

“只为如此?”

“只为如此。”

“老朽虽为中正官,左右不了这九品中正的存亡,是否由我出声力保并不重要,如何值得你日日苦求?”

“重要的是陛下对阁老的倚重之心,阁老如果明白一二蔺晨所做的就根本不值一提了。”

“老朽真有些看不懂了,你……”

“蔺某是何人,阁老不必在意,阁老信任陛下这就够了。”

“既如此,老朽自当从命。”

“谢过阁老。”

终于放下心头大石,蔺晨回程的路上显得轻松多了,身旁的轩清却还是板着脸帮他的膝盖做热敷。

“轩清,开心点嘛,你不喜欢我去程阁老那儿,以后我再不去了。”

“先生知道顾全皇上,顾全江山社稷,顾全程阁老,就是不知道顾全自己。”

“你呀,胆子越来越大了,我你也教训起来了。”

“轩清不敢,不论轩清说什么,先生的决定也是不会改的。”

“轩清……”蔺晨话没说完就被轩清的热毛巾激到伤处疼的说不出话来。

“先生去程阁老那儿,根本不是因为没有阁老推行不了试策制,而是因为程阁老为人刚烈,如果强行推行,阁老身为中正官必然已死自证绝无徇私。逼死三朝元老,陛下宅心仁厚如何受得了?先生曾说天下人无不为名利二字,可先生呢?试策一事,先生答应本就无望走中正定品的官员私授试策之题,对于坚决反对的官员又用苏先生往日收集证据加以要挟。这些不论先生本心如何却也正如阁老所言非君子所为。来日史书工笔如何求名?那么轩清请问先生所求何利?”

“只有功名利禄才是利吗,这天下平定百姓安康就不是利?史书工笔只在后人口中,我蔺晨何曾在乎过他人之言?轩清你天资聪颖,试策制推行,你也去考取功名吧。”

“轩清不去。”

“以才报国是臣民本分。”

“轩清的命是先生给的,轩清只想顾全先生。”轩清说着又红了眼圈,看得蔺晨一阵不忍。

“罢了罢了,再过两年,你大些了就自然明白了,我不逼你。”

朝野之上三品以上的官员几乎都被蔺晨或迫之以威或诱之以利牢牢掌握在手里,更有程阁老一同上书,萧景琰又大加赞誉,几乎毫无窒碍的得以推行。萧景琰深知这背后必有蔺晨多番筹谋,具体如何办到却又不得而知,他有意探听蔺晨就顾左右而言其他,他只好不再深究。

五月初七蔺晨还在朝堂之上侃侃而谈力保试策,初八萧景琰就从飞流处得了消息,蔺晨高热不退要告假休养。萧景琰即刻遣了太医去蔺宅诊治,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心神不宁的折子也看不下去,到底是起身去了蔺宅。


评论 ( 23 )
热度 ( 94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