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23)我们慢慢虐,久了大家就淡定了~

蔺晨迷迷糊糊醒来出了一身汗头疼倒是好了些,他感觉到手被人握住,虽然没有睁开眼也知道轩清守在他的榻边怕是睡着了。他昏昏沉沉又怕弄醒轩清就只静静的握着那只手不敢动作。好在过了不久轩清微微动作,想是醒了。“水。”,蔺晨低声说道。

轩清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半坐才递了杯温热的水到他嘴边,他闭着眼睛就着轩清的手喝了。

“轩清,你去打发那些太医走吧,让他们回宫好好回禀,我无大碍。”

“……”

蔺晨没听见轩清的答复当他还恼着,“我都这样了就别耍脾气了,你非要招得景琰到这儿才开心?”

“……”

停了半晌还听不见轩清答话,蔺晨真是有些恼了,怒气让他不能继续懒懒的倚在轩清身上,睁眼坐起想要说的话在看清身边的人那一刻都卡在了嗓子里。

“景琰?”

一直握着他的手就这样迅速的松开,蔺晨下意识想要握紧却只空空合拢了掌心。手上留有余温,慢慢消散的温度,却足够暖,让他一生眷恋。他很后悔那时昏昏沉沉居然没有想到轩清哪里会这样握着他的手?他回想那时握着的那双手,只可惜彼时彼刻他并不在意,今时今刻只有后悔,如果醒了先看一眼眼前人该有多好?他可以有一刻,静静的握着萧景琰的手。那可能是他得以最坦然面对自己心意的时刻,可惜已经错过。蔺晨怕被萧景琰看轻,一旦他看穿蔺晨那些可笑的心思,他小心翼翼的收敛着,正如他紧握着掌心的余温。

“是我,你不必叫太医去糊弄我,我已经来了。”

“你……来了多久了?”

“你喝药睡了不久就来了。”

蔺晨转脸看了看窗外,天已经黑了。“现在什么时辰了?”

“酉时(注6:酉时是晚上五点到七点)刚过,你足足睡了一天了。”

“你用过晚膳没有?”转眼看见床榻旁案几上摆着的一碟少了一块的桂花糕,“你这是午膳也没用吧?轩清呢?”

“他在外面正煎药呢,你醒的正好,该喝药了。”

“轩清,轩清。”蔺晨抬高了声音唤着轩清。

“先生。”,轩清端着药推门进来。

“这就是蔺宅的待客之道?由着陛下的性子来,午膳晚膳都没用,你们什么时候这样没规矩了?”

“先生教训的是,轩清这就叫人传膳。”

“你不要怪他,他问过我几次,我自己没有胃口。这桂花糕就是轩清给我垫垫肚子的。后来守着你久了,自己也睡着了,怕他就没敢问我。”

“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的错?堂堂天子来守着我做什么?蔺宅就没有活人了吗!满朝文武,要是谁有个头疼脑热的你都这样探望,这国事你也不用管了。自己的身体也不知道保重,你要是病了国事桩桩件件难道要我请太后娘娘代批吗?”

“你……你只当我待你如普通朝臣吗?我今天就不该来探这病!”

“本就不该来。”蔺晨执意和他顶着。

萧景琰气结:“你……我不和一个病人一般见识。”说着拿起轩清放下的药碗递到蔺晨嘴边,“喝药。”

“萧景琰,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我这里有人伺候。”

“张嘴,我是不是无道昏君我自己知道,用不着拿话激我,我有的是耐心对付你这个病人。”

蔺晨无法只得端过碗喝了药。正说着轩清带人传了晚膳进来,萧景琰只留了几样清淡小菜其余都让撤下。

“你同我一起吃些。”

蔺晨不答话却接过一碗粥慢慢吃了。

“你膝盖的上我换过药了。”

蔺晨喝粥的动作略停了停复又如常。

“轩清都对我说了。程阁老确实是我没有考虑到的。”

“……”

“你再周全完成小殊的嘱托不也是要走的吗?你就没有想过,你走了我如何周全我自己?你总该同我商量商量,我宣程阁老详谈岂不省却你的苦楚。”

“圣上金口玉言,若是程阁老心有不满却也只能恪守君上旨意,按其刚烈性格如有万一,陛下如何面对朝臣百姓悠悠众口。”

“仁厚不是庸懦,说服不了一个程阁老自是我能力不逮。程知忌即为中正官,举荐者是否足够贤能应当自有决断。只求清名不为大梁社稷江山,死亦非人臣所为。”

蔺晨被萧景琰话中隐隐透出的思虑所震惊,他和梅长苏都看错了萧景琰。圣人天道才是景琰所求所护却并不被庸人道理所限,他和梅长苏或许只是没有给萧景琰足够的机会选择。

“圣上见识通透,臣思虑不及。”

“我既登上帝位,小殊或是你都不能也不必帮我担下所有。”

“臣自当谨记。”

萧景琰看着榻上的蔺晨,恨他这样疏离,全然君臣之别,仿佛这阁老府一求只为忠君全无情分。可再恨也只能化作一声叹息:“你好好休息吧,我回宫了。”

“恭送陛下。”

窗外无边夜色黑如凝墨。

轩清进来收拾杯盘碗碟,见蔺晨凝视着窗外。“先生,吃了药再睡会儿吧。”

“刚刚不该怪你的,望你原谅。”

“先生教训的对,轩清一言一行都代表蔺宅,差错不得。轩清把先生的病都说与圣上了,请先生责罚。”

“罚你有什么用,你并不觉得自己有错。我又何尝不是这样,错了也要做,如何罚你?这天下事我自认洞悉分明,待见自身却如身坠迷雾,一时想靠近,一时又想疏离。”

“先生,轩清只想你能周全顾虑些自己。”

“身似菩提树,心如明镜台。你不过是未见得我的私心罢了。景琰很快就不会再需要我的筹谋周全了,蔺大人不会在朝堂之上太久了。”

 

-----------------------------------------------------------------------------

上章景琰开个窍大家就这么开心,诸位追我的文也是辛苦了。O(∩_∩)O~

评论 ( 39 )
热度 ( 122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