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24)3点来更新四千字,我也是诚心诚意了~

试策制诏令既出各州府县无不遵从,程知忌为此次科举主考,蔺晨为副主考。州府学政自行组织命题,每州府试策前三名者入京分科择士。

蔺晨的病来的急好的倒快,不过三天已经痊愈。膝盖还是肿着得慢慢休养,高烧已经全退了。萧景琰迁就蔺晨的病,日日蔺晨入议事厅萧景琰就让他躺在自己平日里休息的榻上再细谈国政。

蔺晨玩笑说:“多少人想上景琰的龙床,倒是便宜了我。”

萧景琰瞪了他一眼:“要你多在家休养不必日日入宫,你偏不要,还不就是打这个主意?要你再跪几天,你还能嘲笑我的身法?这辈子能正常走路就不错了。”

“是是,皇恩浩荡,臣感激不尽。”

“过两日就是太后寿辰,按例你是不是要赐七日休沐?”

“这是自然,不过母后今次要去大明寺为国祈福,为表恭顺克俭,寿宴也不让办。”

“那这几日陛下得空可有什么打算?”

萧景琰合上手中的奏折:“我原也就是想着温习战国策再看一看户部历年的税收奏表罢了。不过你这么说,显然是已经有了计较?”

“还记得我们约定策马江湖吗?这几日微服出巡如何?一来观察民吏,二来探查地方科举选士,三来过过江湖人士的生活。”

“好,这当然好。只是这几日虽然不上朝却也难保没有大臣请见,到时候怕不好应付。”

“这个简单,之称你随太后娘娘祈福清修,咱们从大明寺微服出走。平日里不叫人进去打扰清修,一切只有高湛应对,你再带上战英做守卫,内侍武将俱在应该出不了乱子。”

“行,只是到时候,你这膝盖怕是还没好。”

“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你放心。”

“好,今晚我就回禀母后。”

太后娘娘到底是个开明之人,听见萧景琰的计划除了嘱咐多注意安全之外,竟毫无反对之意。“你身为国君,体察民情确实是不得不为之事。”

太后娘娘都不反对,高湛和列战英的反对自然不能阻止得了萧景琰的决定。

五月十七这日两人换了侍从装束骑马直奔吴州。吴州临近金陵,不过四百里两人纵马若是全力赶路半日便达。蔺晨与萧景琰本也不急再加上蔺晨的腿伤,一路上也未全力催马。到了中午萧景琰本要吃几口干粮应付,却被蔺晨硬拉着找了沿途客栈下马吃饭。

“你不休息马也要休息。何况做个江湖人最重要一点就是投店。客栈迎来送往都是江湖人,吃个饭若是留心观察便可听到不少江湖趣闻。你可学到了?”

“我出自军中自然没有那么多讲究,你既如此说,我们且看看到底能听到些什么。”

“走。”说罢故意夸张的取了锭银子晃了晃,“大爷今儿请客。”

进店在角落那处桌子落座又随意点了些菜,两人打量起店里的另两桌江湖人。进门左手边一桌人三人显然都是南楚人士,一身服侍均带有明显的南楚祥文,身份不甚尊贵却富庶,应该是往来的客商。而另一边则是典型的江湖人士,四个精壮的汉子皆佩利剑。萧景琰与蔺晨这番打量,南楚客商倒是没在意,却正巧让另一边一个汉子给瞧见了。“看什么看,小心我挖了你的狗眼。”

萧景琰自知此行不宜张扬,只忍而不发:“你们这江湖汉子也太粗野了。”

蔺晨含笑看向萧景琰说:“江湖汉子可都不如我这边英俊潇洒气概不凡,你见得越多越失望。”

“你气概不凡还罢了,狂妄自大是真。”

“哼,不懂欣赏。”说着又悄悄一指那边的江湖人士,“那边一桌是天雄帮的人,刚刚骂你那个应该算是个小头目。他们应该在等着什么人,怕不是好事,你看了挨骂也是自然。”

“你怎么知道不是好事?”

“隔壁那桌子空着却上了和那桌一样的菜,应是另外的天雄帮众正在来的路上。你看那个头目手上捏着一张天雄令,这天雄令出都是讨要重酬的,天雄帮一向爱强取豪夺,自然不是什么好事。”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他们还敢如何?”

“江湖自有江湖的办法,今日我们出来不便张扬,你是想吃完赶路还是瞧一瞧这热闹?”

“这……如果他们欺压无辜百姓,我们岂可坐视不理?”

“好,既如此,那看看热闹也无妨。”

酒菜上齐,两人刚刚吃好,一直等着的热闹便来了。一个看着像是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被两个天雄帮众带了进来。“大哥,他家里穷的叮当乱响实在没什么东西,只有这个小姑娘还是个雏儿,送给大哥图个乐吧。”

“哦?其他人呢?我的弟兄坐她爹撑的船落水死了,这事儿就一个丫头片子就能平?”

“大哥放心,家里除了他爹那日翻船落水已经陪葬了之外,还有五口人,都绑了,兄弟们一会儿带来等您发落。”

“嗯,这还差不多。你也辛苦了,坐下吃些饭菜吧。”

“谢谢大哥。”后进来的帮众坐下毫无形象的大吃起来。

那少女已经哭得是满面泪痕,见那位大哥看向她,明显的颤抖起来。

“说,你家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是不是藏起来了?”

“小女家贫,母亲又病了,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换了药。要不是没钱,爹也不会风雨天撑船摆渡丧生江里。万望天雄帮的大爷们看在我爹已死的份上,饶过我们全家吧。”

“呦挺会说话啊,饶你,你们害了天雄帮弟兄,怎能就这么算了?”

“大爷要多少钱,我们可以挣慢慢还您,只要您放了我们。”

“还,怎么还,至少二十两银子,就你们家一年都挣不到二两。还是把你卖去窑子里多少还能挣些钱。”说着已经上手在少女的胸上摸了一把。“还没张开,不过看在是雏儿的份上还能卖几个钱。”

南楚那三人原是要走了,赶上这么一段忽又犹豫了。看到这天雄帮如此欺负一个少女,忍不住出声:“要是我帮她还了二十两银子,你们能放过她一家吗?”

“呦,有人帮你出头啊,天生做婊子的命,还没进窑子就能蛊惑男人。”他直起身看向那桌南楚人,“你帮她出?”

“是。”

“可以,一百两。”

“刚刚明明是二十两。”

“就一百两。”

年轻客商犹豫了会儿还是答应了:“……好。”

大哥示意一旁的帮众前去拿钱,钱到了手就又换了嘴脸:“今天你们走运,你们滚吧,这一百两就是你们的买路钱。这小姑娘怎么处置轮不到你们教我。”

“你……你怎能这样强取豪夺,欺负一个弱女子。”

“还嘴硬,那你们也别想走了。”话音刚落,身边的帮众就已经一拥而上对客商出了手。他们三人虽说极力反抗,到底是普通商人,很快被制服了。

萧景琰见到如此情景,握着手上的剑就要发作,被蔺晨牢牢握住了手。

“不要拦我,光天化日强抢民女逼良为娼,南楚人尚且不忿,我又怎么能袖手旁观。”

“放心,江湖事就让我这个江湖人来解。你且坐着吧。”

天雄帮搜光了客商身上的财物又看向了萧景琰他们。小客栈里就只有蔺晨和萧景琰二人未被制服,客栈掌柜和伙计从天雄帮的人带那少女进来就觉出不对不知躲去了哪里。

“今天既然干了打家劫舍的事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那两个也绑了来,搜刮完一并杀了,省的他们报官。”

天雄帮众正要上前,蔺晨一声且慢,喝止住了众人。“天雄帮众尽是乌合之众,此言果然不虚。陆天雄就想靠着打家劫舍称霸武林?”

“你是什么人,居然敢对我帮主不敬。”

“不敬?叫他一声陆天雄已经是抬举他了,我就是要他来给我提鞋他也会乖乖照办。”

“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这个问题我不会答,今日你们注定要做糊涂鬼了。”

“别和他废话,拿下再说。”

众人刚有动作,蔺晨把手中筷子轻轻一挑顺势一抛,筷子便如飞矢一般直冲头目面门而去。头目被筷子扎穿眉心当场毙命,直挺挺的倒在了桌上,鲜血横流。“哎,好好的小店弄得真脏,叫人以后怎么做生意。”

其他帮众见势要逃,蔺晨抽出萧景琰的佩剑一个纵身跃至店门,“可惜太晚了。”剑如秋水,身姿飒杳,转瞬之间出得十招,帮众尽皆殒命。蔺晨顺手拿一个帮众的外袍擦了剑上的血迹,又把剑还回了萧景琰的剑鞘之中。“下辈子能选条正道,你们也不必做糊涂鬼了。”

给少女和南楚客商解了绑,蔺晨让客商拿回了被天雄帮抢走的银子尽早离开。“以后行走江湖还是要多带些护卫,更要穿的低调些。”

“是是,多谢侠士相救。”

那姑娘的问题却还没有解决,她的家人还在天雄帮的手上。“姑娘别怕,抱歉让你看见这样的场面。不过你放心,刚才他们说了会带你家人来这里。我们只等着,一会儿一定救他们出来。”蔺晨从怀中掏出帕子递给她擦眼泪。

姑娘握着手帕还是有些瑟瑟发抖:“多亏恩公出手相助,采芹多谢恩公,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姑娘不必多礼。”

萧景琰有心扶着她起身坐着却没曾想那姑娘只死死抓住蔺晨的袖子不肯松手。萧景琰只好冲蔺晨使了眼色,蔺晨心领神会扶着采芹坐在一旁。没等多久,人就来了,采芹被蔺晨带着坐在角落里,看不到客栈外的情况。萧景琰和蔺晨这次一起出手,七八个帮众根本不在话下。救采芹一家十分顺利,客栈一片狼藉,蔺晨就叫采芹出来随家人一起归家。

“天雄帮到底有些势力,我自会处理。只是现下风声要是走漏了,怕有人找你们麻烦。你们带着这个玉佩去江左盟吧,那里自有人会照应你们。”

“多谢恩公,多谢恩公。”一家人齐齐跪地磕头不止。

“不用谢了,快走吧。”

“恩公!”采芹跪在蔺晨面前,“恩公对我一家大恩大德难以报答,采芹愿追随恩公为奴为婢侍奉左右,以报大恩。”

“义不容辞之事,采芹姑娘不必在意。家人尚在,怎能轻言随侍?”

“恩公,你就收下她吧,知恩图报人之本分。”采芹母亲也出言支持。

“你们不准再提,要是再不走,这玉佩我就收回了。我浪迹江湖居无定所,不要人服侍。快些走吧。”

“恩公!恩公……”

采芹一家人还想说些什么,蔺晨却拉着萧景琰施展轻功跃马而上,逃也似的离开了客栈。

一直冷眼看着的萧景琰这才说话:“不要我出手,原来是存着要人以身相许的心思。”

“天地良心,我要是有那心思现在早就带上采芹姑娘了。”

“你为什么不要,莫不是嫌人家姑娘不够美?我瞧着是个美人胚子,还没长开,过两年定是身段婀娜的美人。”

“你真当我是纨绔子弟?你要喜欢,我们回去可好?”

“不要,人家的恩公是你,又不是我。”

“好了景琰,别再拿我打趣了。就说刚才那一手,可有些江湖味道?”

“凭你刚才的功力,那日在靖王府与我比剑,你是存心让我。”

“你醉了,本就不是认真比剑,计较输赢岂非无趣?琅琊阁中人不在琅琊榜,若是无这规矩,这高手榜我定拔头筹。当然,我能夺魁的还不止这一个。”

“哦,你是说公子榜?”

“是天下第一美男子,驾!”蔺晨突然加速,拍马飞驰。

萧景琰立时追赶只喊着一句:“这天下第一不要脸才是真的!”


评论 ( 18 )
热度 ( 111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