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25)俩人又睡了一张床,这次是小床哈哈~

“客官不好意思,现在本店只有这一间房了,要不您二位挤挤?”店小二抱歉的笑了笑。

“这……敢问这城中可还有别的客栈?”萧景琰犹豫了下还是想找别家看看。

“有是有,只是前阵子走了水(注7:失火的意思,大家应该都知道,我就多句嘴。),要不无端端的我们这小店里也不会这么满。”

“那好吧,如果有客人腾出空房间来,还请帮我们留着。”蔺晨听见小二如此说,只能出声应下了。

“这是自然,您二位就放心吧。”

跟着小二的指引到了客房果真应了小二的话,这床榻确实得“挤挤”。小客栈的床榻自然比不了宫里的龙床,蔺晨和萧景琰又都是长手长脚身材高大之人,晚上要一起睡这张床少不得挤在一起。在过去也就算了,如今两人心里都怀着那么些不可告人的心思又怎么坦荡的起来?小二退了出去为两人备些饭菜送来。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人,虽不知对方的心思,却齐齐窘在了一处。还是蔺晨先打破这尴尬:“这床也太小了,所谓的上房着实是黑店啊。”

“你呀就不要这么挑剔了吧,我军帐里的床榻可比这个小多了。”

“你军帐里的床榻难道要和别人分吗?你和列战英天天抱着睡啊?”

萧景琰被蔺晨这话一噎,不着痕迹的微微红了脸,“你这是什么话嘛。既然已经这样了又能怎么办?”

“一会儿小二送饭菜上来,我让他多拿一床铺盖,今天晚上我就打地铺好了。”

“那怎么行,你的膝盖才好些又骑马又打地铺的,这是不想好了?要睡也是我睡。”

“虽然我是江湖出身不拘小节也万万没有让皇帝打地铺,自己睡床榻的道理,这绝不可以。”

“你和我客气什么。”

“一定不行,想都不要想。”

“那你也别想睡地铺,轩清该恨死我了,我可不要做小孩子心里的坏人。”

“那怎么办?”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注8:出自《后汉书》)咱们就凑合一晚上吧,明天也应该有空房了。”

萧景琰已经这么说了,蔺晨再不答应反而显得心里有鬼,唯有应下来。

两人的床铺讨论就此告一段落,这才想起来坐下喝杯水。蔺晨打量了一番房间陈设,屋子不大,陈设简单胜在干净,唯一的问题就是床榻。想着一会儿晚上就愁的又喝了一杯凉水。

另一边萧景琰也是心里打着盘算,嘴上说着不拘小节,心里还是有些虚。毕竟自从明白自己的心意,也不是没有肖想过抱着蔺晨这类的旖旎心思,越想越不由自主心猿意马,只好转移心思。“你说行走江湖是不是要换个名字?萧这个姓未免张扬。”

“这是自然,原也要提醒你,一路上总不能只喂呀喂的叫你。”

“看来你这是早有化名了,叫什么?”

“那是自然,就叫程临。”

“哈,你这也太草率了。”

“化名就要普通才好。你不草率,你想叫什么?”

“我想想,我一直说要代小殊守护这大梁江山,不如这姓就是林吧。林……”

萧景琰皱眉思索,蔺晨出言打断:“要我说你行七,外人在时我就称呼你七公子,你这辈子念念不忘不过两人,梅长苏和祁王,就叫林祁如何?”

“好,就林祁吧。”

两人到底赶了一天的路十分疲惫,吃了晚饭各自梳洗完毕就该上榻就寝了。两人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空间狭小避无可避,肩挨着肩手臂贴着手臂,闭上眼睛拼命想睡越发睡不着。两人都不敢动躺的越发不舒服又无可奈何,只直勾勾的盯着榻上月白的帐子顶。五月天气本就闷热,加上心中蠢蠢,热得难熬。肩膀与胳膊之间源源传来的热度简直要叫蔺晨烧起来。闭上眼脑中不住出现的就变成了萧景琰修长的手和与他喝酒时微动的喉结。蔺晨摇摇头,在闭眼又变成了萧景琰那双仿佛跌落了无数星辰的鹿眼,微含醉态湿漉漉的看着他。蔺晨恨不能打自己两下,眼前画面又转,变成了那日的醉颜,景琰的唇上沾上一片红梅,带着微微的酒色光泽。蔺晨再不敢闭眼只好又睁着眼看着头顶的帐子。

另一边萧景琰也不好过,蔺晨的剑法身姿,蔺晨不羁的笑,他躺倚在榻上与他谈论国事的自得神情,蔺晨耳朵上那枚银夹耳。蔺晨背后那道箭伤,带着血迹微微起伏的胸口。那紧贴的热度不断的勾起这些画面,盘旋在脑海中无论如何也避不开。

就在蔺晨快要开始背第二遍《庄子》的时候,萧景琰开了口:“明日,咱们先去哪儿看看?”

蔺晨赶忙答话:“去看看河工如何?五月汛期将至。”

“好。”

“……”

“……”

又是一阵沉默。

蔺晨总算忍不住:“景琰,你有没有觉得,有些热?”

“是……是有些。”

“要不咱们侧着睡吧,挨着更热。”

“好。”

两人同时侧身变成了面对面的姿势,一时间几乎要贴面。俱是一愣,就这么看着,屋内灯影昏暗,两人眸子如坠繁星,各自在对方的眸子里看见自己的身影,而两人脸上的红晕却掩在夜色中。半晌才突然明白过来,又是急急翻身。

“景琰,今天也累了一天了,不早了咱们早些休息吧。”

“嗯。”

就这样还是睡不着,也只能硬挺着,好歹没有贴在一起。两人都瞪着眼睛,直到实在熬不住睡了过去时,已经过了丑时(注9:凌晨三点。)第二天起来,眼下都是乌青一片,也都心照不宣的互不取笑,只是心里暗暗下着决心,今天一定要找到第二间房!

 

-----------------------------------------------------------------------------

PS:另一家店烧了这事儿吧,其实诸位要是去印度一定会遇到。因为印度出租司机想送你去拿得到回扣的酒店,所以,不论你要去哪个酒店,他们都会说那里烧掉了,然后带你去他推荐的那里以便拿回扣。算是看文附赠旅游小贴士哈哈~

PPS:讲真印度那样的国家还是别去了,阿三真是伤不起。

去掉了注8后面的唠叨,我本意是说有时候自己会因为一些无关痛痒的细节纠结,写文速度提不上来。还有就是偶尔想到很合适的诗句,多少兼顾朝代设定放弃了,感到可惜。
并不是说不拘小节这话我找不到合适的说法。实际上这个说法本来也挺合适的了,后汉书是符合朝代设定的。也不是要标榜自己文里没有用错的情况,虽然一时没注意但是心细校对肯定是有的。
瓜田李下特此说明。

评论 ( 31 )
热度 ( 90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