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27)还是去了画舫~

蔺晨没有让萧景琰问出那句话,他知道萧景琰并不需要他的建议,至少并不像萧景琰以为的那样需要。官吏任免奖惩有度,大梁朝堂文武朝臣究竟该如何驱遣,萧景琰不能不独断乾坤。萧景琰郁郁整晚蔺晨也未劝慰,只由他想,他知道还不到时候。

第二日两人去了书院,虽是太后寿诞举国休沐,书院里却还是书声琅琅。许多书生都在准备此次试策的州府考试,力争名列三甲。萧景琰与他们攀谈,还颇有些见识独到文采不凡之人,心中郁结总算有所纾解。蔺晨见他始终不能完全放下,并不开口,只抱来书院里最小的书生。一个刚刚五岁的娃娃,长得粉雕玉琢甚是可爱。

“你多大了?在书院里做什么?”萧景琰看这孩子灵气可爱忍不住上前逗弄。

“我五岁了,来书院随先生读书。”小小人儿礼数齐备,先恭恭敬敬施了礼才答道。

“这么小就入学堂,你喜欢读书吗?”

“喜欢。”

“为什么呀?”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萧景琰听小小孩童念出这样的诗来,不能不震动,愣了愣看向蔺晨。

蔺晨只做了然状,对着小书生说:“来,把全诗给这位公子背一遍,背成了,这锭银子我就给你了,给你添些笔墨纸砚。”

“家慈教诲,无功不受禄,银子不敢受公子的。先生说温故而知新,诗当可背。”

说完就摇头晃脑开始诵读起这首诗来:“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少小须勤学,文章可立身; 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

学问勤中得,萤窗万卷书; 三冬今足用,谁笑腹空虚。

自小多才学,平生志气高; 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学乃身之宝,儒为席上珍; 君看为宰相,必用读书人。

莫道儒冠误,诗书不负人; 达而相天下,穷则善其身。

遗子满赢金,何如教一经; 姓名书锦轴,朱紫佐朝廷。

古有千文义,须知学后通; 圣贤俱间出,以此发蒙童。

神童衫子短.袖大惹春风; 为去朝天子,先来谒相公。

年纪虽然小,文章日渐多; 待看十五六,一举便登科。

大比因时举,乡书以类升; 名题仙桂籍,天府快先登。

喜中青钱选,才高压俊英; 萤窗新脱迹,雁塔早题名。

年小初登第,皇都得意回; 禹门三级浪,平地一声雷。

一举登科目,双亲未老时; 锦衣归故里,端的是男儿。

玉殿传金榜,君恩赐状头; 英雄三百辈,附我步瀛洲。

慷慨丈夫志,生当忠孝门; 为官须作相,及第必争先。

宫殿召绕耸,街衢竞物华; 风云今际会,千古帝王家。

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 太平无以报,愿上万年书。

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 洞房花烛夜,金榜挂名时。

土脉阳和动,韶华满眼新; 一支梅破腊,万象渐回春。

柳色浸衣绿,桃花映酒红; 长安游冶子,日日醉春风。

淑景余三月,莺花已半稀; 浴沂谁氏子,三叹咏而归。

数点雨余雨,一番寒食寒; 杜鹃花发处,血泪染成丹。

春到清明好,晴天锦绣纹; 年年当此节,底事雨纷纷。

风阁黄昏夜,开轩内晚凉; 月华在户白,何处递荷香?

一雨初收霁,金民特送凉; 书窗应自爽,灯火夜偏长。

庭下陈瓜果,云端闻彩车; 争如郝隆子,只晒腹中书。

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 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

昨日登高罢,今朝再举觞; 菊荷何太苦,遭此两重阳。

北帝方行令,天晴爱日和; 农工新筑土,天庆纳嘉禾。

檐外三竿日,新添一线长; 登台观气象,云物喜呈祥。

冬天更筹尽,春附斗柄回; 寒暄一夜隔,客鬓两年催。

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 过江千尺浪,入竹万杆斜。

人在艳阳中,桃花映面红; 年年二三月,底事笑春风。

院落沉沉晓,花开白雪香; 一枝轻带雨,泪湿贵妃妆。

枝缀霜葩白,无言笑晓凤; 清芳谁是侣,色间小桃红。

倾国姿容别,多开富贵家; 临轩一赏后,轻薄万千花。

墙角一枝梅,凌寨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惟有暗香来。

柯干如金石,心坚耐岁寒; 平生谁结友,宜共竹松看。

居可无君子,交情耐岁寒; 春风频动处,日日报平安。

春水满泗泽,夏云多奇峰; 秋月扬明辉,冬岭秀孤松。

诗酒琴棋客,风花雪月天; 有名闲富贵,无事散神仙。

道院迎仙客,书道隐相儒; 庭裁栖凤竹,池养化龙鱼。

春游芳草地,夏赏绿荷池; 秋饮黄花酒,冬吟白雪诗。”

(注10:出自《神童诗》这首是北宋的诗了,按理不该用。只是脑子里总逃不开脑补萧景琰听见小孩念这诗的情景,他该多欣慰啊,所以忍不住。多多包涵。)

“这诗是出自何人之手?”

“乃德温先生所作。”

“好,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萧景琰知道,这大梁国怎样的为他的新政而震动一种全新的气象已经开启。天子重英豪,自此,天下英才尽入他大梁朝堂指日可待。

蔺晨俯上萧景琰的耳边轻声说道:“黄口小儿皆知天子重英豪,这一切还有什么不值?”说罢又俯身抱起背完全诗的小童子:“令堂教训的是,无功不受禄。既然不收银子,就让哥哥带你去买串糖葫芦吧。走。”说着就带着他快步走去街市。

陪小童子买了糖葫芦,又在街市逛了一阵已经是暮色将至。蔺晨想着索性就陪他体会体会地道的吴州风情。

萧景琰被拉上了一艘颇为精致的游船:“这是哪里,这么晚了该回客栈了。”

“这吴州的景致,最美就是夜游古运河,我租了这船又要人备了酒菜,咱们不如趁兴游览,要是晚了就索性睡在船上与水波同眠亦别有一番意趣。”

“你倒是会享受。”

“那你说对了,这天下会享受的人,我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最美味的佳肴,最醇香的美酒,最醉人的景致,就没有我没见识过的。”

“如此说来,你这是还缺了一样。”

“什么?”

“最窈窕的美人。”

蔺晨挑眉定神看了看萧景琰,“最不缺的就是这一样了。”

“哦,在哪儿?”

蔺晨摇摇手中的折扇,忽的合拢抬手转了一圈指向萧景琰。萧景琰正被他指的心慌,他又忽的笑了拿扇子在自己的胸口点了点,“美人在心,时时相随。”

萧景琰只当蔺晨又提起了他情根深种的姑娘。想起那时他还大言不惭的说着自己躲过情劫,如今看着蔺晨提起那人的一脸深情眷恋,心里颇不是滋味,一时并不接话。

蔺晨以为萧景琰是为自己指他的这番半真半假的举动恼了,当然不再追问。只转了话题,拉着萧景琰落座,叫船家开起船来。

船上除了在船头划船的船家并无他人伺候。两人在船舱内喝酒赏景倒也自在,忽听得河上传来一阵动人的古筝曲。

“这吴州百姓倒是风雅,夜晚还抚琴怡情。”

“哈哈,景琰呀景琰,你真是头不解风情的水牛,这倒真正成了对牛弹琴。”

“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这曲子是从那艘画舫上传来的。你可懂了?”

蔺晨扇子指向窗外,萧景琰顺势看过去,画舫雕梁画栋装饰精美,船体十分宽敞比起他们现下乘坐的大了四五倍。河面上远近并行数艘画舫,这琴声便是从最靠近的这艘上传来的。

“何为画舫?”

“我算是知道了,言豫津和你一定不熟。”

“这又与预津何干?”

“你呀,谁说这青楼妓馆一定要在岸上?”

“你的意思是?”萧景琰看着眼前颇为风雅的画舫简直难以置信。

“要不咱们去看看?”

“不不,还是不要了。”

“战场去得青楼去不得?这画舫之上的女子往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容貌身段万一挑一,多是卖艺不卖身的。”

“那也不必了,我这人欣赏不了。”

两人正在窗边说着话,这画舫就靠到了近前,一曲终了,琴音消散。

“两位若是愿意听琴,何不上船一叙?”

“不不,不必了。”萧景琰连连摆手。

蔺晨见他这样,更是起了逗他的心思,朗声道:“既蒙姑娘垂青,却之不恭。”说罢揽着萧景琰的腰,如同在蔺宅一般带着萧景琰纵身跃起五六丈,轻轻落在画舫之上。

“蔺晨!”萧景琰声音虽低却听得出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思,一双鹿眼瞪得蔺晨直心中错跳了一拍。

“既来之则安之。”蔺晨推着萧景琰往前走。

船上已经有人迎了出来:“我家姑娘要请时倒是没觉得怎样,现在看来姑娘果然眼力不凡。二位公子端得是丰神俊朗,神采非凡。”

萧景琰听了这话回头打量身边的蔺晨,他脱了往日在金陵时穿的赭色官袍少了一身雍容桎梏,只着一身雨过天青色布袍,正是那日初见他时的一件。那女子说得对,蔺晨其人,当得起丰神俊朗神采非凡八字,实际上在萧景琰心中,这天下没有第二人比他更当得起。

萧景琰这么看着蔺晨,却没注意到那婢女说着话的时候虽然打量了他们二人,却只把眼睛胶着在萧景琰的身上。蔺晨见萧景琰看着他,只当他害羞,不着痕迹的把萧景琰略挡在了身后。“姑娘谬赞了,还请引路。”

“二位公子跟我来。”

“如倩姑娘,二位公子来了。姑娘好眼力,我也是从没见过这样俊的公子呢。”

“莺歌,不得无礼。”那位如倩姑娘隔着珠帘看不真切容貌,见到他们二人来了,起身略施了万福礼。“二位公子莫要见怪,这丫头就是爱信口胡言。”

“如倩姑娘不必介意,莺歌能这样说话可见姑娘是良善之主,宽容治下。我们怎会见怪?”

“琴赠知音,刚刚见二位临窗听琴,想必亦为喜爱音律之人,索性邀了二位上船,冒昧之处还望两位包涵。”

“我们两人偷听姑娘的琴音,能有幸登船自是我等荣幸,多谢姑娘。”

“哎呀你们就别都站着了,包涵来,见怪去的,都是虚礼!”

“莺歌姑娘说的是,咱们都坐吧。”蔺晨大方择了座。而萧景琰还未及动作就被莺歌贴了上来,想要拉他的手坐在蔺晨邻座。吓得萧景琰一下子缩了手,一脸惊惶。

“哈哈,这位公子不但俊俏,也是害羞的紧呢,来坐下吧。”说着指了指座儿又冲着萧景琰眨了眨眼:“公子害羞倒更叫人喜欢了,不要怕,莺歌不会吃了你的。”

“我,我没有。”萧景琰嘴上辩着却不由结巴了起来,索性不说了,只低头喝案上备的酒。蔺晨看着他一侧的耳朵红的可爱,真想就这么把他抱在怀里伸手摸上一摸,萧景琰一个将军国君,怎么能这么可爱?


———————————————————————————————

甜的我简直没眼睛瞧了,我是一向要虐的呀!!!

所以做个调查,我想开一篇虐向HE的楼诚,是哨向设定,但是会很多私设,口味轻些。大家是支持我现在就开,还是等这篇写完?

如果两篇一起的话,肯定速度就会受影响,我就看大家的留言结果啦~



评论 ( 35 )
热度 ( 95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