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29)送君千里,终有一别。

时如逝水,七日如白驹过隙。蔺晨陪他看遍了吴州风物,一路上遇到许多人见了许多事,书生渔夫,歌妓思妇,剑客土匪。旧时东征西讨也去过许多地方,然而都不及这短短七日所见所闻,这个他肩负着的大梁,从没有这样真实的在他面前。七日太短他身为君王也没有更多的时间了,只是可惜没能去琅琊山一带。萧景琰不是不想去看看蔺晨的家乡,只是这琅琊山位于三国交界之地,虽因琅琊阁只管江湖事,三国都默许不涉此间事到底敏感,只能作罢。

太后祈福期满,萧景琰重新开朝第一日,就有大臣上书奏表吴州刺史长江疏浚办的出色,应予表彰以显朝廷惜才之心。蔺晨冷眼瞧着萧景琰如何作答,萧景琰则是毫无犹豫的同意了。

“河工乃民生重务,既办得好自然要赏,赏银五百两,擢升河工总领督办长江黄河所有疏浚工程。来年差事办的好,朕重重有赏。”

“陛下圣明!”群臣皆颂。

后沈追又奏报洛州偃师县官许弘明清廉刚正,体恤百姓,一生克己奉公。前日病逝家中竟无银两料理后事,百姓自发吊唁,乡里悲戚惊动州牧,特此上报请求表彰。

萧景琰亦下旨重赏家人,风光厚葬,更着礼部撰写其事迹文书发与朝臣传阅学习。

散朝之后,议事厅只剩下蔺晨与萧景琰。

“蔺晨,我今日做的对是不对?”萧景琰看着手上的奏折微微叹气。

“景琰如果觉得做得不对又怎么会做?你心里早有决断不需要我提点什么。”

“吴州刺史是个能臣却也是个佞臣,贪赃枉法之事必然不少。”

“可你赏了他。”蔺晨回答这并不是个疑问句。

“文武百官,真正的清官屈指可数,剩下的……”

“剩下的只分能吏与庸吏,为君者知人善任,知人识人却未必要说破。驱遣权衡,你今日之举已是上上策。”

“赏了贪官又赏了清官,我这皇帝也算不得公正。”

“景琰。”

“今天沈追的上书,朝臣尽皆称赞,可我只觉心凉。一生清廉就落得身后无银钱安葬的地步?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大梁朝堂做官若清廉者只能如此,能有几人忠心为国?在朝廷为官落得如此下场,他们贪腐收受下官供奉,却也是我这个国君之责。”

他这一番话连蔺晨也没有想到:“景琰,我们都说你耿直刚正,却没想到你已是世事洞明。为国君者能有如此见识,天下之幸。”

“可是,我看明白这些又如何?即使给这些官吏涨了薪俸也难保上头不克扣下官,更阻止不了层层贪腐盘剥百姓。我为大梁之主,却终究无能为力。”

“景琰,这世上的事情,无人能够如意。你为了大梁百姓,可是咱们不是亲眼见到有百姓不事农桑却冒充饥民强抢商户粥厂?有清馆身后无钱敛葬,有能吏治理州府有方却贪财好色,也有恶吏欺压乡里无恶不作。这样的事情自古以来从未断绝,非有你而始,亦绝无可能由你而终。”

“所谓君王,我能怎样?”

“这是你的大梁国,认清这大梁天下种种鄙陋却仍有热血。明知永远不能天下大同,却决不放弃,这才是国君大爱。”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正是。”

“萧景琰定不负这大梁江山!”

蔺晨直到入夜方才离宫,而这次离宫,他明白,很快这议事厅内再不需要他。萧景琰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圣明君主了。

从那日起,他把自己平日默背整理的书稿陆陆续续的送进宫给萧景琰。各国政要小传,史书孤本,地理风物,不一而足。这些都是琅琊阁的珍藏,他不能赠给萧景琰,就凭着记忆默写出来整理成册。萧景琰毕竟年轻,这些书都会帮他更好的治国理政。

蔺宅里存的都送进宫了,剩下的他便日日默写至深夜以求尽快完成。

夏去秋来,留菊园内,蔺晨与萧景琰把酒赏菊

蔺晨自己端起杯子喝下第三杯酒才开口问道:“景琰,你想做齐桓公还是秦始皇?”

“哪个国君会不希望一统天下。只是,战乱纷扰,百姓苦其久矣。身为人君不忍为霸业雄心苦百姓。”

“梁国国力日盛,大渝北魏有心觊觎,但将来再起兵戈,只要你出兵果决,必能震慑各国,保大梁安稳数十载。”

“希望真能如你所言。”

“一定如此。”

“那自然是百姓之福。”

“既如此,景琰,我没什么可再辅佐你的了。这朝堂天下尽在你的掌握之中,以你的能力足能使大梁称霸诸国。”

“蔺晨,当然不是这样,我,我还有很多事需要你的筹谋。”

“景琰,你其实早就明白了。”

“我,所以你近来送的那些书都是临别赠礼吗?”

“那些都是琅琊阁的珍藏,原本不能相赠,那些都是我默写整理的,不算涉及琅琊阁。那些都是可安邦定国的好书,你读过便知。”

“你一定要走?”

“江湖布衣本就不该久留朝廷。”

“什么时候?”

“父亲十月二七寿辰,我这不肖子孙也该回去拜寿。琅琊阁中事无人料理已久,我也不能再躲懒,终究该接掌琅琊阁了。”

“庭生今年过了十月初四的生辰就可以开衙建府了,你也算他半个师傅,参加完他的册封之礼再走吧。”

蔺晨沉默半晌才应了声:“好。”

菊花再好也无心再赏,送君千里,终有一别。

-----------------------------------------------------------------------------

特别说明一点,古代社会,能吏与清流往往不能并存,贪腐之事根本无法可治。萧景琰选择任用能吏是无可奈何。但是现代社会,清廉高效是可以通过明主与法制保障的,新加坡,香港都是廉洁且高效的政府。请一定不要认同贪腐无所谓,能干实事就行的思想。至少,这个时代,这早就过时了。

ps:这个点了居然还有不睡的,你们也是不乖啦

评论 ( 28 )
热度 ( 83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