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31)

“先生,陛下已经走了,您……”

从萧景琰来到蔺宅门口时,蔺晨就这样站在中庭之中,凝视着那扇门。风雪初起到霜雪满头,那扇门终究是没有开。蔺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盼着什么,留他还是送他?

“先生,你为什么要走?”

“你想我留下?”

“轩清只想先生顺遂。”

蔺晨笑了,拉着轩清的手往屋里走。“轩清啊,这大梁天下有人操心,一人之力改不了什么,我该学着放心。”

“可是先生不是为了大梁,至少,你放心不下的不是大梁。”

“哦?”

“先生是为了陛下。”

“轩清!”蔺晨声音略含责备,显然不欲轩清继续说下去。

轩清跪在屋内:“先生恕轩清大胆,可是有些话轩清不得不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先生对陛下情谊轩清随侍左右如何能够不知?轩清不忍先生如此自苦,求先生留在金陵。”

蔺晨伸手把轩清扶了起来:“轩清啊,你为我着想,我又怎会不知。只是大梁江山是他的责任,琅琊阁八千门人是我的责任。我也不须瞒你,若蔺晨只是蔺晨,又有什么不能给他萧景琰的?我能为他披肝沥胆赴汤蹈火,可是我身后的琅琊阁不能,八千门人不能因为我的私心就这样卷入朝廷纷乱。我留的久一点,琅琊阁就危险一分,现下我已经是任性了。”

“先生……”

“好了,这些话我不会再说,我们也不必再谈,现在不明白,以后你总会明白的。我现在只想知道你的打算。”

“轩清愿今生今世侍奉先生左右。”

“你的才华应该成就一番事业,我可保举你参加科考为国效力。”

“轩清只愿侍奉先生,求先生带我回琅琊山。”

“轩清。”

“轩清心意已决。”

“罢了,你是个有决断的人,既如此你也准备准备随我回琅琊山吧。只是一点,将来你想通了,我永远都可做这保举人。”

“轩清明白。”

“好了,就让我一个人赏赏雪吧。”

“是。”

蔺晨一个人走进这漫天飞雪之中,看着这住了两年的宅子。蔺宅本是苏宅,又或者从来都是苏宅。他蔺晨是代梅长苏而来,如今改了宅院的名字,颇有些鸠占鹊巢之意。金陵城他从未喜欢过,江南秀美之中藏着隐隐杀伐之气,蔺宅他也从未当成家,天地羁旅匆匆过客。上一次好好看这宅子还是来给长苏看病的时候,现在既然快走了不如赏一赏这傲竹映雪的院落,一头一尾勉强圆满。

不知不觉,蔺晨走到了苏宅与靖王府相隔的那面院墙。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喜欢这丛竹子,让这片院墙添了许多生气,那时候这墙后的萧景琰还不认识他。那时萧景琰只是一个几乎要了他朋友命的皇室贵胄,梅长苏病危的时候他恨的想要了他萧景琰的命,如今不过两年的光景,他恨不能让萧景琰要了他的命去,世事难料。

北风吹过带来几片红梅,蔺晨难以控制的想到,那日他揽着景琰的腰跃过这道院墙赏梅喝酒。那一日,美的如同最不真实的梦境。

蔺晨施展轻功轻轻掠起,踏雪寻梅。坼风亭里有一人独酌,不是萧景琰却是谁?

蔺晨转去取了一坛新酿的南烛酒,那日陈酿都喝完了,酒不似那日,人也不似那日,更应景。

萧景琰在坼风亭,蔺晨上了正厅的屋顶,各自独酌,隔空对饮。

情化愁丝千万缕,唯有一醉解千愁。

萧景琰酒喝了一杯又一杯,战英劝了多少回都没用。

“陛下,您再这样下去,臣只有去请太后娘娘了。”

“战英……战英……”

“……”

“战英,你说朕就不能任性这么一次吗?我萧景琰就不能任性这么一次吗?病了醉了左右也死不了,可是我难受啊,我是真的想醉这么一次。”

“陛下。”

“战英,你退下吧,我一个人静一静,天亮我就会回宫的。这情萧景琰记下了。”

“陛下,臣当不起。”

“退下!”

“是。”

萧景琰的酒量不算差,可那日却出奇的好,酒越喝越冷,越喝越清醒。月华如水,萧景琰在月色之中舞了一晚上的剑,而蔺晨则在屋顶上看了一夜。两个一心求醉的人,就这样渡过了人生中最为清醒的一个晚上。

第二天天刚亮,列战英就急急进了后院。萧景琰躺在梅树中间一块太湖石旁睡着了,身上处处是被他的剑气催落的红梅。

而蔺晨则是快午间才被飞流带下屋顶的。

萧景琰回宫后就病了,风寒高热,缠绵病榻,各国来使都是庭生与太后代为接见。礼部一度想要推后庭生的冠礼,却被萧景琰否了。好在萧景琰一向身体强健,卧床静养几日身子也渐渐好了起来,到十月初四已无大碍。

蔺晨也是一样,病的昏沉了好几日,等他略好了想要见萧景琰,才知萧景琰也病了。病一场,脑子却越发清明起来,少阁主脱不得枷锁,蔺晨可以。既能为萧景琰舍了命,舍了这身份又如何。此次回琅琊山就请父亲昭告天下,逐他出琅琊阁,此生不再是琅琊阁中人。江湖庙堂,哪里有他萧景琰,哪里才是蔺晨的心之所向。他想告诉萧景琰他的想法,只是萧景琰病了入不得宫,等了这么久也不在乎这几日,索性安心在蔺宅里养起病来。

-----------------------------------------------------------------------------昨日萧景琰那番梁国无法独善其身的感悟,其实是从黄仁宇的《中国大历史》里来的,我实在是佩服这种大历史观,就借用了。昨日忘了备注,今日再说一次。 


评论 ( 30 )
热度 ( 101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