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33)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

冠礼兹事体大,礼部自然尽心尽力不可谓不周全。满朝文武凡五品以上者皆盛装观礼,诸国使臣亦是厚礼来贺。中书令柳澄是庭生的授业恩师作为大宾与萧景琰共同主持,宾主人选已显示庭生的无上荣宠。庭生为皇帝义子,如今荣宠深重众人皆道将来即使无缘登基大宝,成为煊赫七珠亲王也是指日可待。

萧景琰帮庭生亲手加冠,柳澄宣读祝词。词毕,庭生缓缓叩拜萧景琰,再拜柳澄,以全父皇,恩师的礼数。

“礼毕,起。”柳澄朗声宣布。

庭生起身向萧景琰低首说道:“父皇,今日之礼尚未完满。”

萧景琰只当庭生是指未能拜见其母,略感伤怀,刚欲开口劝慰,庭生就又开了口。

“当朝给事中蔺晨大人,于庭生有半师之恩,今日身体抱恙不能亲临观礼。庭生不能亲自拜过,是为憾事。蔺大人为琅琊阁少主,匡扶大梁朝廷,于国家社稷于儿臣皆有大功,是以儿臣肯定面朝琅琊山一拜,以表感佩,亦祈蔺大人身体早日康复。”

琅琊阁名震天下无人不知,萧庭生一言在场诸位尽皆震动,再庄严的礼仪氛围也难免出现一丝骚动。

庭生的话如同惊雷,萧景琰一时难以转圜,柳澄虽也是意料之外却知诸国使臣皆在,绝不能乱了大典。当即答了庭生的话:“尊师重道,人之本分,君子当如是,拜!”

庭生面向琅琊山方向缓缓拜下,萧景琰的心也随之深深的沉了下去。

礼毕,众人入席,国宴开始,美酒佳肴,舞乐齐备。大梁朝臣在一片歌舞声中互相交流着对于蔺晨竟然是琅琊阁主的看法,诸国使臣亦是窃窃私语。

萧景琰急急招来列战英去议事厅向蔺晨通报,又嘱咐战英,一旦宴饮结束,秘密将庭生看押。务必派重兵把守,无萧景琰手书任何人不得与之相见。

列战英领命去了,不一会儿回了萧景琰身边,带来蔺晨的回话:“一切如常,静观其变。”

萧景琰心知此事非同小可,蔺晨必然压力极大,可是现下他必须在这国宴上与众同乐,不能有一丝异常之色。蔺晨一定悄悄回了蔺府筹谋打算,他为了避嫌暂时也不能去蔺府相见,真不知会是怎样的凶险。心中焦急五内俱焚却也毫无办法,萧景琰握紧了拳复又松开,无能为力。

蔺晨得知消息便意识到他一直怕的事情就这样到来了,黑云压城。他与梅长苏自称是金陵城里搅弄风云之人,可这上苍若是存心戏弄,风云变色不过转瞬。

他嘱咐战英给萧景琰带话,又嘱咐战英,待国宴散了,让飞流即刻回蔺府。战英领命去了,蔺晨刚要离开议事厅,就见到萧庭生开了厅门。

“蔺先生,庭生恳请蔺先生留下,辅佐父皇,匡助大梁。”

“你今日一番话,不就是为了逼迫我留下?”

“先生曾提点我,尽忠尽孝,庭生此举为父皇亦为大梁,忠孝俱全,不负先生。”

蔺晨冷笑:“好一个不负先生,你口口声声,我与你有半师之恩,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恩师的?今日还敢来这里见我,你怎知我不会要了你的性命!”说罢抽出萧景琰案几旁的宝剑直指庭生心口。

“庭生今日冠礼前曾回答先生,披肝沥胆死而后已。先生若要动手,请吧,只是琅琊阁已然是大梁的囊中之物,天下皆知。先生这是走不了了!”

蔺晨气的忍不住轻轻颤抖:“好,好你个萧庭生!”终究收回了手中的剑,“若不是念在你父皇的情分,我今日定叫你血流五步。不过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终究朝臣好应对,而那些使臣,我自可以做到不叫今天大典上的事情传出去。等他们出了大梁国境,我亦可让他们横死乡野传不出一星半点。将来我辞官归去,即使有人记着今天的事情,琅琊阁只要恪守江湖不沾朝廷,其他诸国就算是怀疑也无法证实。”

“如果没有特使的亲传,确实难以叫人信服,可是谁又说过特使是今日才知晓此事?”

“你是说?”

“这些日子特使入京,我代父皇迎接,早已透了风声,今日之事只是让他们更加确信而已。带着他们亲笔书函的信鸽怕是不日就要飞到各自都城了。”

“心机深沉,手段狠辣,你倒是合该生于帝王家。天意弄人,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啊。你想说的都说了,你走吧。”

“先生,庭生并无害你之心,只求你能留下。”

“滚!”

萧庭生见蔺晨如此知道已无需多言,事到如今,蔺晨无论如何走脱不了,略带得意的离了议事厅。刚刚走回宴饮大殿,就听见身边的侍从太监焦急的声音:“刚刚说是略走走醒酒怎么就不见了,你们怎么伺候的!”

“嚷什么,我刚刚不过是去转了转,醒醒酒而已,这不回来了嘛。”

“是,您可回来了,皇上看见您离席脸色可不好了。您赶快回去吧。”

“好,这就回去。”

蔺晨心知此事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只有一法可解,匆匆回了蔺府部署,紧急动用了江左盟和琅琊阁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

蔺晨的鸽子两个时辰后便为他带来了消息,一个他能想到的最坏的情况。

大渝北魏欲联手以攻打琅琊阁为名兴军攻打大梁。无论是否真的进攻大梁,琅琊阁首当其冲,避无可避。琅琊阁地处三国边境,因身在江湖不问朝堂事,三国容得琅琊山一带不交战权且由琅琊阁管控。现下琅琊阁归了大梁,琅琊山一带定然不能拱手相让。大渝北魏伺机挥师大梁久已,苦于师出无名。现下大梁若是不发兵保琅琊阁,大渝北魏可以抢得琅琊阁无数机密的同时也可占据琅琊山,借此图夺大梁江山。大梁若是出兵力保,一来坐实了暗中勾结琅琊阁的罪名,二来落人口实,北魏大渝正可趁势出兵。

这诸多坏消息里,还有一个稍稍让人放心,那便是北魏大渝的联军会在特使回国之后出发,他们暂时按兵不动都在等着使臣离开金陵前最后的奏报。

蔺晨他还有时间,还有最后一个机会。

飞流被他以见梅长苏的名义骗去了江左盟,蔺宅其他人等蔺晨一并遣散。飞鸽传书给黎纲与甄平,让他们尽力帮琅琊阁众人撤离琅琊山以策万全。一场忙碌,最终只剩下他和轩清。

“轩清,最后我还有两件事要拜托你去做。”

“先生吩咐,轩清一定遵从,只是轩清绝不离开。”

“不离开,离开了你,我便也什么都办不了了。第一件事,我要你带着这两份账册交到沈追大人与蔡荃大人手中,一定交代他们十分要紧请明日奏报皇上。”

“是。”

“这第二件事,我请你随侍陛下左右,当陛下如同我本人一般,忠心维护。”

“先生,陛下身边怎么会缺我一个随侍。”

“陛下要你随侍也好,派你为官也罢,我要你忠心不二绝对听从,不论发生任何事。”

“先生,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自有我的打算,我曾经想要逃避这少阁主的责任,如今避无可避,我自当承担。景琰,我放心不下,我请求你,带我看顾。”

“先生!”轩清当即跪下,“轩清难当此重任!”

“我只能信你了,无论圣上做了什么样的事情,你都必须待他如待我一般忠心,你答不答应?”

“轩清答应你。”

“很好,如果你有违今天的承诺,我便是死也不能安心。”

“先生莫要胡言,轩清答应!”

“我书房里存的丹药都是我一生钻研所得,方子功效我都详细标了,往后,你可禀告太后,请她查验之后收入宫中。”

“先生……”轩清听得蔺晨此言颇有不详之意,眼中含泪已然无法言语。

“原说要放你自由,如今却是我食言了,对不住了。去吧,去送这账册去,我还有事要做。”

“轩清去了,先生请一定等轩清回来。”

“你放心,明日我就在蔺宅,哪儿也不去。”

“好。”轩清点点头,擦了擦眼里的泪,退了下去。

蔺晨去了书房,取出那瓶丹药,那是他留给自己的,七别丹。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七别,七种奇花珍草练成的销魂毒药,药性毒烈必死无疑,服食后却不会像一般毒药那般痛苦,发作之前人一切如常,药性发作后人便会陷入迷梦之中安然离世。

TBD

评论 ( 73 )
热度 ( 90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