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34)无缘相守只相思 没死没死,不收刀片

“景琰,我得回琅琊山了,再也不能回金陵来。”蔺晨换上了初见萧景琰时所穿的一身白衣,温柔浅笑仿佛只是一次寻常的道别。

“不是,你之前不是这样说的。”萧景琰慌了,四处搜寻蔺晨留给他的那枚银珥,总算从袖中摸了出来。“你说过,你会回来讨的。”

“景琰。”蔺晨声如叹息,“我是为了责任才留下,你真的忍心这样桎梏我吗?”说着这样的话,他的脸上还是带着微微笑意,萧景琰终于明白,蔺晨心意已决,他不在乎了。他已经不在乎萧景琰如何想小殊如何想,他要走了,什么也留不下他。

萧景琰把手上的银珥交给蔺晨,蔺晨一句话也没多说,施展身法翩然而去。

“蔺晨!”萧景琰忍不住大喊,猛然惊醒。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个梦显得这样真实,飘雪的冬夜惊出萧景琰一身冷汗。萧景琰睁着眼睛平复了半刻才真正意识到刚才那是梦。

梦醒了却迷蒙着,他隐约看见床边帐子里隐着一个人,被薄纱半遮着,那样像他在吴州时日日窥看的蔺晨的侧影。他闭上眼却猛然惊觉,既然睁着眼,那自然不是梦。

“蔺晨!”

“景琰。”蔺晨从床旁的帐子的阴影里走出来,穿着萧景琰梦里的那件白衣,萧景琰心下一惊。

“庭生今日在冠礼上的一番话怕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你要走,我不拦你,如今是前来道别吗?”萧景琰坐在床上,靠向蔺晨站的那侧。

寝殿里没有点灯,只有窗外照进来的月光隐隐绰绰,萧景琰看不清蔺晨的脸,却感到了不舍与哀伤。

“我不走了,再也不走了,就留在金陵。”

“你留下?那琅琊阁怎么办,你有什么计策?”萧景琰见蔺晨如此答心底有了一丝希望。

“景琰,募兵新政赌约输了,你说过会答应我一件事,可是我一直没有说过那事是什么。九五之尊,一言九鼎,如今我来讨了。”

“你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

“罪臣蔺晨,贪赃枉法,结党营私,蛊惑皇子,无视礼教,罪无可恕,赐自尽。臣求这道旨意。我的罪证如今已经呈给了蔡大人沈大人,二位大人刚正不阿,明日早朝必会奏禀陛下圣裁。臣恳请陛下秉公处理,臣罪无可恕。”

“你胡说些什么!”

“没有胡说,桩桩件件有据可查,景琰明日一见便知。沈大人蔡大人是不会冤枉我的,而我罪有应得自然认罪伏诛。”

“我不管你说些什么,不管有什么样的证据,我只相信你!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绝不会给你定罪。”

“景琰,你说过只要你做得到。”

“可是我做不到!”萧景琰猛的握住蔺晨的手臂,仿佛这样就能停下蔺晨说出那些让人绝望的字句。他说自己绝不会答应,可是他心中已经明白,蔺晨一定能让他就范。

“萧景琰!诸国使臣都知道我是琅琊阁少阁主,庭生的半个师傅,也不难知道我这两年来在大梁朝堂的所作所为。琅琊阁倾塌只在顷刻之间!东魏大渝,窥视大梁已久,苦无借口。如今两国已秘密商定,待使臣回朝坐实此事,便以此为由,联手起兵攻打琅琊山。如果不在明日了结此事,使臣回朝一切都难以挽回。”

“我可以出兵迎敌保护琅琊阁!”

“那岂不是正中两国下怀?他们更可以兴兵攻梁,你真的要再起烽烟战火吗?”

“东魏大渝,狼子野心,若占得琅琊阁,如何肯就此罢手?必然还是要攻梁的。”

“师出有名方能稳定军心,你如果真的为了琅琊阁而出兵,天下百姓会怎么看你?满朝文武又怎么会同意?为大梁计,应在琅琊山边境重兵亦待,以逸待劳,如果北魏大渝兴兵攻梁,那么迎头痛击更师出有名。如果北魏大渝见大梁准备充分不敢进攻,则可免一时战火!就算你出兵守卫琅琊山,战火既起,琅琊山的百姓,琅琊阁的门人又真能全身而退?琅琊阁从来中立不涉战事,诸多门人投身琅琊阁就是因为琅琊阁给了他们这样的保证。我蔺晨又如何能够代他们决断归顺大梁?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蔺晨不能毁了琅琊阁的一世清誉!”

萧景琰有心反驳,可是桩桩件件,蔺晨并无半分错漏。他明白蔺晨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正因为明白才更加痛心。“不,一定有别的法子,一定有!总之我不会同意赐死你,你休想!”

“景琰,这是最好的法子。”蔺晨突然露出一个苦笑,“我还不知道你的性子吗?来之前,我已经服了七别丹,我爹独门炼制的天下至毒。你若不赐死我,我也活不过明天落日,你就成全了我吧。”

萧景琰闻言大惊失色,五内俱焚:“你胡说!你怎么可以这样逼我!”说罢外袍也顾不得穿急急下床大喊:“太医!宣太医。”

蔺晨一把抓住萧景琰死死压在床榻之上,“我是绝世神医又怎么会用你那帮庸医能解的毒?别说他们了,就是太后娘娘也无能为力。景琰不要做那些徒劳无功的事情,时间不多了,我只想好好的和你说说话。”

萧景琰还是奋力挣扎,拼命想喊出声,奈何被蔺晨牢牢制住只能传出微小呻吟。萧景琰想叫太医想叫母后,想要不顾一切的出兵,可是他的清楚的明白,这些都不能够救蔺晨了,他从没有这样绝望过。蔺晨捂住萧景琰的嘴,手上已经沾满了他的泪。

“景琰,我蔺晨这一世能得你这滴泪已经足够了。天亮了你就要去上朝,去颁那道旨意,最后的时间,让我好好看看你,好不好?”蔺晨的声音微颤无限哀愁。

萧景琰终究是轻轻点了点头,蔺晨缓缓松开了手扶着萧景琰坐了起来。

也许是这月色太过冰凉,萧景琰显得那样脆弱无助,一个三军之中斩将夺帅习以为常的人,一个尊贵帝王,泪痕满面却没有发一声。蔺晨的手轻轻抚上了萧景琰的脸,仿佛借着这双手能够给他一丝暖意。

“景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是我蔺晨注定是个不一样的人,我下面要讲的这些话,并不是什么好话,我求你看在我将死的份上,听完这些。这些话,今生今世原不想说给你听,只是那时总以为有以后,没有长相思总有长相守,那也够了。现在,我不甘心。我对你的心意早就超越了君臣超越了知己,超越了这世间一切的纯洁感情。”蔺晨收回手,“你待我赤诚,我却如此龌龊不堪,对不住了,现在我没有遗憾了。”

萧景琰握住了蔺晨收回去的手,紧紧的握住:“你怎么会没有遗憾!你当然有遗憾,你竟不知我对你的心意亦是如此!这世间在没有比我们更加清白坦荡的情,哪里有一丝龌龊污秽。”

萧景琰紧紧抱住蔺晨,近的如同那日拔箭,能听见彼此咚咚的心跳,每一声都在互诉衷情。都说天意弄人,为什么他们每一次的相拥都要有血泪相伴?萧景琰身为天子却不能不怨恨上天,如果他真是天子,那么老天为何如此待他?

“景琰,我的景琰。”蔺晨已是满面泪痕,“这很好了,真的很好了。我这一世做过最正确的决定就是代替梅长苏来到这金陵城,来遇到你。我永远不会离开,就让轩清把我的骨灰撒在皇城,随风四散,无论生死我都在这里守着你。我会看着你一统天下,给万民一个升平盛世,我会看着你被史书工笔铭刻成千古圣君。等你百年之后,就凭着那枚银珥来找我,我们一定会再见。”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甘心蔺晨,我真的不甘心。什么千古圣君,什么升平盛世,什么一统天下,那些都是梁皇想要的,而我萧景琰只想要你。就只要你!从此这世上,我就只有我一人而已。先帝临终孤寂,而我竟更甚于他。”

“造化弄人,人争不过命去。前路艰辛,留你独行我亦不忍,好在长苏还活着,几年之后等他想起来,他一定会回来大梁。有他伴着,恍如重返少年时光,我只愿你们那时都能康乐无忧。”

“小殊和你怎么一样?你于我是天上地下再无人可取替,这大千世界人海茫茫,只会有你一个蔺晨。”

“景琰,你可知你给了我多大的安慰。在这最后的时辰,我从未这样开心又从未这样难过。”

“蔺晨,会很痛苦吗?”

蔺晨明白他是在问七别丹:“不会,毒药发作会让人陷入迷梦幻境,安然死去。”

“既然是幻境又如何能保证安然?”

“因为我一定会梦见你,我的梦里永远都有你。天光未至,别担心,还不到时候。”蔺晨紧了紧那个拥抱,仿佛这样能把萧景琰就这么一直抱入他最终的那个梦境里,永不消失。

评论 ( 72 )
热度 ( 116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