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35)不死很容易嘛,不过没虐完

“景琰,今天决定和你剖白我的心意,是因为不甘心。得不到你的心,总要叫你不能忘了我。现在知道你的心意,我又后悔了,景琰你该忘了我。这一世还很长,你要好好走下去,我不是第一个爱你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蔺晨”萧景琰微微勾了嘴角,“真是强人所难啊,即使我答应你努力去忘记,又怎么能保证不至于用一生去实现?”

爱情太短,遗忘太长。(注:出自聂鲁达诗选)

蔺晨微微的咳了咳,萧景琰紧张的抱紧他,手指几乎把蔺晨的胳膊勒出淤青。蔺晨知道萧景琰在害怕,只由他,明知道抓不住的却总也没办法放手:“景琰,别怕,不是药性发作。”

“嗯,天还没亮,天还没亮。”

蔺晨很恨自己,他给萧景琰带来了怎么样的痛苦折磨,他想给他世上最好的一切,却给了世上最痛的一切。他轻轻吻上萧景琰的额头,吻上他的眼睛,吻里带着苦涩微咸分不出是谁的泪水。

他们借着冰冷的月光一遍遍用眼睛描摹着彼此的样子,漫长又短暂的告别总有尽头。

“陛下,该上朝了。”高湛的声音响起。

“不,让他们等着。”萧景琰第一次这样回话,高湛与宫人们跪了一地甚是惶恐。

“皇上。”这是高湛的声音隔着门传进来。

“景琰。”这是蔺晨的声音低低的飘进萧景琰的耳朵里。

“我不想这么早,就任性让他们等一次又如何?”

“去吧,你从来不是会躲的人。下了朝,你可以悄悄去蔺宅,就算被知道了也可以说念在我这个罪臣当年救驾有功的份上见我最后一面。我也得走了,等药效发了,我内力尽失,皇宫大内的便潜不出去了。”

“好,你要等我。”

“你放心。”

萧景琰终究还是按时上了朝,他等着沈追和蔡荃给他呈上蔺晨的罪证,一切就此尘埃落定。可是上了朝沈追和蔡荃却没有禀奏的意思,萧景琰推说身体不适,令大臣们有事早奏无事退朝。诸位大人陆陆续续呈了折子,沈追也报了税银收取的状况却还是没有提蔺晨的事。

“沈卿蔡卿,你们还有什么要奏的吗?”

“启禀圣上,臣等暂无要事启奏。”

萧景琰心知这中间一定有什么变化,急急退了朝便往蔺宅赶。到了蔺宅才发现,蔺晨里的下人似乎比往常多了不少,而且都是生面孔更加着急。

“蔺晨!”说着也不等下人通报就径直去了内堂。

刚进屋就看见蔺晨跪在地上,堂内端坐着一位长者。

“景琰。”蔺晨听见萧景琰的声音赶忙回头。

“今日朝上并无你的罪证上报,是不是这事情有了转机?”

“这……”蔺晨刚要和萧景琰解释,就被打断了。

“哼,什么转机?要不是我早些知道了风声,你这个混账东西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你给我跪好!”

“爹!”蔺晨这一声父亲可算是解了萧景琰的疑虑,看来这位老者就是琅琊阁主,蔺晨的父亲大人。他想起蔺晨的话,七别丹是老阁主的独门毒药。

萧景琰当即跪在蔺晨身旁急急说道:“老阁主,蔺晨他服了七别丹,您炼的药您一定有办法解!快救救他。”

老阁主抬眼瞧了瞧跪在面前的萧景琰,知道这就是大梁国的新君,林殊拼死帮他夺嫡,他儿子蔺晨更是用命为他平息战火。嗯,能为了蔺晨有此一跪,倒也不算走眼。

“混账,我炼的药我就有解药吗?吃的时候怎么没想着惜命,现在来求我。”

“爹,我闯下的祸我用命扳回来,不孝子给您请罪了。”

“闭嘴,你曾经读了几本书就和我说,大丈夫当提三尺剑,建不世之功。我是如何答的,你都忘了不成?”

“儿子绝不敢忘!您说,兴百姓苦,忘百姓苦。建功报国不过是肉食者沽名钓誉,世无明主,琅琊阁只救百姓不涉朝廷。如今只有儿子的这条命才能把琅琊阁不涉朝廷的声誉维持下去。”

“我这么多年都白教了!我建琅琊阁是为了什么?如果真的只图江湖又为什么要编撰琅琊榜?世无明主便只能不涉朝廷,如今你既认准了萧景琰是这天下的圣明君主,你又为什么要做下这等蠢事?琅琊阁牵扯上朝廷里的事,在我出手救林殊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后来林殊翻赤焰冤案,帮着萧景琰夺嫡,哪一件琅琊阁没有事涉其中?我虽云游在外却也并不是诸事不知,没有我的默许,能容你这样胡闹?”

“爹!可如今东魏大渝举兵攻打琅琊山之事已经是迫在眉睫。”

“琅琊阁中人早已得到消息已有准备。”老阁主看向跪在一边的萧景琰说:“陛下,草民带琅琊阁来降,恳请陛下庇佑。”

“老阁主说的哪里话,景琰绝无推脱。阁中之日若有愿意投靠大梁者,可以由蔺晨安排,各展所长。若只愿做江湖隐士,朕会拨把吴州的行宫拨给琅琊阁做暂居之地,以后想要走或留景琰亦不干涉。”

“陛下仁慈,只怕这朝臣必不愿陛下出兵相救。”

“这点老阁主放心,琅琊山既由阁主交给大梁,守卫国土寸土必争便是大梁将士的职责。”

“好,陛下如此说,那草民便也献上琅琊阁的诚意。东魏大渝此次的兵力部署,粮草路线都已然在我们琅琊阁的掌握之中了。军中已经有了琅琊阁的探子,只要陛下起兵,琅琊阁定助陛下痛击大渝与东魏。”

“多谢阁主。只是蔺晨的毒?”

“放心,死不了。这七别丹夺人性命的时候有多仁慈,解的时候就有多霸道。夜里拦下了轩清,我就赶到了蔺宅却到处寻他不到,要是刚刚服药还能轻易化解,如今他已经内力尽失要想解,不经过一番削筋错骨的疼是解不了了。”说着转向蔺晨用手指着,“叫你这混账好生记下这次。”

“儿子这次定不敢忘。”


评论 ( 48 )
热度 ( 139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