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36)卡文了~~~~(>_<)~~~~

使臣陆续离京,终究没有能够阻止蔺晨带着琅琊阁投靠大梁的消息传出去。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矛盾,只有当你真的相信的时候才会成真。争分夺秒,蔺晨在朝堂上投上归降表,上奏大渝东魏有联手攻梁之心,恳请大梁出兵保卫琅琊山。

朝堂上与蔺晨有过节的朝臣纷纷谏言绝不能为区区琅琊山再兴战火。而主战派则力谏,东魏大渝一直是大梁的心腹之患,绝不能姑息。沈追甚至当下许诺国库可筹措十三万粮草辎重为大军保障。蒙挚刚刚巡军回朝亦是当下挺身而出,愿领兵抗敌决不让大梁存土有失。

萧景琰力排众议,着蒙挚为将,蔺晨为先锋,出兵琅琊山严阵以待。

朝廷纷乱,而另一边,琅琊阁与江左盟的人汇至一处,带着百姓撤离琅琊山。琅琊阁紧急诏令天下门人避险,求问之事亦停。

“你真的要去吗?”萧景琰和蔺晨在议事厅内商讨琅琊百姓安置细则,蒙挚则在演武场点兵,大军明日一早便要出发。

“景琰,你的旨意,我怎敢不从?”蔺晨笑着倚在案上。

“别给我装傻,那还不是你逼的。老阁主说了,解毒非同小可,你这身体如何去得战场?”

“行了,这毒没我爹说的那么厉害,要不他能留了方子解法就去看顾门人了?我好歹是他亲儿子。琅琊山一带没人比我更熟悉,我去扶助大统领比别人更合适。更何况,这祸事是我惹下的,无论我爹怎么说,我也是愧对琅琊阁愧对门人百姓的,就算是这毒会要了我的命我也不能躲。”

“蔺晨,我明白,这罪责我与你一同担当偿还。只是再不要轻言生死,我……”想到那夜的心情,萧景琰几乎说不下去。

“我的命硬,阎王爷也不收的。”

“只盼你保重。”

“你放心。烽烟战火也收不了我,这天下必将为我蔺晨而震动不平。”

大军开拨,萧景琰亲自登楼远送,向天祝祷大军凯旋而归。

蔺晨他们早通过琅琊阁各处探子收集了敌军消息却终究是仓促而就,力有不逮。他们原以为大渝东魏会象征性的逼迫琅琊阁投降,却没想到,他们根本没有试图维持仁义之师的名声。

梁国大军离边境还有三百里,东魏与大渝联军就已赶到,当即宣战,琅琊山守军稀少,不堪一击。联军一路攻占琅琊山,琅琊阁珍藏典籍资料择需抢夺,为了震慑琅琊阁,大渝领兵大将夏侯铎下令,烧山。琅琊山秀丽山水付之一炬,琅琊阁自然难逃,一时江湖传奇尽皆化为齑粉。

蔺晨得报时琅琊山已是火海一片,他和蒙挚正在军帐里商议行军路线。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蔺晨让探子离了大帐。

“蔺先生,你还好吗?”

“无妨,琅琊山地势奇绝难以利用,既如此,我们合当扼守此处,以逸待劳。待敌军一到便杀他个措手不及。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嗯,先生说的甚是,琅琊山本不易展开作战,弃守才是正道。只是原想着……”

蒙挚原为了蔺晨为了琅琊阁也是要守山的,却没想到,被夏侯铎就这么烧了山。蔺晨哪里会不懂蒙挚的话:“蒙大统领的心意,蔺某感激万分,琅琊山既毁意气用事决不可为。这账,蔺某自会从夏侯铎身上一一讨还。”

“那就好,天色不早了,蔺先生先回帐休息吧。”

“好。”

蔺晨依言出了大帐,刚刚回到自己的大帐便再也忍不住喉头腥甜,一口血喷在案前。

琅琊阁毁于战火,蔺晨如何不怒不悲?他的任性与自负终究让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山清水秀流水潺潺,那个推开窗子会飘进云雾如同仙境的琅琊阁到底是没了。蔺晨红了眼,他再也回不去了。

他摸出老阁主给他留下的丹药服下一颗,这可以延缓他的毒性发作。如今战事瞬息万变,解毒痛苦不说更会昏迷十日,他断然放不下心,只有先压着。老阁主的丹药可保毒性不发,只要他不妄动内力,待战事解释再解毒也不会有大碍。

心里再痛,蔺晨知道自己必须照顾好自己,军心不能乱,这大仇还得他亲自来报。

萧景琰听说琅琊大火就恨不能立刻赶去边境,他知道蔺晨虽然甚少说起,可对于琅琊阁的感情却是极为深厚。看似浪荡不羁的人,心里却比谁都重责任讲情义。身为一国之君,他知道自己对于这个国家的责任,他只能等着。

两个月后,萧景琰等到了大军凯旋的消息,等到了夏侯铎的脑袋,还等到了昏迷不醒的蔺晨。

-----------------------------------------------------------------------------

突然好没有手感了,明天更新楼诚的短篇吧~

评论 ( 32 )
热度 ( 91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