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37)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蔺晨的毒一直压制着,虽然时间过久已经伤了蔺晨的元气,却也不至于让他昏迷。两个月的时间,梁国大军一举击溃东魏和大渝联军,敌军半数被歼灭。梁军不但收复琅琊山地区,更长驱直入,挥师大渝东魏境内连下七座城池。两国有意割地求和,蔺晨哪里肯放过,琅琊大火之仇不共戴天,他定要夏侯铎项上人头偿还。大渝有意偏袒夏侯铎,密令换将求和。夏侯铎眼见着就要动身回到大渝都城,蔺晨心知他一旦回了都城,再要他的命恐怕没那么容易,心中暗下决定。

梁军占尽上风,蒙挚又是久经沙场的将领自能稳定军心,他的状况,现在已经没那么重要。夏侯铎动身回大渝的前夜,蔺晨强行催动内力,夜闯敌军大营,手刃夏侯铎。一口气强撑着回到头,终究难以为继,晕倒在自己的军帐前。要不是蒙挚发现的及时,他已是危险万分。

幸而军中的大夫和蔺晨事先学习了些许七别丹的解毒之法,虽不能解但保命无虞。蔺晨和东魏大渝的求和书一并送到金陵,萧景琰已经无暇顾及降书,只匆匆准了东魏大渝各献五郡以求停战的诏书就悄悄去了蔺宅探望蔺晨的病情。

老阁主接到消息就已经在准备了,蔺晨人一被送到蔺宅就着手为他解毒。七别丹取人性命可谓温柔,要拔毒疗伤就万分凶险可谓置之死地而后生。老阁主先要用内力把他的毒都逼入心脉,再取其心头热血方可解毒。离愁别绪萦绕心间,老阁主炼药原是想制忘情丹让人忘却前尘却没成想制成这当世其毒,更没想到这毒第一个用在了自己的独子身上。

老阁主为蔺晨运功逼毒的时候蔺晨一直昏迷着,直到需要取血驱毒的时候才终于转醒。期间萧景琰除了蔺晨刚到的时候去探望过一次,就再也没能入得了蔺宅的门。老阁主专心解毒,蔺晨昏迷着,萧景琰此时去只能是添乱,更何况萧景琰自知琅琊大火对于蔺晨,对于老阁主会是多么大的打击,心中有愧,只能日日遣人探问一二。

过了三日,到了要取蔺晨心头血的时候,萧景琰怎么也坐不住,还是去了悄悄蔺宅。

“轩清,蔺晨他如何了?”

“今天老阁主要给先生取血疗毒,毕竟是心脉取血稍有不慎先生性命堪忧。是以老阁主吩咐闭门谢客,谁也不见。陛下见谅。”

“轩清,朕……朕不会添乱的,只是他如今的情况凶险万分,让我如何能够安心。我绝不会打扰老阁主解毒的,哪怕就让我守在屋外?或者我去靖王府,就在红梅院守着,一旦他有什么情况,你就给我递个消息。蔺宅外面我不能久留,人多眼杂。”

轩清哪里能真的让萧景琰守在蔺宅墙外,虽然他也怨萧景琰,先生性命堪忧都是为了他。可是轩清是最了解先生的,一桩桩一件件,哪一样不是为了萧景琰打算。蔺晨心里把萧景琰看的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陛下进来吧,且在堂内喝杯茶。”

“你们不必管我,自去照顾蔺晨,我在屋外就很好。”

“是。”轩清依言退下,蔺宅自从蔺晨遣散了仆从之后就只有他一人在,老阁主一会儿要下刀,他得去帮忙准备也无心招呼萧景琰。

萧景琰看着紧闭的门,听着房里传来的微弱声响,心如火烤。

蔺晨一醒就知道自己这次是必得吃一番苦头了。醒着的每时每刻四肢百骸都痛如刀割,忍得住呻吟却忍不住喘息,疼的他冷汗直流面白如纸。身上的疼却不及他心里的万分之一,琅琊大火,他甚至没有带着大军杀到琅琊山下,试图扑灭那连烧十日的大火。他亲自向蒙挚建议以逸待劳,痛击联军,可是即使拿了夏侯铎的项上人头也无法避免琅琊阁化为焦土。待他真的到了山下,他甚至没有勇气看一眼自己的家,都说故土难离,多少人因为他的过错被迫离开,多少人因为他失了家园?蔺晨罪孽深重,便是旁人能宽恕他,他自己也决然无法原谅自己。

老阁主进来,看了他一眼:“现在知道难受了吧,让你拿性命当儿戏。说了不能动内力,还强行运功,夜闯敌营。你是不是觉得这天下就只有你不怕死?”

“儿子不敢,只是夏侯铎毁我琅琊山,儿子断不能容他苟活于世。如今的苦是儿子应受的,儿子是琅琊阁的罪人。”

“你呀,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夏侯铎还能逃出琅琊阁的手心?我已经说过了,如今这局面,是从我救下林殊时就已经注定的,要说谁是罪人,我比你罪过更大。”

蔺晨不语,但他心里知道,并不是父亲说的那样,这局面是他爱上萧景琰时才注定的。如果不是因为他太忘情,太顾及萧景琰,如何会不对庭生设防?如何会在这诡谲朝堂之中越陷越深以致琅琊阁受此牵连?父亲大人不怪罪他,是因为他还不知自己对萧景琰带着什么样的情感。他不敢说,亦不能说。他和萧景琰,隔着琅琊阁门人,琅琊山百姓的血泪,隔着琅琊大火,他们之间又一次山海之远。

老阁主看蔺晨不说话,也知道他这个脾气倔,就算是亲爹也没用。索性不劝了,准备给他取血解毒。

“一会儿我给你下刀取血,你自己也得运功逼毒,一定让毒都汇聚心脉。一旦出了岔子,我也救不了你。”

“儿子明白。”

“会很疼,比你现在还疼,你要忍住,无论如何不能散了真气。”

“是。”

蔺晨的汗已经湿透了衣衫,连被子都微微起湿。轩清端着煮好的刀毛巾和开水进了房间,老阁主见状也不耽搁,立即把蔺晨扶了起来准备动手。

“老阁主,陛下来了,他在外面守着。”

“嗯知道了,他不进来添乱也无妨。”

“景琰?他来了?”

“是,先生。”

蔺晨看向了门口默默无言,终究是闭上了眼:“父亲,动刀吧。”

“轩清,你从后面扶住他,一会儿千万不能让他疼的乱动。”

“是。”轩清从后面半扶半抱用了十分力固定着蔺晨。

蔺晨勉力运起真气为自己逼毒,真气的每一丝游走都让他的痛苦越发分明,几乎像是有刀子在他的血脉里一点点的劈开皮肉,他疼的身子微微颤抖,却咬牙不出一声。

“疼了就喊。”老阁主吩咐着,手稳稳的下了刀。

血就这样涌出来血腥味弥散在空气里,掩盖了蔺宅原本的淡淡翠竹香气。萧景琰立刻闻到了这气味,他知道蔺晨在屋里生死一线,他恨不能拜遍滿天神佛,只求蔺晨能够平安,他萧景琰愿意以命相抵。只恨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老阁主用内力护着蔺晨的真气在体内慢慢游走,不让心脉的毒散开。蔺晨痛不欲生,死死要紧牙关,他不能喊,景琰就在门外,他不想让他更担心。

“凝神静气!”老阁主察觉他的分神,立刻出声提点。

蔺晨凝神运功,真气渐拢。老阁主一见血色转红立时点了蔺晨几处大穴止住血流之势,敷上生肌散,包扎伤口。蔺晨已经是强弩之末,浑身提不起一点力气,只靠着身后的轩清勉强维持着坐起的姿势。

老阁主又把了把脉:“算你小子有造化,毒这下是除尽了。”

“儿子不孝,让父亲大人担心受累……”蔺晨话没说完已经沉入一片黑暗之中。

轩清慢慢扶他躺下,老阁主看着自己儿子消瘦苍白的样子,深深叹了口气。

“老阁主,蔺晨他如何了?”

“有劳陛下挂念,他这命是保住了,现在昏睡过去了。”

“那朕能不能见一见他?”

“他还睡着,陛下见又有何用,何况屋里一片血污,恐冒犯陛下圣驾。”

“老阁主,朕只想见见他,确定他没事就好。”

老阁主看萧景琰的焦急情状心下不忍也不再阻拦:“您进去吧。”

“多谢阁主。”自从蔺晨领军出征,两个多月未见,萧景琰终于再一次看到蔺晨。

 


评论 ( 34 )
热度 ( 135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