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38)蜜糖与刀锋

萧景琰推开门,轩清正在忙着收拾给蔺晨取血留下的一片狼藉,盆里的毒血和水掺杂在一起泛着可怖的光。萧景琰不忍再看,只细细描摹着蔺晨的睡颜,到底有多久没有这样看过他了?又或者萧景琰从没这样看过他,在围场,在吴州,在议事厅,在蔺宅,没有一次是这样的心境。从没这样坦荡,心底最深的秘密被自己揭开,被蔺晨揭开,漫长黑夜终到尽头。每一眼都再不是偷的,这是蔺晨,他的蔺晨,每一眼都可肆意缠绵缱绻。大梁,天下,母后,祁王兄,先皇,小殊,他都不去想,就这么看着。深情如刀,把蔺晨的模样刻在心里任是谁都抹杀不得。

遇到蔺晨之后,他总算明白了小殊和霓凰的感情,这世上比爱他更痛的事情,就是不爱他。

情不自禁,甘之如饴。

轩清收拾好屋子,萧景琰要他重新打了一盆水端进屋里。怕蔺晨冷,屋子里炉火生得旺,暖烘烘的。只是蔺晨疼的汗湿重衫,连被子也带着湿气,如何能够舒服?萧景琰让轩清帮着在另一张床上铺上被褥,他则拧了手巾,帮蔺晨擦身。他也算是个武人,平日里在军营待惯了,此刻伺候起蔺晨也不知多少算是足够温柔,只拼上所有的细心努力。小心翼翼的避开伤口,全身上下仔仔细细一丝不苟处处又轻又快的擦拭,即使一直嘲笑他的林殊见了也得说水牛转了性。

收拾好了,给蔺晨换了衣物,再把他抱去另一张床上。忙完这一切,萧景琰握着蔺晨的手忽然笑了。这世上还有多少惊喜?就在刚才,他还觉得那样看着蔺晨就已经是天地间最大的幸福,可是刚才一番忙碌,他只觉得更加欢喜。守着他,为他尽心,证明这世上最不需证明的事情,他待他的心。

“蔺晨。”萧景琰低低的唤他。

蔺晨没有回应,萧景琰不着急,他有的是时间等着。他不知道自己有多久,只知道,有多久就给多久,终究是他萧景琰完完整整分毫不差的一生。

他不知看了蔺晨多久,蔺晨忽的迷迷糊糊说起胡话。

“景琰……景琰。”叫的是他的名字,他应着每一声。

    渐渐胡话越说越多,蔺晨的脸上也全然是痛苦之色。

“琅琊阁……琅琊山。”

“夏侯铎……萧庭生”

萧景琰如闻惊雷,萧庭生,这场滔天祸事的罪魁祸首,不是他又是谁?

萧景琰一直以为庭生还是掖幽庭里那个偷偷看书识字的瘦弱少年,一转眼,他已经是五珠亲王了。蔺晨不是没有提醒过他,庭生太小,太多的荣宠有害无益。可是萧景琰总是忍不住对庭生的封赏,他想要尽力弥补庭生少年时受过的苦难,而他赐予的一切又如何抵得上祁王兄在世能给予庭生的?庭生出落得越发像祁王兄当年的样子,只能让萧景琰更加偏爱。满心的心疼不忍却没想到会让庭生真正成了手段狠辣之人。

萧景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教给了庭生什么,他和小殊的策划筹谋或许都让庭生变得越来越冷硬。最是无情帝王家,庭生终究也未能幸免。只是如庭生所言,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大梁为了萧景琰。从小就是去一切的人更加难以忍受失去,自己所爱的一切都要牢牢的抓在手里才能安心。这些年来,萧景琰还是没能让他安心,那个在掖幽庭里惶惶不可终日的萧庭生并没有真正被救出来。

蔺晨为了杀夏侯铎不惜以身涉险,那么庭生呢?

萧景琰不能想象有一日蔺晨杀了庭生,他要如何自处。自从那日之后,战英带人圈禁了庭生。后来琅琊大火,萧景琰以庭生师出琅琊阁为名,要庭生自呈奏折,为师门祈福,迁居京郊栖霞寺,变相削了他的亲王荣宠。战英和蒙挚更是安排了数百精锐高手驻守,名为守卫实为囚禁。

这一切于蔺晨,于琅琊阁远远不够,可是萧景琰已别无他法。


-----------------------------------------------------------------------------

似乎是有史以来最短小的一章,我错了,我检讨!


评论 ( 35 )
热度 ( 108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