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39)

蔺晨病的这些日子,江左盟,琅琊阁等等各色江湖势力纷纷登门探望。江左盟就不用说了,黎纲作为盟主亲自来了蔺宅。以前琅琊阁在江湖中保持中立,江左盟却是效忠大梁国的,明面上的来往甚少,如今也不须顾忌了。江左盟此次保护琅琊阁出了不少力,更是公开在江湖上发出通告,江左盟琅琊阁自此荣辱与共,共同进退。

黎纲看蔺晨病着也不好久待,留下了旧日安排在金陵的暗桩名册和一堆珍稀药材。吉婶本就放心不下蔺晨,黎纲这次来,她也主动要求回蔺宅操持,老阁主也不推辞,这么大的宅院总要有人打理。琅琊阁的众人陆续安顿好,往日伺候蔺晨的人自然也赶来了蔺宅,冷清的蔺宅渐渐的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江湖上只有两种帮派,琅琊阁有交情的以及想和琅琊阁有交情的。朝堂之上的大臣们也对蔺晨的身份十分看重,他又与蒙挚一起击退敌国联军,立下大功,圣上恩宠日隆,自然也不能放弃攀附讨好。一时间,蔺宅门庭若市,门槛都快被踏平了,老阁主也懒得应酬,除了江左盟和琅琊阁的自己人,其他人一律以蔺晨病着不能见客的理由谢绝了,送来的奇珍异宝倒是和蔺晨一样照单全收。

蔺晨昏迷的十日,萧景琰日日秘密前来探望,照顾蔺晨的事儿只要他在必然亲力亲为。老阁主看在眼里真真是理解了为什么林殊,蔺晨一个个都愿意全心辅佐。重情义于帝王来说是利是弊或许并不分明,对于蔺晨和琅琊阁,则全然是件好事。蔺晨终究是要当起这琅琊阁的重担的,如今看来,他也能安心隐居山野不问世事了。

萧景琰日日去蔺宅照看蔺晨,他想过是不是该保持距离以免老阁主看出些端倪。然而几经生死,他已经不想再去顾及这些,他和蔺晨之间,他再也不想顾及别人。

蔺晨终于醒来,醒的时候萧景琰正背对着他拧着帕子准备替他擦擦脸。待到回转过身来他就撞上蔺晨一双清亮的眸子,遭逢大病却丝毫不减风采。萧景琰握着帕子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时间空动了动唇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声音还未找回,眼眶已经止不住的红了。

“景琰。”蔺晨久未言语,声音低哑微弱,听在萧景琰耳里却如惊雷。

终究是忍不住,萧景琰一步走到榻边抱住了蔺晨。“你总算是醒了。”

“景琰。”蔺晨回手抱住萧景琰。萧景琰怕碰上他的伤口不敢用力,抱着他却还是微微发抖。蔺晨知道,他在前线昏迷之后的那些日子萧景琰一定为他劳心伤神寝食难安。他怎么会不懂萧景琰的害怕,毕竟在毒发之时他脑子里只剩下一件事,那就是他真的很怕再也见不到萧景琰。

“蔺晨,你要是再敢这样以身犯险,我一定斩了你!”萧景琰松开抱着他的手,瞪着蔺晨,刻意用着恶狠狠的语气说。

蔺晨苍白的脸上泛起笑意,颇有些往日的神彩:“陛下,红着眼睛说狠话可真叫人害怕。”

“蔺晨!”

“放心,一定。”蔺晨握了握萧景琰的手。

“嗯。”

萧景琰低下头瞥见手中的帕子已经把衣袍沾湿了一块,忙拿起来重新倒了温水拧过再递过来给蔺晨擦额上的冷汗。

蔺晨看他做的轻车熟路想也知道怎么回事:“景琰,这些天你都在这里?”

“也没有都在,只不过日日来这里守你一会儿。”

“你贵为天子,日日在我榻前守着,文武百官必起议论。”

“我是悄悄来的,就算被知道了,你也是大梁肱骨之臣,为国负伤,我这是笼络人心。”

“强词夺理。”

“天子就是理。”

蔺晨见萧景琰如此说,虽不反驳也不接话,倚在榻上合眼假寐。

萧景琰看他半天不言语,也软了口气:“自你病了,来看你的人都快踏平蔺宅的门槛了。任什么江湖的小门小派,朝中的大小官员都来得,偏我来不得?易地而处,要是我重伤,你就能忍得住不来看我?”

萧景琰话里带着委屈,蔺晨如何还能僵持,一睁眼就看见萧景琰泛着水光的鹿眼,任谁也没了脾气。“景琰,你待我的心我如何不知。只是你我身份尊卑有别,江湖朝堂,容不得我们任性,琅琊山的代价难道还不够惨烈吗?如果不是我一时任性,琅琊阁如何会遭此大劫?”蔺晨讲起琅琊大火,一时哽咽难言停了半晌方又开口。“蔺晨荒唐无知,曾想只要能守着你,就是做琅琊弃徒又如何?可上天偏要让我此生再难与琅琊阁脱了关系。如今,我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琅琊阁,如何能够不顾天下人的议论?蔺晨死不足惜,只是再不能带累琅琊阁分毫。”

“蔺晨,琅琊阁的事是我对不起你,你不是琅琊阁的罪人,我才是。”

“你非琅琊阁中人,这次之事因我而起再怪不得你去。我爹也说了,琅琊阁为苍生计虽未涉朝堂却从未真正舍了辅佐天下之主的心。这次若没有你下旨照拂,琅琊阁众人更是无处安身。”

“琅琊阁众人都安顿好了,只要是愿意接受大梁照拂的,都已经在行宫安顿了,老阁主派人亲自组织,朝廷官吏并无过多介入。他们也都自由来去,我特意叮嘱了绝无人敢为难他们。”

“多谢你景琰。”

“蔺晨。”

“景琰,关于我们……”

蔺晨稍稍犹豫,萧景琰便出言打断:“你还病着,有什么都等以后再说吧。我去叫老阁主进来帮你诊脉。”说罢起身,想要去叫老阁主。

“景琰……”蔺晨轻轻拉住了萧景琰的手,萧景琰停住了身子,只紧紧握住蔺晨的手,轻轻的摇一摇头,再没说话。

萧景琰在等蔺晨的决定,他拦得了一次却不能再拦第二次。

蔺晨终究是轻叹了一声松了手,萧景琰没有说话,起身去找老阁主。

情深缘浅,为之奈何?


评论 ( 23 )
热度 ( 114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