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41)往后恢复日更啦~厚颜无耻地请以工作日计算

蔺晨的伤虽好的缓慢终究是在慢慢恢复,养伤这些日子他和景琰日日相见,萧景琰执意要守着他,他也恣意让萧景琰守着。喝茶聊天弹琴作画两人恍如江湖闲散人隐居闹市。如此一来药也是甜的,痛也是甜的,日日的叨念更是蜜语甜言。

到了养伤的第三个月,蔺晨闭门不出的日子到了头。太后娘娘下旨宣蔺晨入宫觐见,顾念他的伤势,特地赐了轿撵允他禁宫乘轿撵代步。蔺晨心知他的逍遥梦终究要醒,早已料到会有此一诏。

“臣蔺晨拜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长乐无极。”蔺晨刚要下跪行礼就被太后娘娘起身扶住。

“蔺大人有伤在身不必多礼。来人,赐坐。”

蔺晨依言坐下却也不多客气,只是问道:“太后娘娘今日召见臣下不知所谓何事?”

太后听得蔺晨此言,屏退左右方才开口:“大人尚在病中,哀家本不愿打扰,只是哀家尚有两件事恳请大人襄助。”

“微臣惶恐,何德何能让太后娘娘如此说,太后吩咐莫敢不从。”

“您是小殊保荐之人,又和景琰情谊深厚,哀家与您不欲讲臣子太后之礼,便唤您一声先生吧。蔺先生为大梁江山殚精竭虑披肝沥胆,哀家替景琰,替大梁百姓像您道谢。”说罢向着蔺晨就要施礼,蔺晨哪里肯受,赶忙出手相扶。

“太后娘娘折煞蔺某,您是景琰的母后,小殊亦待您如母,我是他二人知己挚友,怎能受您的大礼。”

“先生既如此说,哀家便权以您知己母亲的身份求你。”太后娘娘握着蔺晨的手起身,定定说道:“第一件事,关于庭生。庭生乃祁王血脉,是祁王在世唯一的儿子。哀家知道他在冠礼上点破了先生的身份,琅琊阁遭逢战火亦与此不无关系,但是哀家还是想求你。他还小做事冲动难以周全,引此祸事绝非他所愿,求先生留他一命。”

蔺晨默默松开了扶着太后娘娘的手,垂下眸子低低应道:“蔺某怎敢图谋皇室宗亲性命,太后娘娘若有担忧当治蔺某之罪,怎能相求?”

“先生为了取夏侯铎的性命不惜以死相拼,庭生惹此大祸,哀家如何能够放心?如果先生执意要他性命,只怕庭生命丧黄泉亦是无声无息。”

“太后娘娘高抬琅琊阁了,庭生的命在圣上手中,蔺某做不得主。”

太后听他此言,知他是应了绝不动庭生的性命,心中感念:“哀家知先生非是不能,而是不愿,先生胸怀,哀家感佩。”

“太后娘娘谬赞。”

“这第二件事是关于景琰。景琰自小少言内向,深交的朋友不多。除了小殊,只有你能让他引为知己。先生适才答允哀家不取庭生性命,不是为着哀家,不是为了大梁,是为景琰,你视他重于己命。你二人……”

太后娘娘停住没有说下去,蔺晨只垂眸不语。太后娘娘想想才又开口:“先生说过要助景琰一统天下。哀家请教先生,子嗣稀少大位不稳,朝堂后宫皆难安定为皇室大忌,是也不是?”

“太后娘娘心中早有定见,何谈请教?”

“先生明白哀家何意。”

“蔺某病重,圣上仁厚,恩宠甚隆逾越君臣之礼,乃臣之罪。此后自当恪守人臣之道,不越雷池半步。圣上乃不世明君,臣必扶助圣上一统天下以慰巍巍琅琊。”说罢不顾伤口,行了叩拜大礼。蔺晨因为认定萧景琰是结束乱世的明君圣主,才一步步让琅琊阁陷入万劫不复。琅琊大火之后,他又如何能够因为私情阻碍景琰一统天下的大业?从蔺晨醒来起,他就知道会有今天,只是那日景琰没让他说下去,便没有了再开口的勇气。

终究躲不掉,逃不过。

太后见他如此,心中一阵不忍:“先生,哀家……”

“太后不必多言,太后娘娘为大梁,为圣上之心,蔺某怎会不知?即使不涉大位,仅为了他日史书工笔,蔺某亦不能引圣上入歧途。”

“得先生如此相待,是景琰之幸。”

蔺晨出宫时,时至傍晚,迷蒙的小雨笼着整个金陵城,抬眼望去,琅琊山水似掩藏在这斜风细雨之中。

——————————————————————————————

莫名觉得自己写了三千字,结果一看,实在对不住。不过好消息是,明天平安夜公司放假半天,我有更多时间更新。而且会恢复日更~

我妈也真是够够的,她知道我停更了几天居然说要夜里偷开我电热毯,热醒我,以此警告我要对读者负责。吓的不敢睡了!!!

PS:俩人不会像之前那么甜,但是不会真的变君臣的!会有很甜的HE,对着电热毯发誓!

评论 ( 46 )
热度 ( 101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