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43)景琰有情有义有脑子!

匕首落地刀锋与青石板击出清越一声,庭生跪坐在地,肩头的血迅速晕开,衣袍上鲜红一片。蔺晨站在原地没有转身,他不知道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萧景琰会如何反应,他等着萧景琰的裁决。

萧景琰赶上前来,庭生并不理肩头伤口,恭敬行礼:“儿臣见过父皇。”

萧景琰赶忙扶住了庭生,“免礼,都这样了还行什么虚礼,先进屋处理伤口。”

“是。”庭生跟着萧景琰往佛堂去,蔺晨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进去。

萧景琰已经帮庭生脱下了外衣,正在查看伤口。“伤口略深,好在没伤着肩骨。你这儿有伤药吗?”

“佛堂并未备下。”

萧景琰这才转身看向蔺晨,“你可有伤药?”

蔺晨从怀里取出紫霰散要递给萧景琰,萧景琰刚要接有收回了手:“还是臣来吧。”

萧景琰不答,只让开了位置让蔺晨得以上前查看庭生的伤势。

不过是划伤,也未伤着经脉,蔺晨帮庭生止血上药,不过一刻的功夫就包扎好了伤口。

萧景琰只看着他动作,不发一言,除却最初对庭生流露的关切之外也并未与庭生再做交流。等蔺晨这边把庭生的伤口收拾妥当,萧景琰才再次开了口。

“今日之事……”

萧景琰未及说完,庭生已经跪在萧景琰身前抢先说道:“父皇,今日之事全是儿臣一人过失。自从儿臣在冠礼上莽撞行事以来祸事不断,蔺先生自不必说,大梁更因儿臣之举兴烽烟战火。儿臣难辞其咎,惴惴不安。今日蔺先生来只欲废儿臣武功,并不想伤害儿臣。只是儿臣幽禁期间日日盼着能为国领兵,以恕己罪,是以暗下决心,希望以身相抵才会故意激先生出手。私心想着若是侥幸活的一遭,先生必不至再废儿臣武功,还能为国尽忠。所以,儿臣的伤是儿臣咎由自取,并不是先生的过失,望父皇明鉴。”

“哦?如此说来,这一番担当倒也不算辱没了皇家。你的伤朕会派人来照顾,只是除了朕派的人,再不准叫外人知道今日之事。”

“是。”

“庭生的一身武艺出自琅琊阁,蔺晨身为阁主如何处置是江湖规矩,朕不干涉。”说罢信步出了佛堂。

蔺晨看了看萧庭生,沉吟半晌终究只答了一声:“罢了。”也起身离开去追萧景琰。

蔺晨出了佛堂,萧景琰就站在廊下等着他,赶忙快步走去。

“景琰。”

“蔺阁主找在下何事?你自有手眼通天的本事,还需要和萧景琰说些什么?”

“景琰,我不该伤了庭生。”

“呵,蔺晨你我如今的情分,你竟然觉得我是气你伤了庭生吗?是,他是祁王兄的遗腹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对他自有情分在,让我杀了他我下不了手。可是终究他是毁你琅琊阁的人,你废他武功也好,真的出手伤他也罢,到底我是没资格袒护的。我气的是你不相信我!瞒着我来见他不说,就说你自己还有伤,现下内力连我都不如,居然贸然和他动手,你的伤复发了怎么办?”

蔺晨心中暖意无限,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声:“景琰。”

萧景琰一双鹿眼瞬也不瞬的望着蔺晨:“萧景琰拥有的多少都是这大梁百姓江山社稷的,只有这一颗心,只是你蔺晨的。”

蔺晨如何能够不为这番话而动容?这样一个萧景琰,至真至诚举世无双,他说是他的。蔺晨看着那双澄澈的眼睛,他想用一生遍赏他眼中的星辰,他想白首韶华都与他相伴。可是正如萧景琰所说,萧景琰的一切是大梁社稷的,他蔺晨的一切如今也是琅琊阁的。只有心够不够?

“景琰,你的心意我怎会不知?你的心亦如我的心,别无二致。蔺晨得你真心相待,死而无憾。”

萧景琰情急之下说的坦然,现在被蔺晨这么一脸深情的望着反倒不好意思起来。“所以,庭生他……”

“庭生他到底是皇室宗亲,你的义子。才刚行冠礼荣宠无限,如今不明不白的圈禁此地,朝野必然议论纷纷。所以,待时机合适你还是解了他的禁足吧。我原是想着,庭生城府颇深,狠硬执拗,废了武功安心些。如今想来,也无甚必要。”

“你当真希望我解了他的圈禁?你不必过分顾虑我。”

“自然当真,你身为君上自然事事以大梁为先,如今你子嗣单薄,义子又突遭圈禁,万一人心不稳国政必然艰难。”

“你若真心,那自然好。说到底这连番祸事并非他所愿,刚才一番话亦是情真意切。你说他城府颇深,也未见得。可能只是手段偏激了些,希望经过这一次能够得些教训吧。”

蔺晨深知景琰对庭生存有希望,空口无凭他也说服不了景琰,左不过他多着人替景琰盯着庭生便是。庭生若果真心怀不轨,早晚会有行动,留着他武功只会让他更加放松警惕而已。如果他真的错怪了庭生,确实本性不坏,那也算是给了他机会证明。

心中有了计较便也不再坚持:“他本性如何或许我看的不准,只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莫要轻信便是。”

“嗯。”


评论 ( 25 )
热度 ( 110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