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44)都说景琰没脑子,吓得我剧情都推进了

栖霞寺一事后,蔺晨正式病愈回了朝堂,在蔺晨的坚持下景琰亦再没有去过蔺府。太后娘娘说了什么景琰并不曾问过,蔺晨的态度说明了一切。景琰自问不怕朝野议论史书工笔,可是蔺晨呢?蔺晨如今是琅琊阁主,若真因他们之私让天下人以为蔺晨因龙阳之癖不惜献上琅琊阁,江湖庙堂哪儿又有他的容身之处。互通心意却又只能恪守君臣之礼,再没有为飞流讨点心亦或是议事厅的同榻而眠,无形之中重山相隔,相见亦相思。

景琰与蔺晨的关系陷入胶着,各国的动作却从未停止。琅琊阁接报自与大渝东魏一战后,各国见识到大梁的实力俱有担忧,大渝已经准备派使臣游说各国联合抗梁。

“大渝被连番挫败居然仍有意窥视我大梁,真是可恶!”萧景琰一掌狠拍在蔺晨的奏折上。

“不必介怀,大渝此举是正中下怀才是。臣本就想提请出使北燕南楚,游说两国成为大梁盟国,大渝此举正使得此次出使名正言顺。大梁要一统天下自然少不了盟国,大渝民风剽悍好勇斗狠,拉拢不得用作各国靶心倒是十分合适。”

“北燕南楚,你可有把握?”

“北燕新君原是长苏与臣合谋捧上位的,那时虽说是为了让长苏得到誉王与太子的重视实际也为大梁将来的盟友考量。与大梁结盟稳固了北燕江山,与臣的私交亦能两全,于情于理他都不会拒绝。至于南楚或许要费一番周折,毕竟臣也曾是南楚国师,相信不会有问题。”

“太好了,有了这两国为助力,大渝亦不敢轻举妄动。依朕看还需派一队人马出使其他各国,哪怕不能结盟也尽力使其保持中立。”

“圣上果然思虑周全,出使之人心中可有人选?”

“有,相必这个问题你早就考虑到了,你属意何人?”

“不若仿古人?”蔺晨眼角带笑。

“好。”萧景琰心领神会。

两人提笔书成,同举案边,雪白宣纸之上浓墨写就两个“阙”字。

“言侯爷总要让预津看看什么叫做宝刀未老。”

“不如……”

“预津做随使。”

“正是,这次出使,绝不叫言侯爷单枪匹马只凭能言善辩,琅琊阁有厚礼送上。”

“哦?琅琊阁又有什么锦囊妙计?”

“琅琊阁号称通晓天下事绝非虚言,既已涉身又怎能不叫着天下人知道知道琅琊阁的手段?君上以为当年滨州侵地案,兰园藏尸案桩桩件件长苏又是怎么知道的?琅琊阁要想,各国朝臣都能握在手里,如今且让言侯爷挑拣挑拣总有好戏。”

“长苏曾说江湖之上江左盟做主,如今看来,怕也不尽如此。”

“江湖虚名琅琊阁想来不屑相争,现下六千子弟归了大梁,总抵得十万雄兵。”

“你倒毫不谦虚。”

“这已经是谦虚了。”

“好,既如此,你何日出发?”

“总要待大渝使臣出了国门,臣亦可以与言侯爷商讨一二。”

“嗯,你的伤也可以多养一阵子。出使山长水远舟车劳顿,伤口养不好,你的底子再好也耐不住折腾。虽是出使,到底别国凶险难测,不如朕让战英跟着你?”

“臣号称神医圣手天下第一绝非浪得虚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战英是皇上亲随,还是守在君上身边的好。”

“朕身在大梁哪里有什么危险,何况战场几番生死,朕还是有能力自保的。”

“君上身为国君,身处大梁之凶险未必比他国少得半分,何况战英如非战事只护佑君上,如今随臣出使,难保不让他人徒生臆测。”

“如此……也是,琅琊阁江左盟自然不缺高手,你多加小心顾全自己吧。”

“嗯,天色不早,臣告退。”

“嗯。”

萧景琰看着蔺晨转身出了议事厅的门,厅门将沉沉夜色关在门外,厅内的灯火却更加昏暗。从今往后,议事厅内惟有君臣。

——————————————————————————————

景琰真的是有脑子的,相信他!

评论 ( 30 )
热度 ( 86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