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45)红豆生南国

蔺晨离开金陵一月有余,萧景琰日日忧心,要不是日暮飞鸽带的只言片语,怕是真叫寝食难安。今日暮色方兴萧景琰就已经等着蔺晨的信鸽,直到夜深才总算等到,小小信笺上书:“抵楚,平安,勿念。”萧景琰将信笺妥帖收好,转回案边,思虑着该回些什么。千言万语满怀相思,终究亦只回了六个字:“京中平顺,早归。”他二人言语之中已不敢过于亲密,白纸黑字自然更加小心。

细细卷了信笺要往鸽筒存,却发现鸽筒底部似乎还有一物,待到取出来灯下细看,却是一枚红艳诱人的海红豆。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知其心者,天下唯有景琰一人。

南楚特有的相思子通体正红,生的圆润饱满,怕也是因为多带了此物,鸽子才会晚了几个时辰才到。萧景琰有心回赠些什么,一怕被人截下鸽子看出端倪,二怕这鸽子不堪其累,细想半刻,伸手拆了头冠,取一缕青丝仔细扣在信笺之上,才将信笺放回鸽筒。蔺晨用的鸽子久经训练,鸽筒装好,便振翅飞天,不一会儿便消失在金陵的夜空之中。

言侯爷和蔺晨出使在外,兵戈暂歇,萧景琰在金陵虽然安稳却难轻松。蔺晨走前曾呈上琅琊阁密报,江南风向异变,怕是旱灾之兆。沈追带着一众能臣积极筹谋应对之法,为了长治久安更是提议兴修水库蓄水灌溉,力保江南梁田旱涝无碍。为着水库修筑之法,在萧景琰面前亦是论战了数日,才终于尘埃落定。河工,水库修筑与征战,赈济一样为国家要务,国君不便亲临亦须皇族子弟巡查方显重视。庭生如今解了禁,在大殿之上求办此差,景琰亦无不允,只着他好生办差不能有失。

圈禁庭生本是萧景琰的意思,虽那日在栖霞寺蔺晨说过因适时起复,萧景琰也没有想要立时解禁。蔺晨出使前却极力怂恿他起复庭生,甚至要念在他自请为师门祈福的孝心,加封郡王。萧景琰坚决不允,蔺晨才说出了他的打算。

“君上不封这郡王,臣如何能够说动南楚?”

“庭生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勾结南楚,他封王如何与南楚结盟有关?”

“他确实没有胆子勾结南楚,可是臣有。”

“你休要胡言。”

“臣没有胡言,南楚如今实力雄厚,亦有问鼎中原之心,如何能肯轻易与大梁结盟?是以臣须得以琅琊阁作礼,与南楚暗中勾结,劝服南楚与大梁结盟,共图大业。待两国争锋之时,臣与琅琊阁必暗助南楚里应外合。这个条件南楚定不会不动心,只是,臣须得给南楚一个理由,为何臣会背叛大梁。”

“因为庭生?”

“正是,庭生揭穿我琅琊阁身份之事众人皆知,前后因果虽能察者寥寥,南楚的密探却绝不会错失。君上加封郡王,重用庭生,便是臣背叛大梁之因,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南楚不得不信。”

“这个主意虽好,只是万一稍有不慎,盟友变仇敌,你与琅琊阁更是会成为南楚心头大患。”

“所以一旦行事,须得滴水不漏,臣已计划多时,君上不必忧心。”

“既然如此,如此行事亦无不可,只有一件,万事以安全为上。大梁能与南楚为敌,琅琊阁不行。”

“是。”

是以萧景琰把差事交给庭生,尚未办成已经先赏了一次,嘉奖他为国之心。慎郡王萧庭生一时风光无限,朝野上下无不趋附。慎郡王府门前拜访之人络绎不绝,庭生甚少见客亦不收字画金银,面上恭顺私下却安排心腹结交机要重臣,定期相聚密谈。此一事琅琊阁密报蔺晨,蔺晨在萧景琰面前未置一词,只让琅琊阁弟子继续秘密打探不可松懈。

毒不入骨如何能够刮骨疗毒?


评论 ( 37 )
热度 ( 91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