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46)鸿雁归

蔺晨的出使尚算顺利,南楚大殿之上递交国书礼单慷慨陈词两国结盟之益。南楚君臣虽免不了明里暗里的为难,凭蔺晨的三寸不烂之舌全然未落下风。

“大渝亦有意与我大楚结盟。大梁大楚于云南对峙近百年,素有纷争,大楚何以舍大渝而取大梁?”

蔺晨抬眼瞧见问话者正是上次南楚兴兵攻梁时霓凰郡主手下败将韩青,脸上没有恼意反倒带笑:“大渝东魏联军被我大梁一举击溃,在下不才更是三军之中取得上将首级。大渝外强中干却狼子野心如何能与大梁相提并论。大楚舍大梁取大渝,岂不笑话。难不成要效仿东魏。诚然,大梁大楚南境素有争端,此时岂不正是化干戈为玉帛的良机?大渝与大楚相邻国土乃是荒漠,无有争端乃是常理,但大渝民风彪悍狼子野心,大楚岂能因此而信之?”

“可是——”韩青还想说些什么,就被南楚国君宇文肃打断了。

“好了,诸位卿家问也问的不少了。寡人以为,大梁使臣千里迢迢而来,舟车劳顿,多番诘问非大楚待客之道。大梁大楚如今和睦交好自是不变,两国结盟事则关重大不可仓促。依寡人之见,不如贵国来使先去驿馆休息,容寡人与众卿家商议再做定夺?”

蔺晨深知宇文肃心思缜密乾坤独断,朝臣只要不上下一心极力反对,结盟之事就只有宇文肃一人裁决,是以现下略偏向大梁的局面已是极好。他在南楚出任国师之时虽以纱遮面不见外臣,宇文肃等皇族子弟确实未曾避讳的。此次出使,大殿之上识得他这张脸的至少也有五人,却均作不知。可见,这真正的考验还在后头,思及此处蔺晨自然满口感谢大楚国君仁厚,带着随行众人回了驿馆。

果不其然,到了傍晚时分宇文肃派人密召蔺晨进宫相谈。

行至殿门,指引太监恭敬退下,只让蔺晨自行入殿。“皇上就在殿中等着尊师。”

蔺晨依言入内,只见大殿之中只有宇文肃一人并无其他侍从。

蔺晨恭敬行礼:“大梁使臣蔺晨,参见大楚陛下。”

宇文肃从手上的奏折中抬起头看着他,半晌才答:“辰国师,你叫寡人好找呀。”

事已至此,无须遮掩。“臣愧对陛下圣恩。”

“辰国师,大楚上下待你不可谓不敬重,寡人也自认对你格外恩宠,缘何不告而别?”

“蔺晨本为江湖人,骄狂无知,为友赴大楚。得陛下错爱,得封国师。臣自问身为国师并无玩忽懈怠。然则初心不正愧对圣恩,陛下恩宠愈隆,臣日日惶惑不安,深觉无颜面对陛下,是以不辞而别。”

“哦?那辰国师何以成了大梁重臣?”

“只为挚友之愿。”

“辰国师倒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臣愧不敢当。”

“一派胡言!你分明从未把大楚放在心上,枉费寡人对你信赖有加,长公主甚至为你终身不嫁!如今做了大梁重臣居然还有脸来见朕。”

“臣所言句句属实!只是臣轻狂无知,那时一心想做江湖游侠,大楚大梁都是因为友人所托。所谓大梁重臣,臣愿亦想辞官归隐,只是一时不察,慎郡王萧庭生揭开了我琅琊阁少主的身份。东魏大渝借此兴兵攻梁,琅琊阁毁于战火,如此大仇臣不能不报。”

“所以,辰国师是想誓死效忠大梁?”

“萧庭生亦是毁我琅琊阁罪人,而萧景琰知其始末,却丝毫不顾及臣衷心效忠之情,一味偏袒萧庭生。如今他封了郡王,恩赏不断,大梁满朝文武无不争相攀附。可怜琅琊山火未息!东魏大渝大梁,皆是我琅琊阁仇敌,臣斗胆请陛下为琅琊阁报得此仇,琅琊阁必倾力相助。”

听到这里,宇文肃终于有了一丝笑意,放下手中的奏折,身子向蔺晨的方向倾了倾。“你琅琊阁如何值得寡人于其他三国相争?”

“因为琅琊阁能够助陛下一统天下,开创万世基业。”

“口气不小。”

“琅琊阁号称知天下事,并非妄言。臣斗胆请问陛下,今年汛期,大楚预备如何应对?”

“都水台、都水监、都水司估计今年雨水不足,汛期河堤足以抗衡,蓄水应对旱灾更为要紧。”

“大错特错,据琅琊阁所知,今年风向异变,春旱正是夏涝之兆!陛下须得着人紧急加修云岭至盘龙一带堤坝,否则必生洪灾。”

“洪水何以在那一带暴涨?”

“非也,洪水将会全线暴涨,只是云岭至盘龙一带堤坝修浚甚为潦草,根本无力抵御洪水。当年主事蔡中希大人挪用河工银钱盖纳妾宅院,河堤尾段苦于无钱,只能偷工减料。此次洪水迅猛却不持续,上游堤坝只需撑得一时,下游有大渝与大楚之间荒漠就算决堤亦无损大楚。”

“此言当真?”

“臣愿以项上人头担保,不出两月大楚水吏必然奏此变故,只是怕为时已晚。”

“若你所言坐实,琅琊阁倒真是不可小觑。即便如此,能以天下相报未免托大。”

“如今天下诸国,以大梁,大楚,大渝三国国力最盛。大渝如今与大梁势不两立,正是大楚得天下之机。大楚与大梁结盟,协助大梁灭得大渝,东魏东海不成气候,自然手到擒来。而大梁与大渝连番攻伐,国力必损,大楚以逸待劳,待到二分天下何愁不赢?臣如今为大梁重用,萧景琰对臣甚是信任,臣为内应,里应外合必叫江南易主。”

“如此寡人亦可保持中立,只叫大梁大渝互相攻伐便是。”

“如果大楚不与大梁结盟,这大渝千里国土岂不尽落萧景琰之手?更不用说东海东魏等一众小国。”

“卿倒是考虑周密。”

“陛下深谋远虑,相必早已想到,有此一问不过是在考臣下。”

宇文肃听他如此说不由笑了:“国师向来通透。”说罢起身走向殿中一处暗柜,取了一只精细雅致的玲珑玉瓶握在手上。

“辰国师,那寡人再考你一题。”

“陛下请说。”

“寡人如何信你?”

“琅琊阁将奉上敌国机要情报,洪水预警便是一例。”

“不够。”

“陛下待如何?”

宇文肃将玉瓶递给蔺晨,“鸿雁归。”

蔺晨闻言面色无波,只接过玉瓶,倒出一粒药丸服下。

“好。”


评论 ( 43 )
热度 ( 89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