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47)讲真越更越少是我的错,以后每次至少两千吧。

宇文肃面露赞许之色,“生死置之度外,高人。”

蔺晨知道宇文肃话外之音:“陛下玩笑了,以命取信,臣无虚言自然不怕。”

“国师所言寡人自无不信。鸿雁归乃大楚密药,每三月服药一次可保无虞。国师曾说,两月之内大楚水吏必察洪灾之兆,寡人便许你三月。若是倒时风平浪静……”宇文肃看着蔺晨并不说完。

“点到为止,臣明白。只是臣尚有一事不明。”

“国师知晓天下事,又有何需要问寡人的?”

“纵知天下事,陛下圣心臣亦不敢妄自揣测。”

“哦?既如此,但问无妨。”

“陛下早知臣的医术独步天下,琅琊阁又更是号称知天下事,陛下如何放心以毒药保忠心?”

“鸿雁归向来只有大楚君上独有,即使是你琅琊阁怕是也无法可想。更何况,寡人并不在意你到底有没有解药,寡人只关心你说的是否属实。寡人问你,这药,你可能解?”

“臣不能。”

“好,大楚的密探或许比不得琅琊阁的广布天下,却也不是你能够尽知的。如果你能解,或者试图研制解药,终究瞒不过寡人。”

“陛下圣明。”宇文肃心思缜密常人难比,蔺晨有意一问,为的就是要他相信,这鸿雁归,蔺晨绝无法可解。宇文肃如今已经相信,琅琊阁尽在他的掌中,蔺晨南楚之行甚是圆满。“天色已晚,如陛下无其他吩咐,臣请告退。”

“且慢,辰国师,寡人尚有一事希望辰国师答允。国师既然未死,那国师的未亡人呢?”

蔺晨心内大惊,长公主终身不嫁,以辰国师未亡人自称一事人尽皆知。“长公主——”

“国师不必担心,并非要对外宣称国师未死,寡人将长公主赐婚于你,结两国秦晋之好如何?”

“臣惶恐,臣与公主云泥之别,如何敢高攀,求陛下收回成命!”

“国师早知长公主为你终身不嫁,现在如此推拒是何居心?国师可曾想过,如果没有长公主,每隔三个月寡人要如何赐药于你?”

“臣愚昧,只是长公主之事事涉两国,臣乃区区一使臣,如何当得起两国联姻的重任?待臣回大梁,自可禀奏圣上,选派皇室子弟联姻,岂不更为稳妥?”

“大梁早晚是寡人的,在寡人眼中,国师可比姓萧的所谓皇室重要多了。此次寡人赐婚,你可现在便派人奏报给萧景琰,他定然允准。待你从北燕回大梁稍作准备,我便派送亲队伍送长公主去金陵。”

“陛下,臣以为不可。圣上大计将施,臣必须得到萧景琰的信任,臣若是娶了大楚公主,他又怎么会全然信任我?”

“梅长苏。”

这三字宇文肃说来轻言慢语,落在蔺晨耳边却如惊雷,宇文肃所知比他想象的还要多。

“国师口中挚友怕就是这位萧景琰最倚重的谋士吧。先生为他挚友,依萧景琰的性子绝不会疑你。”

宇文肃看蔺晨一脸惊异之色,越发得意起来,拍着蔺晨的肩说道:“国师以为寡人不知?”

“臣……愚昧。”

“无妨,时候不早了,国师也早些回去歇息吧,明日结盟的国书和赐婚诏书会一同颁发的。你可遣人快马报送萧景琰。”

“臣……”

“国师还有异议?”

“臣遵旨。”

蔺晨出了大殿,已是汗湿重衫。谋天下,稍有思虑不到便会万劫不复,他到底还是小瞧了宇文肃。待景琰见到他的奏表会是如何,他不敢想也不忍想。他要娶长公主,景琰也早晚要纳妃,自欺欺人终究要面对现实。

蔺晨联姻奏表到的那日,萧景琰议事厅的烛火燃了整夜。萧景琰着宫人点亮了厅内所有的烛火,议事厅内向来素雅也被处处燃着的红烛映的带出几分辉煌。夜尽天明,红泪满厅,而萧景琰案上的奏折还是蔺晨报的那一份。

萧景琰临窗看了一夜,蔺晨的信鸽,终究没有来。


评论 ( 34 )
热度 ( 77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