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49)大婚亦大昏~

“景琰……”万千思量终究只化作一句景琰,蔺晨再说不出更多。他不能劝他如此辜负朝堂辜负百姓,他更不能劝他放弃这一点执着辜负他们。郡主说,如何选终究是霓凰的决定,不是兄长的。是郡主让蔺晨明白,而景琰从来无需他人教导。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蔺晨想用情护佑景琰一世无伤无辱,这是世上最令人啼笑皆非的南辕北辙。世事艰难又如何,左不过他蔺晨与萧景琰同心共命。

蔺晨拜于萧景琰案前沉声说道:“臣至死不负君上。”

萧景琰见他如此,明白蔺晨由着他任性这一回,再不劝谏。人说情深难解,亦说情深缘浅,两人之间关山阻隔总要有人坚持不放手才能长久。天下哪有那么多不能勉强的事情,都是不愿坚持的借口,他萧景琰偏要勉强又如何?

蔺晨与萧景琰有了决心,可眼下的难题亦是避无可避。南楚长公主还有三日就要进京,蔺晨这场婚事必得办的风光无限。

“你与南楚长公主的婚事,朕会亲自主婚,你……”萧景琰想要说无论如何他都信他等他,可话到嘴边终究是说不出口。什么胸襟大度都是谬论他心里难受,只是他不想叫蔺晨更难受,左右煎熬化作寂静。

“臣谢陛下,这场婚事差错分毫都会影响大梁与南楚之盟,自然越盛大越好。大婚之后,臣自有办法应对,陛下放心。”

萧景琰知道蔺晨此次以琅琊阁为砝码与南楚结盟,大婚便是宇文肃牵制蔺晨的绝佳一招绝不能简单应付,稍有不慎从蔺晨到琅琊阁众人皆有危险。蔺晨口中的自有办法只怕是兵行险招,一切都比不了蔺晨的安危。

“蔺晨,无论发生什么,朕都不会怪你。”

景琰话说的含糊蔺晨却再明白不过,心内感动难以言表,“臣岂会不知?君上放心,臣绝不以身涉险亦有方法应对。”

“好,一切以自身安危为重。”

“君上放心。”

蔺晨大婚,于蔺府可称得上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南楚长公主的仪仗蜿蜒三里,嫁妆丰厚金银珠宝古玩字画各类珍品数不胜数。南楚厚礼出嫁,大梁自然也不怠慢,当朝天子着意封赏更是亲自主婚,煊赫排场堪比皇亲国戚。这场婚事就这样成为京城一时盛事。

盛事的主角之一,南楚长公主宇文缨全然感受不到京城此时的热闹喜气。火红的盖头将她的视线遮住,她已经这样忐忑不安的坐在婚床上等了三个时辰。她知道她的夫君随时可能掀起这盖头给她一个最终的裁决。她做了辰国师三年的未亡人,如果她的夫君并非如父皇所说是辰国师,即使有负南楚,她这未亡人便终于可以与辰国师天上相见。她握紧了藏在袖子里的匕首,门外声响渐起,她的夫君来了。

屋里屋外的人都被打发走了,婚房里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渐渐向他靠近。

“这盖头须得揭的称心如意方好。公主心内有疑,臣绝不逼迫。”

这声音不是辰国师还会是谁?公主揭开遮面红绸,眼前这人确是她以为故去了四年的辰国师。

“辰国师!”这一声唤得哽咽,面上更是泪眼迷蒙。铮的一声,是她手中的匕首滑落之声。

蔺晨见此情景,心中不忍,想到长公主为辰国师这个死人守了四年的深情厚谊,满心愧疚跪倒在地。“臣有负公主,万死难赎。”

长公主急忙将蔺晨扶起:“得闻国师尚在人世,我亦不敢再有奢求。国师从未属意于我,何来辜负?旧日若不是国师破了我龙女转世的预言,我早已成了江中亡魂,国师是我的救命恩人。”

“臣……”蔺晨本在合卺酒中下了迷梦散,欲先骗过公主,如今见长公主如此言说,心中不免想到了第二个法子。可长公主既然爱慕于他,要她为他做一场戏,该如何开口?未及开口,心头突然一阵绞痛,蔺晨不由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国师,国师!”长公主大惊失色,急忙想将蔺晨扶起,奈何蔺晨毒性发作全无力气,她一介女子力气有限。长公主只得坐在地上让蔺晨半倚靠在怀里,“国师,你这是怎么了?我去叫人!”

蔺晨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死死拉住长公主的手示意她不要声张。待歇了半刻,他总算能说出话来:“莫要声张,我中了鸿雁归的毒,传出去对南楚大梁都无益处。”

“鸿雁归!这是南楚密药,历代只有南楚皇帝独有,国师这毒是父皇?”

“是,为保琅琊阁忠心,他与我约定三月为期会给我续命之药。我既未失信,想来送解药的人可能耽搁了几日。”

“国师怎会如此糊涂!父皇刻薄寡恩喜怒无常,即使国师未曾失信,解药也未必可得。毒既已发,必得请太医前来诊治,大梁南楚都不抵性命。”

蔺晨死死拽住公主不让他起身强忍着剧痛开口:“公主若为臣的性命着想,万万不能声张。一旦消息走漏,南楚必不会给我续命之药,大梁知我与南楚私有交易亦不会再信我。那时臣才是必死无疑。”

长公主见他话语艰难,面露痛楚已经哭成泪人,听他这样说更是焦急万分。“那要怎么办?鸿雁归是剧毒,你命在旦夕。”

“公主莫怕,鸿雁归虽是南楚秘药,我也略知一二。毒发时心痛如绞,毒发第一日一日发作半个时辰,第二日则发作一个时辰,如此类推,毒发愈发频繁亦更剧烈,待到第七日便会呕血不止而亡。我这是第一次毒发,熬过半个时辰就好,我总还有六日。”

“我这就修书求父皇赐药。”

“公主刚刚嫁入大梁便如此修书,只怕适得其反。”

“是了,父皇向来并不看重我如何会听我的哀求,只怕我一心向你更叫父皇起疑。我终究是帮不上忙的。”

蔺晨心知,宇文肃此举是想试探他究竟有无能力解了这南楚秘药,要让他放心唯有支撑到第七日。他之前的预言成真,南楚洪水已现,琅琊阁的实力宇文肃必然心动,他不会有性命之忧,苦头却少不了。长公主待他情谊深厚,他或可以诚相待,反倒得一助力。只是欲速则不达,个中关碍牵扯重大,他亦须谨慎。他还想答长公主些什么,却再无余力,陷入沉沉黑雾之中。

蔺晨的新婚之夜就这样在昏迷中渡过,而他的新婚娘子,则在床边守了他一夜。鸿雁归毒发而散出的缕缕杜若香气氤氲了一室。


----------------------------------------------------------------------------

我真是个特别怂的作者,有心撩妹,结果刚撩就担心你们误会景琰,心疼的不行。想来想去,还是不忍心你们因为我这糟糕的文字误会景琰宝宝和阁主,于是撩妹变成剧透。

我真是世上第一怂作者,╮(╯▽╰)╭


评论 ( 16 )
热度 ( 115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