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50)下,先交一半作业

蔺晨与宇文缨携手入宫谢恩,萧景琰与太后娘娘正在一处。萧景琰按礼赐了茶,赏了一应吉礼,不过分热络亦不冷淡。不管如何,看见蔺晨与宇文缨新婚燕尔之态,能撑的面上看不出异样已是不易。倒是太后娘娘格外高兴,着意厚赏了许多,如寻常长辈一般叮嘱两人彼此珍惜,相互扶助。蔺晨知道太后一方面是真心希望蔺晨与宇文缨能够过的好,另一方面也是希望他与景琰莫入歧途。想必景琰拟好的诏书尚未叫太后娘娘得见,景琰那样孝顺的人,要如此违逆太后娘娘的意思,亦不知会是何等的为难。

蔺晨这边心里想着景琰的处境,那边太后却同长公主聊得热络。

“你们两人郎才女貌甚是般配,这因缘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万万珍惜才好。”

“太后娘娘懿旨自当遵从。”

“缨儿,你从南楚远嫁到大梁,一定有很多不习惯的。缺了短了什么,只管和哀家提。”

“太后与皇上已经是格外恩赏了,无有短缺,臣妾谢恩。”

太后娘娘起身相扶,忽得笑了:“嘱咐了你们半天,没想到你们已经这般恩爱。”

“太后娘娘说笑了。”

“哪里说笑?蔺中书身上带着淡淡的杜若香气,可不是从你这衣裳上沾上的?”

宇文缨闻言笑意中带着羞涩:“太后娘娘火眼金睛,臣妾衣服上熏了杜若香气,怕是确实让夫君沾染了些许,以后再不敢弄香。”

“胡说,我看这香气就很好,为什么不弄?夫妻恩爱天经地义。以后,不仅要熏香,更要日日熏才好。”

“是。”宇文缨应下,含羞带怯的女儿家情态表露无遗。

萧景琰本非对香气敏感之人,听得母后与宇文缨这一番对话也确实闻到了蔺晨身上的香气。宇文缨的香气出自衣物,蔺晨身上的杜若香气则是如同体香,一浓一淡,怕确实是沾染而来。至于如何沾染,萧景琰不敢也不愿去想,听着母后与宇文缨的对谈只觉头疼,忍不住出声。

“好了,你们新婚燕尔朕不多留你们了。朕与沈大人一会儿也有事情要商议,你们且回吧。”

“也好,不留你们陪我这个老人家聊天了。”

“臣告退。”

“臣妾告退。”

蔺晨退出大殿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转醒之时宇文缨和下人交代的怕就是给朝服熏上杜若香气一事。若非公主心思缜密有了熏香这一借口,太后娘娘这样仔细周全又精通医术怕是会猜出鸿雁归一事。当年梅长苏不过是《翔地记》的批注缺笔就让太后娘娘认出了林殊,今后须得更加谨慎。

“多谢公主周全。”

“先生言重了,能帮到先生就好。”

在宫里闹了半日,蔺晨怕万一毒发,脚下不停,只想快些出宫。越怕什么就越不能顺遂,行不过几百米,眼前便是一黑。他及时抓住宇文缨的手才没倒下,宇文缨也是警觉顺势依进蔺晨怀里让蔺晨不着痕迹的靠在她身上。

“先生?”宇文缨不敢妄动。

“香囊里有药,可以让我暂时保持清醒出得宫门。”

宇文缨就着搂抱的姿势悄悄取了蔺晨香囊里的药,蔺晨头依靠在宇文缨的肩颈悄悄服下丹药。缓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能凭自己站起,与宇文缨携手出宫。

他们俩没要宫人指引,又是靠在一处桃花树下,倒也没惹起什么人的注意,唯有一直默默看着两人的景琰。萧景琰在遇见蔺晨之前从未尝过情之一字,现而今深陷情网知情甜晓情苦,好在从无悔意。


评论 ( 19 )
热度 ( 73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