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51)双更达成,以后再不瞎说了,我去睡了

蔺晨回了府再也强撑不住,喉头微甜,呕出一口鲜血。宇文缨扶他在榻上躺下,蔺晨已经疼得额头满是冷汗,随着毒性发作,蔺晨身上的杜若香气越发肆意鲜明。

“先生医术活死人肉白骨,当真就毫无办法?”

“我的丹药虽可强撑一时却只是延缓些许时辰而已,南楚密药只有他厉害之处。”

“父皇送解药之人究竟在哪儿,这样一天天等下去真叫人心焦。”蔺晨心知不到最后一刻宇文肃确认他确实无法解毒,他是绝拿不到解药的。有些事,看破不说破。

“我已飞鸽传书求取解药,想来快了。”

宇文缨有心再说些什么,却知现在这个境地,她实在是毫无办法,只安静守着蔺晨不欲让他分心安慰自己。

入宫谢恩差的出了差错让蔺晨不敢托大,鸿雁归的药性既不熟悉发作起来也只能硬挨,他再不敢进宫。只上表称偶感风寒不能上朝。

萧景琰明里暗里派了人来探望,他都只装作风寒不露分毫。萧景琰心有疑虑却也碍于宇文缨不能亲身探望亦不敢传只言片语,只盼自己多虑,他不过是风寒而已。挂念着蔺晨已经是一重煎熬,更加煎熬让他的还有他派去探病的人带回的话。

“蔺夫人衣不解带伺候着,蔺大人的风寒不会有大碍的,陛下放心。”

“蔺大人的方子老臣已经看过,确实是风寒之症对症的良方。煎药饮食都是蔺夫人亲手操持绝不假手他人,仔细的很,陛下不必担心。”

“蔺大人风寒未愈不能见客,蔺夫人代蔺大人谢陛下赏赐。”

探望蔺晨的朝臣不少,来往朝臣及侍从络绎不绝,两人的恩爱缱绻也因此传遍了朝野上下。有人赞许夫妻相敬如宾举案齐眉,亦有人不屑,南楚长公主曾称南楚国师未亡人,如此不贞女子蔺晨的恩爱怕是更多为了攀附南楚。

蔺晨告假的第四日,先皇后忌日,萧景琰着礼部举行了甚为隆重的祭礼,颁布了那份早已拟就的诏书。朝野震动,朝臣纷纷谏言反对,萧景琰执意如此。满朝文武跪了一地,萧景琰愤然离朝,待朝臣跪足两个时辰又传出一道口谕。

“朕正逢盛年,皇嫡长子虽尚年幼,然天资聪颖,深效朕躬,大梁江山稳固。心怀不轨,妄议皇嗣,妖言惑众者一律彻查。”

萧景琰此言直将谏言选妃与对君不忠等同,朝臣自不敢背负如此罪名,纷纷离去。毕竟,萧景琰尚年轻,对先皇后感情深厚一时意气也是有的,待过些年或许就有了别的心思。

朝臣尚且如此反应激烈,太后娘娘如何就不必说了,只是太后是不可能被一道口谕吓住的。

“景琰!你胡闹,身为一国之君,只有清衍一个儿子,大梁江山岂能稳固!”

“大梁江山本是祁王兄的,如今到了儿臣的手上,将来即使清衍难当大用,景琰也有子侄。”

“哀家知道你从不看重皇位,可也不能如此儿戏,嫡长子尚在如何能谈子侄?一旦你有这个心思叫他人知道了,皇族之中将掀起怎样一番血雨腥风的夺嫡之战,你当真不知?”

“儿臣当然知道,清衍确实聪慧伶俐,现今看来,只要好好教导将来会是一个好国君。儿臣没有其他子嗣正是免去了诸子夺嫡。”

太后娘娘见他如此说,不再和他纠缠储君之事:“不要用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敷衍哀家!你不纳妃是为了谁?当真是先皇后?”

“母后既知儿臣心意又何必多此一问?”

“他与你本就难容于世俗,更何况他如今娶妻,夫妻恩爱!”

“儿臣身为国君,他为琅琊阁主,我们两人本非世俗之人,何必管世俗眼光?他娶妻亦是迫不得已,就算是心甘情愿,儿臣也要等他守他。此生此世,儿臣心中惟他而已。”

“胡闹!”

“母后!儿臣为了皇位为了大梁,从未过一日随心而活的日子,只这一件事,求母后体谅儿臣。儿臣此意已决,今日无论母后如何说,也绝不会改变。儿臣不孝,求母后原谅。”

“若哀家不原谅呢?”

“那儿臣便在这殿前跪到母后原谅为止。”

太后气的无法,拂袖而去,萧景琰依言长跪不起。萧景琰在太后寝殿长跪不起,从中午时分,跪到殿中遍燃红烛,又跪到红烛化泪。太后娘娘终于不忍,“母亲与儿子,母亲总归是输的。”


评论 ( 24 )
热度 ( 110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