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53)称雄逐鹿

包扎好了膝盖,萧景琰才想起自己叫蔺晨前来的初衷:“言侯爷传了信回来,最迟明日便能抵京。此次出使十分顺利,东海,夜秦均未与大渝结盟,甚至东魏朝堂也为是否要与大渝结盟一事争论的沸反盈天。”

蔺晨轻笑一派淡然:“难道这结果君上未曾料到?”

“你与言候言之凿凿不假,所谓琅琊阁的厚礼你二人可从未向我透露过。”

“臣等故弄玄虚,君上定然早已猜得八九分,何必故作不知?”

“夜秦小国国力衰微,本就存攀附之心。国君尚为垂髫小儿,外戚宰辅把持朝局,偏偏这宰相大人爱香成痴……”萧景琰并不说完,只看着蔺晨。

蔺晨自知他是等着自己印证呢,闲闲开口:“玉华香谱失传于世,也不过是琅琊阁中一些不足为道的玩意罢了。”

“口出狂言。”

“名副其实。何止玉华香,杏坛霭,青麟髓,臣五岁时便已配之玩乐。那时家父还责臣玩物丧志,待到十岁配香之法均已遍尝才丢开手。”

“哦?到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

“雕虫小技不足挂齿,臣曾送君上一盒梅映空山,是臣亲自调的,比起之前所说三大奇香不逊分毫。君上素不喜弄香,臣又何须赘言?”

“朕居然不知,去年正月十五母后来时正巧看见。她闻了甚是喜欢,怕是母后寝宫日日焚的便是了。”

“不值什么,君上若是想要,多少不得。臣改日再配些便是。”

“嗯。”

萧景琰应了,蔺晨存心玩笑:“只君上万万记得,莫学这夜秦辅宰,因香误国。”

“夜秦之误不在香上,攀附大渝或是大梁皆是徒劳。朕因卿爱香,兴国在望何愁误国?”

如今景琰也变得伶牙俐齿起来,想来他亦是功不可没,讨不到便宜便转了话锋:“东海又当如何?”

景琰抬眼看他,眼中尽是得意之色:“东海依山靠海,立国之本是其水师。张显中为水师统领领兵多年,战功卓著,朝中威望甚隆。东海原偏安一隅甚少介入中原争斗,若非他力主结盟大渝,朝中再无人敢言。”

“是以?”

“是以,除去此人东海可定。”

“言侯爷带了杀手?此非为客之礼。”

“言候带了杀机。功高震主,把持朝局,东海国君,疑他却不得不用他。功高震主尚能一用,意图谋反却再留不得,张显中与大渝飞鸽密信叫御史大夫截获,大渝助他弑君篡位,他助大渝奇袭大梁。”

“张显中身死,水师再难成气候。大渝东海反目成仇,言候自然成了座上宾。”

“飞鸽密信,御史齐谏,琅琊阁好手笔。”

“国君昏聩,党争不休,二者当居首功,琅琊阁不过是借风起势罢了。”

“东魏亦是如此,君王有疑,朝臣党同伐异,乘风起浪。”起先帝之时,大梁何尝不是如此,萧景琰想来一阵后怕,大梁基业几近毁于一旦。

蔺晨看出萧景琰的心思,不由出言宽慰:“国无明君自然如此。”

萧景琰抬头看他,蔺晨,小殊,郡主,蒙挚,言候若无他们,如何有萧景琰的今日,如何有大梁的今日。“国无贤臣亦是如此。”

蔺晨亦回望萧景琰,只觉他一双眸子亮若寒星,不由正襟危坐,“明君贤臣当平定天下,开一代盛世,臣与君上共图之。”

言候归朝,诸国盟约已定,梁皇萧景琰派蒙挚为帅,卫峥为副,率十万长林军出征大渝。南楚出兵五千,侵袭大渝南境,北燕水师顺流而下直击大渝腹地。

战事历时五月,大梁兵马势如破竹,直取大渝都城。十二月初六,蒙挚率军破大渝都城,斩大渝君于城上,大渝皇族尽数诛灭。

南楚得大渝南境三郡,北燕得西北两郡,大梁独占余十郡。至此,大梁幅员诸国辽阔,物产富饶,称雄之势已现。


评论 ( 22 )
热度 ( 63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