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54)谋定后动

南楚与梁结盟本为在梁渝之战中分得一杯羹,正如宇文肃与蔺晨夜谈时所提及。只是宇文肃为人甚是多疑,蔺晨投靠于他,即使有了鸿雁归之毒牵制蔺晨,宇文肃还是心存疑虑。原想以五万兵马攻渝,却因蔺晨力谏出兵的传书而迟疑。宇文肃既知梅长苏与蔺晨为旧友,对于蔺晨弃梁投楚的诚意不能不怀疑,所谓江湖侠士颇有置生死于度外只为情义的蠢笨之举,鸿雁归不能尽信。蔺晨和他所领琅琊阁实力深厚不得不用也不得不疑,权衡再三,宇文肃终只命人领兵五千扰袭大渝南境。

五千兵马换得大渝三郡本是大胜,只是没曾想大渝连兴战火,外强中干已是强弩之末。大梁兴兵竟将大渝一举灭国,独占大渝十郡,南楚先机已失。宇文肃悔之晚矣,对蔺晨的戒备之心自此放低,鸿雁归的解药再未拖延。大梁风头正盛,宇文肃不敢与之争锋一心韬光养晦,梁楚结盟愈发巩固。

大梁有此大胜,朝廷上下皆为之振奋。萧景琰犒赏三军自不必说,更特意加恩大渝百姓,免赋税徭役三年,因战事失田地者以户赐田并良种。大渝穷兵黩武苛政日久,萧景琰恩旨一下,百姓莫不感恩戴德心悦诚服。

“明日早朝朕要与朝臣商议是否趁势出兵东魏一事,你欲如何保奏?”萧景琰边品着上好的枫露茶边问蔺晨。

“自然是挥师东魏,大梁上下群情振奋,军心凝聚,一鼓作气势再好不过。”

“大渝国灭,东魏唇亡齿寒,怕是枕戈待旦万众一心。南楚于东魏并不接壤,北燕水师更是鞭长莫及。”

萧景琰言下之意,一来怕东魏背水一战,二忧南楚北燕无法为援。大梁既然志在一统天下不得不考虑国力耗损过重,将来难以继续征讨大业。

蔺晨轻摇折扇:“君上所言对亦不对,东魏枕戈待旦不错,万众一心却万万谈不上。东魏向来与大渝交好,此前因两国联军为梁所挫,落得割地求和,大渝上次游说出兵才未成功。如今大渝国灭,东魏失其强援,势颓难变,自然警觉。东魏惧怕之心人尽皆知,这天下何曾有过心存惊惧之国久存?东魏国君朝臣都知必败,百姓惶恐不安,此时要破解这万众一心的假象,便是易如反掌。”

“当如何?”

“退无可退背水一战,若是……”

“若是有路可退?”

“正是。东魏君臣皆可投诚,君王可称臣纳贡,朝臣可举家归降,将军可领兵献城,攻伐之时若百姓相帮梁军,亦论功行赏。君上厚待大渝百姓天下皆知,这便是最好的招降书。”

“盟军无法为援又如何说?”

“这非但不是难处,而是天时地利占尽的好处。盟军无法出兵,东魏则尽归大梁。南楚皇帝素有野心,眼见大梁吞并大渝东魏而不能动,自然心有不甘。奈何地势所限,若不与大梁为战,可图者唯有北燕一国而已。宇文肃近日与臣通信,索要北燕地理水文资料,想来已有此意。”

萧景琰早料到蔺晨是这样的心思,微叹一口气:“朕问这么多,并非朕不知,只是希望你在朝廷上能自如应对。你说的这理由,朕能听,大梁朝野上下能明白吗?庭生此次差事办的很好,朕按照你的意思隆重封赏,而朝中助他反你的朝臣亦越发无所顾忌。出兵东魏,你为琅琊阁主,一旦主战朝堂之上又不知有多少人指责你的私心。自你娶了南楚长公主,朕便不断接到奏表,言你有不臣之心,朕虽然能够弹压下来,到底对你不利。这次出兵的事,你还是不要多言,朝中自有人说话。”

蔺晨听得出景琰话里话外的担心,心中一暖:“这次臣不能不说,不仅要力谏出兵,更求君上允准臣亲自带兵作战。”

“作战?你……你虽随蒙挚出征过,也不过是个谋士并未统领三军,如何服众?更何况你若如此上书,朝中上下更当你是为报私仇,朕决不允许。”

“君上,臣亦不敢欺君,此次请求亲自带兵,确有为琅琊阁报仇之意,朝中若是有此猜测亦不算冤枉。”

萧景琰直把手中的折子丢在案上,一双鹿眼瞪着蔺晨,“好你个琅琊阁主,真是洒脱坦荡。我算是白费心和你说这么多!这次你要是敢乱来,别说领兵,就是出兵之事我也绝不允准!”

“君上是大梁的君上,非臣一人之主,凡是须得大梁为先。”

萧景琰最恨他这副离人万里的样子,眼下局面艰难又如何,蔺晨不是不懂,是偏装作不知。一个长驱直入一个围而不攻,总是要有破局。萧景琰决意不叫他再闪避,只走向蔺晨近前,“景琰难道不是蔺晨一人的景琰?”

“景琰。”

“你到底有什么计划瞒着我?如今你功勋越大,满朝文武的弹劾就越多,你若想必能弹压这些言论,你却没有。甚至,你是刻意引导这些攻讦。到底是为何?”

“景琰,我可以说,只是你必须先准了我的计划。”

“你既然叫我君上,自然由我。我要你把暗里已经做的,准备做的,都说清楚。”

蔺晨知萧景琰的坚决,只得依他,总归萧景琰看不出这计策里最凶险的一环。“如今的局势,一统天下最大的阻碍,只是南楚而已。我如今虽是南楚在大梁的内应,当真如日中天,反倒于大梁无用。这次大渝之战,琅琊阁把大渝的行军路线,各地驻防,摸得是一清二楚。更兼给出了最新的武器设计,矿石冶炼之法,琅琊阁的作用不言而喻,宇文肃必然十分希望我能彻底为他所用。我一日身在大梁,他便疑我一日,如果我公开带着琅琊阁投奔他,他自然放下防备之心。我既做了他的内应,情报自然好,但是如果我手握兵权,却不为朝堂所容,带兵归降呢?我在大梁,分毫奈何不了他,可是如果真的到了南楚,那必然大大不同。他虽然希望我留着大梁做内应,可琅琊阁的情报网从无错漏,归顺南楚一样可以。倒时我再与你里应外合,南楚如探囊取物。”

“所以你就故意授人以柄?”

“是,朝中对我有异议者颇多,倒也省心。”

“简直胡闹,里应外合哪里这么容易,还不是以身犯险!你要真去了南楚,性命都在宇文肃的手上,他的心思深沉,疑心重,万一要对你不利,我……”

“景琰,你放心,我可以待到两国开战之时再投靠。到那时我手中还握有重兵,他疑我最多拒绝我的投诚,一时也害不得我的性命。”

“哪里就能如此平顺……”

“景琰,无论如何,此次出兵东魏,必得准许我亲自领兵,朝堂攻讦亦不要过分弹压。哪怕往后这一计不成,可顺势而变,现在若不趁早谋划一定试了先机啊。”

“好,即便如此,你也不能胡来,将来无论是假意投敌还是在朝堂上引火烧身,都得和我仔细推演才能实施。”

“臣,谨遵君上旨意。”

----------------------------------------------------------------------------

隔了这么久不好意思。不怕你们笑,我虽说不在乎热度的具体数字,但是那也是个评判标准,上一章的热度远低于平时,在我眼里这是大家给我打了个不及格。所以,自然写的时候更加心有怀疑,这么写对吗,你们会喜欢吗?

但是想来想去,还是按照自己的喜好写了,终究写文不是为了取悦他人的。

年底公司没完没了的年会,加上深圳的雪,确实也影响手速。我争取专注些,加快速度。

谢谢大家,晚安

评论 ( 33 )
热度 ( 117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