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55)福兮祸所依

“此次新编飞羽军两万并七万长林军均已操练完毕,明日即可启程东征,臣特来请旨。”蔺晨跪伏于议事厅内朗声回禀。

“起来吧,琅琊阁主号称不世之材,究竟是不是纸上谈兵且看此次。”

蔺晨起身端坐萧景琰下首:“必不负君上就是了。”

“军备钱粮的筹措,沈追递了折子办的很妥帖。”

“是,沈大人筹措得力,国库充盈,军备齐整。要是离了他,臣也难成事。”

“难得谦虚!”

蔺晨不禁带笑说道:“本就是实话。”

“你可知沈追在朕面前对你领兵东征是什么态度?”

“并不赞同。”

“你知道?”

“沈大人为人光明磊落,既在君上面前进言自然不会在臣面前缄口不言。东征一事,臣与沈大人筹谋良多时时相见,从一开始他就是反对的。”

“沈追曾向朕极力进谏,绝不能让你带兵东征。他说,他知你绝非不忠不义之人,绝不会为了复仇而徒兴战火,只是天下悠悠之口难以平,许你领兵是陷你于不义。若是不成,自有朝臣落井下石,即便是成了亦难免徒生功高盖主的揣测。”

“他也如此劝过臣,他为臣之心臣甚为感念,只是此次势在必行,君上既知我全盘计划朝臣种种揣测正是关键,还望君上莫要犹疑。”

“你决定的事,朕又何尝阻止过。你一定要布置周密了才好,战场凶险,不比朝堂多少还有周旋余地。战场上若是有丝毫差池,手起刀落再无悔途,一定要事事小心。”

“放心,君上久战沙场,可有兵法韬略带兵要诀传授?”

萧景琰看着带笑蔺晨,最近几个月为了组建新军,操练士兵,肤色深了些,人也清减了不少,更显得鼻如悬胆目若寒星。蔺晨现下一副四处征战的将帅,哪儿还有半点闲云野鹤的样子。带兵要诀?萧景琰当然有,身先士卒,所向摧破,八字足矣,可是他一字也不想对他说。自己带兵是一回事,蔺晨亲上战场又是另一回事。

“琅琊阁主知天下事,哪里还需要我的要诀。”

“君上如此说便是藏私了。”

萧景琰不答,只起身把身旁的箱子打开,里面是一套金甲战袍。“朕从不藏私,这套战袍跟随朕征战南北多年,虽不甚华贵,也护朕多次死了逃生。今日便赠与你,君当平安凯旋方不负我。”

“谢君上隆恩。臣此次出征,朝廷必有暗流涌动,君上虽有战英将军随身护佑亦不可掉以轻心,唯望珍重。”

“朕自当如此。”

 

次日,蔺晨亲率九万大军出征东魏,大梁国君亲临城头为大军送行。

“蔺将军,待你班师回朝,世上再无东魏。”

“遵旨!臣必将东魏奉于陛下御前!”

自蔺晨出征后,前线战报自成了萧景琰最为关心之事。萧景琰为蔺晨从未领兵悬心,蔺晨如何不知,君臣尊卑既定,只能以封封捷报稍为安抚。

萧景琰未说出口的要诀,蔺晨倒是贯彻得十成十,两军交战他的主帅营帐从来都在前线一里之内。夜间运筹帷幄,白日身先士卒,将士无不敬服这位“文人将帅”。蔺晨对东魏上下更是恩威并施,军临城下亦不忘施恩招降。“凡降兵降将绝无加害,东魏百姓与大梁百姓同,降者免三年税赋,因战事荒废之田地赐还百姓。”

招降令虽发,东魏尚有疑者,待到东魏降将廖学礼成了蔺晨的先锋才真正让东魏上下动了心。廖学礼正是当年东魏大渝联军,与夏侯铎一同火烧琅琊之人。蔺晨当年为了手刃夏侯铎,独闯敌营几乎丧命,天下皆知。而廖学礼投降,蔺晨居然能够不计前嫌甚至任命他为先锋,此等胸襟如何不信?东魏本就无力抵抗大梁,有此一事,更加失了斗志。蔺晨领兵所到之处,战少降多,势如破竹。

六个月,梁军直取东魏都城,魏帝率东魏朝臣大开城门跪降梁军。至此,蔺晨朝中声望达到顶峰。誉满天下,谤亦满天下,上至朝堂下至市井,蔺晨功高震主之议不绝于耳。拥护庭生的一众朝臣明里暗里进言蔺晨功高至此,若有不臣之心,大梁社稷危矣。

萧景琰一直以来偏宠蔺晨是朝野皆知的事情,然而此次舆论轩然,他也不复旧日对蔺晨多方维护,只急诏蔺晨班师回京。然而蔺晨领旨回朝却并没有那么顺利,途径幽州,正遇黄河汛期,来势汹汹大有冲毁堤坝之势。蔺晨当机立断,一面带领军将士与当地百姓一起加固堤坝,一面安排人手疏散安置堤坝临近所住居民,筹措粮草药品等救灾物资。东魏皇族,并玉玺则派一路人马先行护送回京。

此番先斩后奏,自然落人口实,萧景琰的案头积满了参奏蔺晨目无君上的折子,虽偶有如沈追之流为他求情,亦难改大势。萧景琰连发七道旨意选蔺晨回京复命,蔺晨辩称灾情紧急刻不容缓,抗旨不遵。第七道圣旨由蒙挚亲宣,也只带回了七万长林军,蔺晨新招募的两万兵马仍随他在幽州赈灾。

梁帝震怒,朝野哗然。

蔺晨不世之功终成危局。

蔺晨未随蒙挚还朝之事刚刚传回金陵,萧景琰便派列战英持尚方宝剑再赴幽州,严令列战英必须将蔺晨带回。

众人见此情形,皆道萧景琰虽仍未严旨治罪蔺晨,蔺晨也难逃一劫。祭天之礼不过一周之后,此次因大梁一扫大渝东魏,祭天甚为隆重将会在九安山举行。此时皇上为了召回蔺晨连派蒙挚列战英两位将军,不惜把祭天守卫要务交给甚少涉及军务的皇子萧庭生,可见皇上对蔺晨起了疑心,不负旧日倚重。

只有皇长子萧庭生深知萧景琰是何秉性,且不说蔺晨未反,就是反了往日功绩情分又怎可能一笔勾销。是以,他虽暗中指使门下众臣参奏蔺晨,更在街头巷尾散布蔺晨功高震主的谣言,自己却上表帮蔺晨说话,“事急从权蔺大人不过是一心为民,希望父皇体察。”萧景琰虽未批复奏折,却给了他祭天戍卫九安山之责,天子心思亦不难测。庭生深知,此次蔺晨抗旨不遵是自己扳倒蔺晨的最佳机会,若是错过了,恐怕输的就是他了。

唯有当机立断,险中求胜。

----------------------------------------------------------------------------

我回来啦~上班第一周忙疯,下周就好啦。想你们,么么哒~

评论 ( 21 )
热度 ( 76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