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58)夜袭

月隐日升,梁军果如蔺晨所料意欲抽身,宇文肃点将叫阵萧庭生少不得派兵应付抽不得身。

“蔺爱卿所献之计成功在望,庭生小儿已有去意,定会趁夜撤离。待到那时,这火攻突袭必叫他十万精锐葬身于此!”宇文肃筹谋至此,喜不自胜。

“君上料事如神,臣下不敢贪功。”

“爱卿不必过谦,大功一件,大功一件。鸿雁归的毒发之日迫近,你静养为宜。”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枚手掌大小的碧玉云纹细颈瓶,“这是此次鸿雁归的解药,服之可保三月无虞。”

“臣谢陛下恩典。”

“你下去歇着吧,待今夜功成朕再行封赏。”

“臣,告退。”

蔺晨心知宇文肃要商讨夜袭之事,为求避嫌他依言退下回了自己的军帐再不离半步。多少忍辱负重多少机关算尽都将在这一夜见分晓。他这边已经全然布置妥当,相信那边景琰长苏也是一样,只待宇文肃自投罗网。

蔺晨取出宇文肃给的解药,小小一枚褐色丹药,因着牵系人命也隐隐透着血腥气。不出意外这会是他拿到的最后一颗解药,鸿雁须归。

从中毒起,他就从没放弃过研制解药。只是这毒药是阴狠之物,宁入死门不入生门,而鸿雁归却是生门求死。以活物制毒,须得以活物求解。万事万物得了一丝生气便足以变化万千,而这生气却推中毒者入了死门。蔺晨知道无论他还是老阁主怕是都无法解这鸿雁归的毒。宇文肃阴狠果决非常人可比,今晚之后,宇文肃便是死也不会解他的毒,他会成为景琰的负累。好在蔺晨已经想好如何应对,世人往往来时匆匆,去时忙忙,他蔺晨终究是不同于世人,占得从容。

夜色终至,南楚营中军士衔枚,束甲待命。大梁营中隐隐有兵马动作之声,似星夜撤离。

宇文肃一声令下,战马带着熊熊燃烧的油料稻草冲向敌营,南楚先锋兵顺势杀出,一时间呐喊马嘶响声震天。兵马未及大梁军营,只见大梁军营突现一片火光,将士杀声之中更含凛凛怒号令人胆寒。不待南楚上下分辨出是何物怒吼已有猛虎扑至营前,猛虎本就野性难驯恣意伤人,更兼被身上所缚起火草料灼痛,怒吼难平见人就咬。战马虽受火灼发狂却也难抗动物惧怕猛虎的本性,转头冲入南楚营内。一时间,冲锋的南楚兵士拼命奔逃,相互践踏者不可计数,营内也顿时陷入一片大乱。

宇文肃见状心知大势已去,携一众亲随急往五十里外暗营撤退,那里有墨郡抽调大军并粮草辎重。未至营地已见火光冲天,不须探查宇文肃也知是粮草失守。原来蔺晨假造他的手谕传调驻军参与夜袭梁营,调虎离山后便带着随他归降的两万大军一把火烧了粮草。待驻军发现不对欲往回走之时已经解救不及。蔺晨带兵把守路旁险要之地,待驻军急急救粮赶回之时杀将出来,乱石齐飞乱箭俱发,南楚大军或死或逃散了大半。

南楚大军就此军心溃散,宇文肃后有追兵,前有埋伏,只带着数百人走小路逃进楚梁交界的深山密林中去了。

战火熊熊,黑夜亮如白昼,一夜硝烟直至天光方散。

蔺晨领兵重入梁营,梁军主帅携众将士列队相迎。

“蔺将军为大梁社稷,忍辱负重披肝沥胆,朕率众将士迎将军归来!”萧景琰朗声言道。

“幸得不负皇恩。”蔺晨下马叩拜。

萧景琰赶忙上前相扶,暗中紧了紧扶着他的手,低声问了一句:“可有受伤?”

蔺晨暗里回握了萧景琰的手,低声答道:“放心。”

两人站定,萧景琰亲宣圣旨凡参战军士皆进爵一级,随蔺晨在南楚军中策应者进两级。战绩卓著者,论功行赏。一时间军心振奋,呼声直入云霄。

宣布完了封赏令,萧景琰下令就地扎营修整一日,也方便清扫战场。

一行人终于入了主帅大帐这才没了君王将帅的架子,只剩下老友相见,爱侣重逢。

蔺晨与萧景琰两人无限深情只在眉眼之中,多少日不见,说得是策划万全也难免日日悬心。如今见到对方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近前,颇有恍然隔世之感。蔺晨与景琰还能恪守礼节,梅长苏与霓凰就已是全然不避人了,进了帐子便起了牵手。

“梅长苏,你小子逍遥了这么多年,回来了倒是什么都不耽误。郡主的手是该握紧了,要是再折腾,就算郡主等你,我也非给她找个比你强的嫁了不可!别以为非你不可,什么琅琊公子榜首,那是我抬举你。”蔺晨乍见老友心中欢喜,久不见的玩闹性子也不再拘着。

霓凰郡主闻言只笑看着梅长苏,并不答话。

“我逍遥在外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让我忘却前尘,我怎么会在外漂了这么久?如今反来怪我,霓凰,我们数载分别苦,都得怪他。要不是大梁征讨各国让我想起了兵书战法军中往事,如今我和霓凰还是天各一方呢。”

“唉,这还讲不讲理,那有这样对待自己救命恩人的!”

“你那就是医术不精,为什么解毒非要让我失忆才行?”

“景琰,你得给我做主,不能因为他是你老友就偏袒他!”

笑闹开了,蔺晨也不管什么礼数了,直上前一把抱住萧景琰,做无赖状。蔺晨这番惹得大家忍不住都大笑了起来,梅长苏蒙挚穆青自不用说,就是一向守礼的战英,霓凰也都忍不住。不过这大帐之内,笑的最欢的必是飞流,手舞足蹈几乎要笑出泪来。

“苏哥哥说得对,医术不精。”几年不见少年长高了不少,说话却还是一字一顿的孩童稚气,一派天真烂漫,听了叫人忍不住欢喜。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这么久不见想我了没?”

飞流不答,蔺晨又问:“昨天晚上好玩吗?老虎战马,背上这火一燃,这叫金蛇狂舞!”

“好玩!”

“那小飞流这么好玩的东西可是蔺晨哥哥想出来的,你蔺晨哥哥是不是很厉害?”

飞流歪头想了半晌,总算重重一点头,“厉害,不过没有苏哥哥厉害。”

蔺晨刚得意了半秒钟就失了神气,“景琰,君上,你得给微臣做主!”

萧景琰在一旁看着只差笑倒,看他一脸委屈演的十成十,也忍不住出声:“好好,蔺将军神机妙算料事如神。不止小殊,朕也甘拜下风!”

梅长苏听了忙打断:“没有这样的,哪儿有代人认输的!”

“你这江湖布衣也太不懂规矩,景琰金口玉言不容你不认,快快赔罪,要不治你抗旨不遵之罪。”蔺晨扇子一挥直作拿人状。

梅长苏也是配合,仿佛立刻叫人拿住了:“草民不敢,草民认罪。”

“认罪就好,今天的庆功宴,你必要敬我一盏酒。”

“一盏怎么够,今日与你不醉不休。”两人相视而笑。

亲朋至爱欢聚,哪怕时值鏖战之后,身处战火之中,又何尝算不是一种良辰美景呢?

 ----------------------------------------------------------------------------

身边同事,十个病了六个,忙的没个了时。大家也要多保重呀,寒流来了,不要感冒~


评论 ( 20 )
热度 ( 87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