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59)HE

梁国大破南楚二十万精锐,诸国纷争到了此时再不只是关系一战之胜负,梁楚誓难两存。萧景琰率精锐御驾亲征,必将携首战之威以雷霆万钧之势乘胜追击,直取南楚都城。宇文肃躲入荒山密林,萧景琰派兵搜捕同时亦着人封锁通向南楚都城各路,南楚群龙无首,取之如探囊取物。

众人在帐中笑闹一阵,定下日后作战路线。留了战英值守,安排兵士轮班修整,其余众人各自回了军帐休息,及晚再齐聚庆功。

庆功宴尚有一个时辰,蔺晨就入了梅长苏的帐子。

“你进我的大帐也不先着人通报,占了我的苏宅连我的军帐也当自己家了?”

“通报什么?左右郡主也不会在这,没什么可撞见的。一个小小军帐有什么计较?”蔺晨倚在梅长苏的榻上如同在自家内室,丝毫没有朝堂上持重的样子。

“你有何贵干?”

蔺晨一把抓过梅长苏的手臂,搭上他的脉,“来看看你身体究竟怎么样了,有没有糟蹋了我的那些药。”

梅长苏心中感动,嘴上却不肯示弱:“晏大夫给我看了,哪里需要你这个江湖郎中。”

蔺晨点点头送了手:“是不错,除了武功稀松了些,别的与常人无异。如今身体好了,这次回来是与郡主归隐江湖还是想留在金陵?”

梅长苏总觉得蔺晨有些话想说未说,只顺着答:“景琰既然要做天下之主,我又如何能不辅佐?毕竟这是我们从小的志向,还天下一个海晏河清四海升平。”

“这样?好,太好了。”蔺晨说着好却又有着一丝忧虑,停了半晌未再言语。

梅长苏打量着蔺晨束发披甲一副戎装一别经年,竟然想不起旧日蔺晨披发舞剑的模样。他忍不住开口:“在金陵这些年,你那闲散江湖气也算收敛了不少。对我有什么不能说的,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明日开拔,我就要回琅琊山了。”

“琅琊山?”

“琅琊山虽被焚毁,山中密室尚存,我早已派人修整琅琊山,已经恢复了些许屋宇。”

蔺晨说的再自然不过,梅长苏只越发不解。“怎么就要回琅琊山,和南楚的战事未平,庭生的事也未解决。”

“战事有郡主蒙挚还有你这无双谋士在景琰身边,精兵强将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庭生的事更是如此,此次庭生有意利用宇文肃除掉我,我早已察觉却未阻止就是要叫朝廷上下有结党营私之心者自证其罪。待战事平息回了金陵,你们自可对其党羽一一问罪。景琰登基虽有几年,到底根基不稳,经此一事再无人敢掣肘。”

“那你也不必走呀,至少无需如此急切。”

“我蔺晨不过是一介江湖布衣,与你这簪缨世家不同,到底是无心朝堂。为了你的请托入了金陵,如今也够了,是时候走了。”

蔺晨说的恳切梅长苏却丝毫未信,“你当我这些年不在金陵就可以随意诓骗不成?你那时叫他只叫靖王,太子,如今脱口便是景琰。你向来不愿与权贵结交,如此称呼分明是拿他当了知己。既然如此,无论如何也不至于立刻要走。”

蔺晨失笑,拍了拍梅长苏的肩,“到底是骗不了你,我走是为了景琰,为了琅琊阁。我只问你,如今这乱世将止,琅琊阁可还有立身之地?”

“景琰并无半分猜忌之心,他不是先帝。”

“他不是,正因为他不是,我才不能叫他为难。琅琊阁号称知晓天下事,乱世之中不涉朝廷尚可在群雄并起之中谋一方安乐。如今,琅琊阁为大梁朝廷办事,机密要务无所不知,比起当年的悬镜司有过之而无不及。战时便罢,如今南梁灭在顷刻,琅琊阁存之何用?监视朝廷重臣吗?我身为阁主,既是朝廷重臣又立赫赫军功,景琰便是想也不能下旨裁撤,否则史书工笔,他便成了苛待功臣的昏君。只有我离开,才能两相保全,琅琊阁所存书卷尽编入国库,水文天象各色能人可入有司为臣。至于密探暗哨,景琰若想留着可以只密报于他,不想留便转暗为明,划入各司。江湖朝堂再无琅琊阁,再无琅琊榜,才是最好。”

“这还是不能解释你为何不能等到战事平息再走。便是为了琅琊阁,哪怕炸死,换做另一个身份回来也无不可。”梅长苏瞬也不瞬的看着蔺晨,等着他的回答。

“因为,我身中剧毒,命不久矣。”

“什么!”梅长苏闻言一把抓住蔺晨的手。

蔺晨握了握梅长苏的手以示安抚,面上也带着些许笑意:“莫急。”

“我怎么能不急,你不是号称天下第一的江湖郎中,怎么会无法可解?老阁主呢,老阁主或许可解,我这就叫江左盟的人去寻他!”

“你坐好,如果我爹能解,琅琊阁的人自然会找他,琅琊山虽然毁于战火,琅琊阁可并没有倒。”

“那……”

“如果没有解药,我至多还有三个月。”

“谁下的毒,谁有解药?”

“南楚宇文肃,鸿雁归。宇文肃当初为了确保我对南楚忠心就让我服了毒药,每隔三月便给我一粒解药,想以此控制我。鸿雁归是南楚秘药,除了历代南楚君王谁也不知解法,解药我曾试着研制过总不得其法。依我看来,这解药必有一味活药,从活物上新鲜采下入药,差了一点时辰都不行。宇文肃向来狠厉,我的‘忠心’如今已不须分辨,他若被擒拿便是死也不会给我解药。昨日一战他仓皇出逃大帐都搜遍了也没有鸿雁归和解药的影子,可能这药他是贴身收着,也可能本就没有多的。事到如今,只有看天意了,你们便是活捉了宇文肃,他招了方子,也无人能辨别真伪,最好不过是赌命而已。”

“这……”

“生死由命,你最该看得开。我担心的不是解药,而是宇文肃知道景琰仁厚,恐怕会拿这事要挟景琰,所以我要求你一件事,一旦发现宇文肃格杀勿论,左不过帮我搜一搜有没有多余的药也就是了。万万不能让宇文肃告诉景琰我中毒的事,南楚大梁这一战关乎天下苍生,容不得妇人之仁。”

“什么生死由命?当年我要去送死,你难道就坦然接受了?我那时心愿已了,残躯难续才……你又凭什么看破生死?又怎么敢让我帮你瞒着景琰,亲手扼杀你唯一的生机!”

“那不是什么生机,我已经说了,宇文肃便是给了方子也是赌命!长苏,你不能意气用事,如果有别的方法,我又怎么会来这样求你。当年我帮你骗过景琰,我为你守了金陵,你欠我的,现在正是归还的时候。”

“我……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我要你留在金陵,琅琊山不会毁于战火,你也不会中毒,都是我!”梅长苏说着眼中隐隐有水光。

“长苏,待会还要庆功宴,你这样子叫旁人看出来怎么好?世人不知生亦不知死,如今我知大限尚能从容,也算是幸事。我从未有一秒后悔留在金陵,说来惭愧,哪怕让琅琊阁陷入一片火海,我也未曾后悔。景琰不仅是明君挚友,我与他之间或如你与郡主,终我此生再不能待他人如待景琰一般。你与郡主相思日久,应该能明白我的心意,我既爱他至深,又怎么舍得让他难受。我假称归隐琅琊山,他虽不舍必不会强留我。我已备下信札,日后便由你慢慢交于他,骗得他三五年,或许就转了心思。即便没有,到了那时,哀痛也少些吧。我不会放弃研制解药,只是如果……我总是希望能叫他好受些。长苏,求你成全。”

“蔺晨……”梅长苏红着眼睛缓缓说,“我答应你。”

——————————————————————————————

下一章,蔺晨和景琰的戏份就上线了。虽然虐但是肯定是HE。

嘿嘿,如果留言多的话,明日继续更新~快结局了,我尽量日更结束~

评论 ( 40 )
热度 ( 116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