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60)夜别

庆功宴开,众人相聚对饮。顾着明日开拔不能一醉方休,可众人皆是行伍出身酒量不浅兴致高昂,喝得着实不能算少。对南楚这一战有了这样的开局,结果并不难料。都是久经沙场的将士,天下平定近在眼前,任谁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欢乐。萧景琰更是少有的放下往日的节制,拉着蒙挚,列战英一一敬酒不说,更是要和蔺晨连饮三杯。梅长苏久游在外江湖游侠的习气也沾染了不少,言少酒多要不是郡主拦着只怕当场就要醉倒。待到后来拉着蔺晨喝酒的时候,眼睛都因着酒意泛红。

“蔺晨,我从未想到那时的我是多么自私。我要你为我续命让我送死,自诩看透生死,其实我从没想过你会多痛。看着挚友送死比自己赴死还要痛苦,你就这么锱铢必较,一定要我也尝尝这番彻骨之痛吗?”

“长苏,你历经几番生死,又有什么看不透的。别后,望君珍重。”

“你才要给我珍重,否则来年顶针婆婆的辣花生再没有你的份。”

“好,好。来年,我不仅要吃顶针婆婆的辣花生,我还要连你的份都抢了。”

梅长苏扶着蔺晨的肩看了他半晌,终究是无言,端起酒来一饮而尽。

待到肴核既尽杯盘狼藉,已是深夜,众人各自回营,蔺晨送景琰回了帅帐。

景琰酒喝的虽多也只至微醺,两人在帐中也不顾什么君臣礼法,只握着蔺晨的手不放。

“蔺晨,你再也不需要走了。所谓忍辱负重,所谓顾全大局,现在终于无须顾忌。”

“景琰,我……”

萧景琰不知他是何意,借着醉意瞬也不瞬的看着蔺晨,稳不住身子,索性靠在蔺晨身上。“你要说什么?”

蔺晨看着他这副满心欢喜的模样愈发狠不下心,可留的越久越是难以掩盖,犹豫再三还是说了出口:“我……要向你辞行。”

“辞……行?”萧景琰闻言反而笑了,“你骗我。”说着伸手紧紧拽着蔺晨的衣襟,“我不松手,你能去哪儿?”

“景琰!我要回琅琊山了,并没有骗你。”蔺晨握上景琰抓着他衣襟的手,他又何尝舍得放手。

“为什么,朕不许,朕富有四海,琅琊山也是朕的,朕不许你走。”

“我因梅长苏所托入了金陵朝堂,如今大梁荡平诸侯一统天下,长苏也回来了,我也算不负他的嘱托。蔺晨自诩行事磊落,此番为了灭楚设计众人却也算不得光明。长公主因臣而死,臣却从未对她全然坦白。庭生勾结南楚却并无反心,他是想借助宇文肃除了我,我已知有异却姑息放任,终将他逼上谋反的绝路,也难说问心无愧。庭生,你与长苏必会留他一命。可长公主的情谊,我却如何偿还?她两次嫁我,真情坦荡,最终却因我惨死。而我,做南楚国师是为了长苏,做她的夫君是为了你。我欠长公主的此生此世再难报答,只愿余生伴她相守琅琊山算作一点微薄的偿还。”

萧景琰听见蔺晨这样说再多的酒都阻止不了他明白过来,蔺晨并非玩笑。是呀,蔺晨这样的人怎么会用离开他来玩笑。“你这说的都是什么歪理,长公主惨死是你的过错,更是我的。要赎罪,不管是早晚三炷香日日叩拜还是终身茹素祈福无论什么我都能做到。为什么偏是你守着她的陵寝归隐深山?她给你一世相思,你便用余生来还?世间的相思情意怎么可能如同商贾牟利钱货两清!”

蔺晨哪怕心知景琰所言再无错处,却也不得不坚决:“长公主做了我多年的未亡人,如今我守着她再公平不过。”

“公平,你同我讲公平!”伤怀怒气只让酒意更甚,萧景琰忽得红了眼睛,“你用余生还她,又用什么还我?蔺晨你待我又什么时候讲过公平!为了琅琊阁你要自尽,要我下旨赐死你,我答应了。你要恪守君臣之礼,我也答应了,你要背上滔天骂名做大梁的乱臣贼子,甚至亲入敌营日日命悬一线,我也答应了。你难道不知,每当你身陷危局我是如何煎熬,我只愿能代你受这一切!可是我不能,为了琅琊阁,为了大梁,为了天下百姓万世太平,我不能。我不仅不能,我还必须看着你为我出生入死。我贵为大梁国君,日日困在责任之中,又有何时能够随心而为?”

“景琰……”

“你闭嘴!”萧景琰死死抓住蔺晨的衣襟,眼中滚下泪来,“蔺晨!你不负小殊,不负长公主,不负琅琊阁,不负大梁,不负天下,为什么一定要负了我!我等了那么久,盼了那么久,琅琊阁,南楚,大梁都快要不是你我之间的阻碍,为什么你偏偏要我和一缕幽魂去比!我若是死了,是不是你就再没有借口了?你以为我不敢为你而死吗!”

蔺晨心如刀绞听他言及死怒意抖升:“萧景琰,你给我闭嘴,你绝不能为任何人而死!”

萧景琰被他猛的一吼心中无限酸楚再难自抑,因着蒙蒙酒意只靠在蔺晨怀中哭得直如垂髫小儿。“我给过你离开的机会,你没有走,现在我再不让你走。蔺晨我萧景琰与你生死在一起。”

蔺晨从未见过这样失控无助的萧景琰,即使那次他们生死诀别萧景琰也是冷静克制。今夜这场酒终究卸下了萧景琰的伪装,把帝王将帅的身份一一剥离,蔺晨此刻见到的只有萧景琰而已。

萧景琰倚在蔺晨怀中嚎啕大哭,眼泪沾湿了他的衣衫前襟,泪水直流尽蔺晨的心里苦涩酸楚难以言喻。酒劲终于上了头,萧景琰的哭声也渐渐停息,倚在蔺晨怀中睡了过去,只是手还死死的握着蔺晨的衣襟。

——————————————————————————————

过了十二点,是白色情人节了吧。祝大家节日快乐!谢谢大家的留言,看着大家真的为这个故事挂心,真的给我更新的动力。

PS:催更的话,就是大家想起来的时候就私信问问我今天能不能更新就好。

其实每次大家这么问,我都会觉得一定不能摸鱼,要好好更新,打败拖延症~谢谢小伙伴的催更~\(≧▽≦)/~啦啦啦

评论 ( 46 )
热度 ( 114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