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61)割袍断义

“陛下,卯时已至。”萧景琰蒙蒙醒来帐外已有绰绰人影往来。

“陛下……”

列战英的声音由帐外传来,大军将要开拔。萧景琰应了一声又吩咐不要人进来伺候,列战英这才暂去了。

萧景琰军中私藏的好酒本该醇厚绵长醉人但不上头,此刻萧景琰却头痛欲裂几难忍受。他在军帐的床榻上醒来,手中握着的半幅绛色衣袍纷纷然坠地。萧景琰对着空无一人的军帐,怔然半晌终是唯有苦笑一声。

众人除穆青仍镇守边境搜寻宇文肃,均随萧景琰向南楚腹地进发。大军开拔,萧景琰并未骑马上了御辇,梅长苏则被钦点共乘。

一路上萧景琰只闭目养神面色无波。梅长苏却知他心中哀痛。梅长苏已知两人关系,蔺晨辞别,萧景琰如何能不难过?只是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劝解,两人同乘御辇相对无言。

忽有近侍禀报,蔺晨所募新军副将戴安远求见。

那人未入车驾萧景琰心中已猜得几分其人来意,果不其然。

“末将戴安远拜见陛下,陛下万安。”

“起来吧。”

“末将奉蔺晨将军之命前来,琅琊阁各处暗哨皆入此册,供陛下差遣。”说着呈上薄薄一握绢纱,上面是细细写明各地安插暗桩,姓名化名地域官职籍贯年龄样样具备十分详细,琅琊阁数十年积累所成尽在。

萧景琰收了绢纱,问道:“各处暗桩如何调动?”

“陛下若是愿意,可由末将统领调动,信报直呈陛下御前。陛下若有意废除暗桩,末将可代颁诏令。从今日起,琅琊阁诏令再无法调动臣等。”

“蔺晨也不行?”

“不行,唯有陛下。”

“好,好。蔺晨倒是大方。从今往后,你便是朕的御前侍卫,琅琊阁暗哨由你统领。”

“末将必不负皇恩。末将另有一物,乃蔺晨将军托臣转呈,并一句话。”说着又呈上一乌木盒。

萧景琰接过又问:“他让你给朕带哪一句话?”

“生于琅琊,埋骨琅琊,慰妻香魂,终身不复出琅琊。”

“好个终身不复出琅琊,礼尚往来,朕亦有东西需你交予他。”萧景琰说着抽出身旁佩剑,剑光一闪,衣袍落地。萧景琰背向戴安远,“地上衣袍并八字,割袍断义,前缘已绝。”

“君上!”梅长苏欲出言劝阻,萧景琰只抬手让他勿再多言。

待戴安远退出御辇,梅长苏还是忍不住出声,“景琰,你这又是何必。蔺晨他……”

萧景琰打开乌木锦盒,里面是蔺晨素日带着的一只银珥,和庭生冠礼那日正是一对。

“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除非我死,两枚绝不分离。如今,这一枚你且收着,蔺晨自会来取。”

 “少阁主必须走了,只怕以后,我蔺晨就是琅琊阁弃徒,不知到时你可愿收留我?”

 “这是我蔺晨想走的路,并不勉强,到那时不求做朝堂一品大员,只求在你身边当无名谋士,你可愿意收留?”

 “我只当你允了,将来可是要向你讨饭吃的,收了我的定钱不能抵赖。”

言犹在耳,银珥未分,人何以堪。

“他向你辞行过?”

梅长苏想了想直言相告:“是,就在夜宴前。”

“所以今早我说蔺晨辞官归隐,只有你并不震惊,他倒是念旧。”

“景琰,蔺晨对长公主亏欠良多,他亦不舍……割袍断义未免太过伤人。”

“他是为了长公主离开的?”

“是,正如刚刚戴安远所说。”

萧景琰怒极反笑,“小殊,你这样帮着蔺晨欺骗于我可有丝毫愧意。”

梅长苏没想到萧景琰会如此说,赶忙应声:“景琰,我并未……”

“他如今命在旦夕,我岂会不知!”

“景琰,你知道了!”

“什么!”萧景琰只是用心中猜测试上一试,却没曾想,居然言中。“他究竟是怎么了?”

“你不知道?”

“你只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莽撞孤勇的靖王吗?蔺晨心意,我岂会不知?昨夜我醉酒失态,若不是

两害(为什么敏感)相权

,/取/其/轻他又如何舍得如此待我。若说有何祸害重过至死不见,怕只有天人永隔。他既执意要骗我,我又何妨被他一骗,我们两人,总算有一个能安心。”萧景琰握住梅长苏的衣袖,“现在你要原原本本的告诉我,蔺晨究竟有什么危险。”

梅长苏听萧景琰这样说,忍不住感叹:“你们这两人,处处计较,事事小心,都是为了对方,又是何苦。”

梅长苏本也不忍欺骗景琰,忙把蔺晨的情况细述给他。

“宇文肃既然是唯一知道解药的人,无论他愿不愿意交出真的解药,也一定要生擒他。不仅要抓,还要快,我们必须尽快逼他出来。”

“正是,我也是这样想。穆青那边我已经交代了,宁愿放过也不能错杀。他对南楚那一带的密林颇为熟悉,我们把守要道怕他也有法子逃回都城。我们大军须以雷霆万钧之势直逼都城,他若逃回宫中,必然会出来相见。”

“嗯,让军士星夜赶路,十日之内,我必取他三座重镇,逼他现身。蔺晨怕宇文肃用此要挟居然甘心求死!这个混账!我只怕他不要挟,在我眼里再没有什么重过他蔺晨的命。”

“只可惜他太懂你。”

萧景琰深深望了一眼梅长苏,长叹一声。“我也太懂他。我知道他一定会暗中和你通信,你只说我失望伤怀就是。剩下诸事,我们从长计议。”

“好。”

——————————————————————————————

其实这章可以叫,景琰智商真的在线,各种有脑子!

另,景琰不是小哭包啦,喝酒确实比较容易哭,反正我是常常一喝酒就哭点超低,所以是因为酒,不是因为爱哭。就酱!

谢谢小天使的留言反馈,么么哒(*  ̄3)(ε ̄ *)

——————————————————————————————

一段一段的的查敏/感/词,我也是崩溃了,大家看看我加了/的那段,到底什么是敏/感/词~


评论 ( 45 )
热度 ( 111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