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逝水东流(64)胜负手

“景琰。”也顾不得还有旁人在场,蔺晨下意识唤了萧景琰的名字。他们顾不上,戴安远却是妥帖的,见状立即退出了帐子,只在帐外守着。

“是我。”萧景琰瞬也不瞬的看着蔺晨半晌,终究不愿这场面愈发愁苦,“你潜在戴安远的帐中已有几日?当年在靖王府你就嘲笑我轻功不济,如今还要仗着轻功来去无影。飞流的轻功精进不少,你未必能赢。”

萧景琰不问蔺晨为何骗他,不问他为何下了琅琊山,不问他为什么潜在营中避而不见,只问他回来几日,离去何足挂怀,归来便够了。那些没有问出口的问题,萧景琰早有答案,蔺晨的苦心,他从来都明白。

蔺晨自然懂了话中之意,他如今命悬一线,与萧景琰有的是时间生离死别肝肠寸断,既然相见何必凄风苦雨。“原来是飞流,早知道该多喂他吃些太师饼,养胖了就不怕他轻功比过我。”

“你旧日里富贵闲人写在腰围上,哪里轻功逊色现在半分?”景琰原不过出言打趣他旧日身材,可现下蔺晨真把白衣穿如谪仙,这其中多少是为了他萧景琰受的难?心中不住酸楚。

蔺晨见他面色不对,知他定然又为他的身体自责,忙揽过上身:“靖王成了陛下,到底是不一样了,我说得那许多,都没骗过你。”

“我们算作平手,原还想装作信了你的一番话,宇文肃这么一闹,是不能够了。”萧景琰忽的笑了,“看看我们,你骗我,我骗你,为着彼此成全徒增苦楚。时如逝水东流不可追悔,命由天定,你我不能坦然,总该坦诚。”

“我爹要是在,一定又要骂我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在金陵时就曾想过,从未得见你沙场英姿是一大憾。往后这些时日,就许我随侍左右,护驾出征吧。”

“念你往日功绩,饶了你擅离职守之罪。”

“谢陛下恩典。”

蔺晨就这么回来了,因着宇文肃一事,他中毒的事儿便也瞒不住。梅长苏自不必说,霓凰郡主等人见着他时都面露不忍。是以入得梁军军机大帐的人里,反倒只有飞流与景琰神色如常。飞流自是不知不觉,景琰则是深知深觉。

萧景琰继续围城的命令见了效,朗州城内已是人困马乏,粮草俱尽。梁军又围得七日,宇文肃终是无法,带人突围欲求生路。宇文肃的打算萧景琰又怎会不知,早已料到南楚军会有异动,故意放松了一条小路的戍卫。宇文肃心知可能有诈却也只能孤注一掷,派了几路人马佯装突围,自己则亲率一队精兵从小路突围,正中霓凰郡主埋伏。只是,萧景琰严令必得生擒宇文肃,决不许人伤害他的性命。宇文肃战不多时便看出端倪,仗着萧景琰的命令生生杀出重围,向朗州城后一处断崖绝壁逃去。

萧景琰接到霓凰郡主的奏报宇文肃的消息,迅速剿灭做诱饵的南楚兵士,亲率一队人马像宇文肃处赶去。

宇文肃见伏兵四起,军心涣散,自知大限已至,逃至悬崖处便不做他想静待梁军。是以萧景琰并蔺晨拍马赶到之时,只见宇文肃弃了马安然立于崖边,身边再无一人跟随。

“你们来了?”宇文肃到底一国之君,面上毫无惧色。

“宇文肃,只要你归降大梁,朕自可开恩饶你不死。”

“自古以来,只有降臣无有降君,大楚百年基业毁于朕手,宇文肃理当殉国。”

“宇文肃!朕施行仁政,诸国皆知,你何必一意孤行。”萧景琰见他抱着必死之心,心中大惊,立刻出言相劝。

“萧景琰,你的仁义道德也不过是徒有虚名,你明知你的心腹爱将蔺晨死期将至却也不肯相救。待他尚且如此又会如何待朕?可笑蔺晨,你为了萧景琰不惜背负叛国骂名,如今名在顷刻他却不肯相救。如果你当初没有背叛朕,南楚又怎么会亡,你也不会受尽鸿雁归的折磨而死。事到如今,还追随萧景琰左右,愚不可及!”

“宇文肃,愚不可及之人分明是你!君上乃千古名君,一统天下是顺应天命。我的计谋不过是让南楚亡得更快一些罢了。诸国纷乱,战事难平,天下百姓苦之久矣,若以我蔺晨一命换百姓早得安乐,何足惜哉。”萧景琰未及回应,蔺晨便抢先应答。

“宇文肃,你若交出鸿雁归的解药,朕答应你,南楚皇室一脉上下皆安,只要诚心归顺,必得荣华富贵平安终老!”

“哈哈,好一句荣华富贵,平安终老!大楚不存,皇室血脉又如何配享荣华富贵?你想要鸿雁归的解药可以,我要你亲自上前来取。让你的兵都后退五十丈,只有你来到我近前,我只说给你一人。”宇文肃再不以朕自称,他已然相信大楚灭国无可阻止,只是他还要为着大楚再以命相搏一次。

“不可!”蔺晨听见宇文肃如此说,立时出声阻止。

“以朕的武功,他伤不了朕。”

“宇文肃虽很少显露,却也是从小习武,悬崖绝壁就在他身后,不能过去。”

萧景琰心知蔺晨绝不会允他过去,可是宇文肃如今已有必死之心。如果他不冒险上前,宇文肃投崖自尽,鸿雁归的解药便再也无法配出。他一定要过去,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好,咱们就把他困在悬崖边,伺机活捉他。”

“嗯。”蔺晨转过头去刚想下令围困,萧景琰出手快如闪电封住了蔺晨两处大穴,瞬时蔺晨动弹不得。

见他确凿被制,萧景琰才靠在他耳边说:“轻功我再怎么苦练也不如你,这点穴手法总扳回一局。”

“景琰,你放开我,绝不能过去。”

“那日在大帐里,我说平手,到了今日终究是我赢。”

“不要景琰,算我求你,不要过去!求求你。”蔺晨红了眼眶,满面慌乱再没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镇定。

“我不会让你有事,等我。”萧景琰说罢抬手又点了蔺晨的哑穴。向身后众兵士下令,全部人等退后五十丈没有他的命令,谁都不准妄动,又命副将照顾蔺晨,才只身向宇文肃走去。

“宇文肃,朕来了,鸿雁归的解药在哪儿?”

“哈哈,你当真如此天真,我会给你解药,救大楚的罪人?”

“你要什么?”

宇文肃指着萧景琰扔在地上的佩剑,“鸿雁归的解药,一粒可缓解三月的毒性,你就用你沾满大楚将士鲜血的佩剑自戮,你刺自己一剑,我便给一颗解药与你。”

萧景琰拔出剑来,“朕如何知道你真会给我解药?”

“你只能信我。我若骗你,你最多不过白受一剑,你第一剑刺下去,我便给你一粒,蔺晨号称天下第一神医圣手,解药是真是假他一望便知。只是,若这剑刺浅了,我可不认!”

“好。”宇文肃就站在悬崖边,萧景琰怕贸然出手他情急跳崖,咬牙答应了宇文肃的条件。他缓缓举起佩剑,冲着自己的右腿,剑未刺下,便听得利刃破空之声。

一只利箭正中宇文肃心口,宇文肃身形不稳向后仰倒,直坠入崖下。

“不!”萧景琰飞身去救却只抓住宇文肃的一片衣角,眼见着宇文肃坠入深渊,他知道蔺晨之命再无力回天。萧景琰急痛之下,呕出一口鲜血,眼前黑雾隐现,几乎无力支撑。萧景琰缓缓望向箭的来处,戴安远已经将手中强弓弃在一旁,给蔺晨解了穴道。

蔺晨飞身来到萧景琰近前,扶住萧景琰带离悬崖边缘。

“对不住景琰,事关你的安危,我实不忍叫你赢。”

——————————————————————————————

至多还有两章,不舍得~

评论 ( 27 )
热度 ( 114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