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楼诚】小别离(上)明楼要订婚,楼诚互虐的狗血短篇!HE

 上海的夏夜总是闷热的让人受不住,蒙蒙夜色让周围的一切都暗淡起来。十一点的钟声敲响,海军俱乐部里的歌舞声不减分毫。明诚只觉得嗓子有些发干,头也有些痛,三件套即使度身定做也是英国人限制贵族身姿的服饰,没得让人胸口闷气。他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随手搁在一旁,快步走向明楼。

“先生,周小姐。”他微微弯腰示意。

明楼看了他一眼又转向怀中的少女笑着说:“佳人相伴,良宵苦短。”

周小姐被明楼这么一句说得面色微红,嗔怪道:“也不知明大少爷这样对过几位佳人?”

“实在冤枉,不过是有感而发哪里就凭空多出了许多前缘。你是个爱看报的,我有过几位佳人只怕你比我还清楚。”

明楼这样的世家公子正是小报们争相报道的人物,若是有一星半点才子佳人的蛛丝马迹不知要被多少支笔写出多少故事。明楼素来稳重自持,从未当过报中的故事主角,周之鸿素来知道。现下被明楼这样一说,反倒显得自己小气,索性仗着少女的娇嗔劲儿解围。她踮起脚吊着明楼的脖子,靠在他耳边说:“嗯,自然只有我周之鸿一位佳人。今后也只有我一位,你可躲不了。”

明楼眼中含笑,只深深的望着周之鸿,“好。”周之鸿被他看的面红耳热,心如擂鼓,鼓起勇气猛的亲上明楼的面颊,又急急跑开了。

明诚想,这世上事就是这样毫无公平可言,有些人甜言蜜语说尽偏不如明楼一个好字。周之鸿这样的世家小姐家教甚严,现下都敢在他面前放肆的亲近明楼可见她的迷恋。

 “要不要我送一下周小姐?”明诚待明楼的规矩周全世上再无第二人。

“不必了,周家的车早就候着了,回家吧。”

行车一路(注1)明楼闭目养神,明诚缄默不语。

终于到了明公馆,明诚给明楼拿了睡衣放了热水,自己回房也洗了澡,才转回明楼房间。明楼睡前总爱看会儿书,他往日都等着灯灭再进房间,这次也不知为什么竟然忘了。灯光下明楼正在翻书,明诚走进去,明楼抬头看了看他,终究还是看回了书页。明诚未及动作,明楼便开了口:“大姐那边有消息吗?”

“大姐今天才到,要在苏州乡下住一周,说是一切都好,让不要挂念。”

“好,乡下有乡下的好处,大姐她愿意休息再好不过,更何况乡下看不到上海的报纸。后天我和周小姐订婚的消息不会那么快传到她的耳朵里。”

明诚原还想向前的步子终于放弃,“是。”

“累了一天,早些回房睡吧,以后都早些休息才好。”

“嗯。”

明诚转身离开,临关门的时候终究忍不住问了一句:“大哥真心想要的就是与周小姐订婚?”

“是。”又一个“真心想要”,明楼想起上一次明诚是怎么用这个词组撕碎了他的心。这一次,这个词有没有一样也让明诚伤心?明楼不知答案,也不愿再想。

明诚再未答话,只有关门的一声轻响。

同样低沉嗓音,同样出自明楼的唇齿,是与好,冰与火。

第二日,明楼与明诚早早起了。倒不是多么勤务,只是明家小少爷既起,就再没有他人清梦的时间。

明楼慢条斯理的坐在餐桌前拿起筷子,明台已经迫不及待的拿起桌上的报纸找明楼对质。

“大哥报纸上说你要和周佛海家的小姐订婚,这是真的吗?”

“要是报纸头版都能刊出假消息,这胡先生的报纸还能办得下去?”

“居然是真的!”明台嗓门越发大了,更是径直站了起来。

“你给我坐下,餐桌上大喊大叫像什么样子!都是大姐惯坏了你。”

明台梗着脖子不愿坐下,被旁边的明诚一把拉坐在椅子上。

“阿诚哥,大哥他……你就没什么要说的?”

阿诚并不答话,只低头喝粥。

“你不说,我说!”明台抢过明楼手中的碗,“大哥,你不能和她订婚!你不能娶大汉奸的女儿。”

“周之鸿是汉奸的女儿,我是汉奸,你倒该提醒她不要嫁我。”

“你们不一样!娶了她你将来怎么能洗刷得干净。”

“不娶她我又有几分可能洗刷干净?要是在意这些,我又何必回上海?”

“好,你不在乎名誉,那明家的名声呢?大姐呢?我这就给大姐打电话,让她罚你跪小祠堂。”

明台起身就要走,明楼只得厉声道:“给我回来!我命令你不准告诉大姐。等订婚宴结束,我自然会向大姐领罪,在明家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明台气急,挥手打碎了桌上的一锅热粥溅了一地,明诚不参与两人之间的谈话,只默默起身收拾残局。

“是,你是我的上级又是我大哥,我没资格教训你。可是……”明台起身拉住明诚,“可是阿诚哥呢?他不说什么不代表你就有资格这样对他。”

“明台!”这次是明诚的声音,“我的事不需要你插手,大哥的决定自有他的道理,我不需要你为我打什么抱不平。”

缓了缓,明台和明楼都不再说话,明诚又开口:“说了多少次家里的东西要钱买的,别动不动就乱来。明台,你吃饱了没有。”

“气饱了!”

“饱了就好,去把这里打扫了。”

明楼放下碗筷起身出门,明诚跟上,“大哥也不要生他的气,他是关心你。”

“他不仅关心我,更怕你委屈。”

“明诚没有半分委屈。”

明楼侧身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头,“不委屈好,上班吧。”


注1:民国时候汽车速度有限,但是也不该酒后驾车,剧情需要而已,拒绝酒驾

——————————————————————————————

上的篇幅所限,没讲清楚楼诚之间的关系,但是你们应该隐约能看出来。明楼和明诚都不渣,一定看我下章解释!!!明天饭局结束的快的话,我明天就揭晓,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 ( 25 )
热度 ( 186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