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楼诚】小别离(下)HE完结~明楼结婚狗血梗,吃醋互虐外加一勺蜜糖~


明楼和周之鸿的订婚虽然突然,准备却丝毫怠慢不得,明诚自然事事亲力亲为。明楼这一身订婚礼服都是他去店里定的料子款式,现在也由明诚亲手帮明楼穿上。明楼站在镜子面前任由明诚伺候穿衣,明诚本来周全,今天又格外仔细,衣服上留不下一丝皱褶。理好西装又帮明楼系起领结,修长的手指在明楼的近前动作,恍然间让明楼想起当年自己第一次替明诚系领结。明诚紧张的屏着息,明楼系的太紧也不说,直到憋的脸都红了才被明楼发觉替他松开。明楼当时想,自己第一次替别人系领结也算情有可原,然而明诚替他打领结却从来结扣舒展,松紧合宜。

他的阿诚真好,然而并不是他的阿诚,只是阿诚,明楼想。

明楼忽的开口:“你去了香港,我以后只有系领带了。”

明诚手上未停,嘴里应道:“领结本就是隆重场合才要,下次大哥孩子办满月酒,我一定还回来。”下意识里,明诚回避了明楼的婚礼,明楼却被“孩子”吸引了注意力。

“满月酒?”

“大姐早就盼着了,大哥和周小姐难道还不遂了她的愿?大姐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有了侄子侄女,她肯定也不会怪罪了。”

“倒是劳你费心,替我想好了如何对付大姐。”明楼的声音向来低沉厚重富有磁性,正是这份厚重让人听不出他的情绪。

“本也不是为了对付大姐,大哥和周小姐生的都好,孩子不论像谁一定都很可爱。”明诚说得恳切。

明楼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他无意再接明诚的话:“好了,你出去准备吧,我自己来。”

明诚站在明楼身后又看了眼镜子里的明楼,“这里扣子没扣好。”说着从明楼背后伸出手去,替他扣上最后一颗扣子。他从背后环抱着明楼,有那么一瞬他轻轻的紧了紧怀抱,只是一瞬,短到明楼未及察觉他就松了手。

明诚开门正撞上怒气冲冲的明台。

明楼看了明台一眼:“舍得回来了?从昨天起就不见人影,今天的订婚宴你不是不打算去吗?”

“我不是为了什么订婚回来的,我来是以下级的身份询问长官。”

“下级的身份?我看你的气势要比你们戴老板还强三分。”

“明台,别胡闹,你的礼服在你房里去换上。”明诚拉了拉明台的手臂劝说道。

“阿诚哥,让我和大哥单独聊聊。”

明诚和明楼交换了个眼神,出了房间。

明楼在沙发上坐下看着一脸恼怒的明台,“说吧,你要问什么。”

“为什么调我去重庆,我在上海的工作执行的很好。”

“你应该知道,命令就是命令,凭你这种讨要理由的行为,我就可以枪毙你。”

“我不能离开上海。”

“为什么?”

“因为……”

“因为于曼丽怀孕了,你不能离开她,对吗?”

“我……”明台太过吃惊一时无法回答。

“不要以为我病着就能瞒过我,如果发烧睡着就能忽略别人在我床边的谈话,我的命早就被人捏在手里了。”

“大哥,我和阿诚哥说的你都听见了?”

“是,曼丽怀孕了,你准备怎么办?还不能离开上海,你跟着你那个蠢货老师学得一样蠢。戴笠是什么风格你难道不知道?你们两个这是犯了军统的家规,被查出来谁都活不了。”

“我爱曼丽,我要娶她,我们时时刻刻都在危险之中,一躲一怕后悔的可能是一辈子。是,现在本不是我们两个追求爱情的好时候,可是她既然已经怀孕了,我就绝不会丢下她。大哥,我求求你,不要调我走。”

明楼摘下眼镜揉了揉眼角,“在你眼里,大哥就是不近人情的冷酷汉奸吗?”

明台听明楼如此说总算放下心来,明楼从未真正让他失望。“大哥,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

“重庆你一定要去。明家这条金融通道至关重要,别说戴笠,就是老蒋也不能不看重,我会要求军统把你和于曼丽从前线撤出,专门负责重庆方面的联络。不能结婚的禁令虽在,想也没有人敢为难你们。你先走,曼丽晚些时候动身,郭骑云还在养伤,你们组的任务交接总要有人做。”

“原来是这样,大哥你真是太好了。”

明楼被明台抱着又蹦又跳的,忍不住笑骂道:“你呀,冲动不动脑子的性子半点没变。”

“我这是一时没想那么多而已。”

“你在重庆再不能这样任性了,大哥大姐都不在身边护着你,就算在也总有我们解决不了的事情。”

长兄如父,明楼对待明台严教多过溺爱,如今这样温情交代让明台也不禁热了眼眶。

“大哥,我知道的。我敢跑来质问上级,还不是仗着你是我大哥。这么多年,你对我看着严其实心里也很疼我。我都明白。”

明楼没想到明台会这么说,心中悲喜交加,悲的是自此一别不知相见何日,喜的是他的弟弟终于成人。他拍着明台的肩一脸欣慰的说:“好啊,这么多年总算长大了。有时候觉得家国破碎命如朝露,日子是度日如年,可是回家来看见家人又会觉得白驹过隙。你趴在我膝盖上打瞌睡口水湿了我半裤腿好像也不是多久之前的事。”

“大哥。”

“是应该长大了,这都是要做爸爸的人了。曼丽你没正经带回明家,但时局如此一切从权,等你们在重庆安顿下来,我安排大姐过去看你。她一直盼着你成家,现下终于顺了心。上海已经沦陷,大姐在这里终究不安全,到时候你留她在重庆,你们一处也托你照料大姐了。”

“大哥这是哪里话,我是明家人,大姐我自然要照顾好。”

“嗯,我放心。曼丽的过去我是知道的,她穷苦出身与你不同,我原怕你们不合适。现在你既然认定了她,就要待她好,过去的那些身不由己不可再提。她将是你的妻子,你孩子的母亲,是你的家人。没什么比家人重要,你们的婚礼我不能去,这些嘱咐就现在说了。我们的命许国亦许家,不可怯懦也不要莽勇。”

“我明白的。”明台眼里含泪,“我和大姐都走了大哥你怎么办?我离开还可以假称出国,在重庆隐姓埋名,大姐要是去重庆,多少眼睛看着。你和阿诚哥的处境太危险了。”

“我是你大哥,难道还没有你周全?大姐可以去重庆登报与我断绝关系,我呢就做个与长姐争家产的汉奸败类,这种戏早就轻车熟路。阿诚会以帮大姐料理生意的名头去香港,待大姐登报,他就是我霸占明家家产的一个得力助手,到时候暗里做金融通道的接口人也不会有人怀疑。我在上海就是个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自然更是只能更加卖力的做走狗。”

明台听他说得波澜不兴心中更是焦急,一把拽着明楼的胳膊:“大哥你怎么连阿诚哥都不留在身边。你才说过,没有什么比家人更重要,阿诚哥难道不是家人吗?你们两个……你们的情分虽然从没告诉过大姐,可是我也看得出。你为什么一定要娶周之鸿赶走阿诚哥呢?大哥,你总要有人帮帮你。”

“是呀,我是要赶阿诚走。他十岁入我明家是我一手带大,我对他的恩情太重,我手上握着他的风筝线,总是扯住他这样不好。明台半个月前就在这个房间里,你亲口问过他,我和他之间是什么关系。他说,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我想要的,他就愿意给。这是报恩,不是感情,我已经因为误会做了利用恩情逼迫他的罪人,当然不能继续下去。你进来之前,他还在说,之鸿和我的孩子一定可爱。他对我本不同于我对他,是时候剪断这根线助他直上青云。”

“阿诚哥他……”

“好了,我和阿诚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就算做了爸爸,我也是你大哥,我自有分寸。你现在没什么问题就走吧,去找曼丽准备准备,今天这订婚宴去的人太多,你要在重庆潜伏不露面也好。”

“嗯。”

 

明楼与周之鸿的订婚在上海滩自然是无人不知,一时之间政商名流云集,日本的一众高官自然也不会驳周佛海的面子。明家出席的只有明诚一人多少有些心照不宣的尴尬,好在无人敢提。

订婚仪式算得平顺,如果没有射伤白川三郎与明楼那一枪。刺客是绝好的狙击手,只一枪穿过明楼的左肩正中白川右胸。当场宾客大乱,周佛海急调税警总团封锁现场保卫安全,特高课,76号自然也是一样,一时之间,饭店周围水泄不通。

这边杀手还没找到,另一边又有码头的军警急报今日押送到上海的战俘暴动,抢船逃跑了。周佛海这边安排人手护送宾客安全返家已经是焦头烂额,哪里分得出人手,只吩咐加强戒备暂不追逃便罢了。

明楼肩部中了一枪,打了止疼药后没多久便因着失血昏睡了过去。待他再醒来,已经是在明家大宅。

明楼恍惚间觉得有人在用棉签沾水帮他润了润唇,他动了动嘴没发出声。

“大哥。”

明楼睁开眼,守着他的自然是明诚,明诚把他略扶起一些喂他喝了点水。

“外面情形如何?”

“华懋饭店已经被封锁,凶手尚在排查之中。兹事体大,你和白川受伤的消息被封锁了,暂时没人知道。白川被一枪正中右胸还在抢救,听消息是撑不住了。”

明诚说完明楼并不答话,他想了想又借着说道:“子弹打穿了你的左肩留在了白川身上,你的伤应该不会影响以后动作。医院不够安全,处理完了伤口周佛海就派人送你回了大宅。我已经给苏太太打了电话,以后她会每日来帮着换药的。周佛海担心周小姐的安危,她暂时待在周公馆不能来看你。”

“还有呢?”

明诚跟随明楼多年,自然猜得出今天这一出早有计划,明楼现下这一问才让他想起还有一件码头战俘逃跑事件。“码头趁乱跑了一船俘虏,现下出了这样大的事,谁都没功夫追。这也是?”

“嗯,战俘是飞行大队,没了这批英国受训的飞行员,重庆那些飞机都是摆设。”明楼也不瞒他。

“今天这么大的行动,为什么我没有任务?”

“越少人知道自然越安全。”

“安全?我什么时候连这样的安全级别都没有了?”

“你就要去香港了,不应该再参与这种特别行动。”

“我去香港不过是昨天决定的,这个行动难道也是昨天才策划的?”明诚问出这一句就已经想到了答案,忽的冷笑道,“是了,哪里是我昨天决定的,分明是明长官早就定下的,我真是后知后觉。”

“够了,长官大如天,既然我是长官,由谁执行任务就是我说了算。我并未代你决定什么,我只是早就知道你想要去香港,你昨天也亲口说了。”

“那我要是不想去了呢?”

“阿诚,不要意气用事,我今天是不是受伤与你去不去香港没有关系。”

“意气用事?好一个意气用事。长官大如天,可是明长官你知道今天我差一点就难以抵挡本能去为你挡下那颗子弹?我知道身体根本无法挡住这种步枪子弹可是我还是几乎要扑上去。如果我扑上去,子弹因此造成路径不稳,最终会在你的身上留下多大的创口?现在在抢救室里的就不是白川而是你!我可能差一点置你于死地,我受够了你的安排,你的算计,我曾经对明台说过你想要的,我都愿意给。可是现在我明白我做不到!我想要给你你要的,远离你的生活,让你娶妻生子不受我肮脏的感情的羁绊,但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我不贪心,我发誓会收起所有的对你的恋慕,绝不会成为你和周小姐之间的阻碍,只求你让我留下来。”

明楼从没想过他会再一次看见这样的阿诚,无助而绝望如同那个瘦弱的十岁小男孩。他本能的想要拥住他,安慰他,一如当年。可是这一次他有一个不得不问的问题。

“阿诚,你刚才说恋慕,我需要你明白的回答我,你对我是不是为了报恩?”

“不是,无论我怎样说服我自己,我都无法回避,我对大哥并不是恩情。我知道这不是大哥想要的……”

明诚的话没有能够说完,明楼不愿继续听下去,他用一个吻阻止了他。

“这是我想要的,一直都是。”

 

一个月后,明诚拿着明台从重庆发来的密报进了书房,明楼正在看一本《普希金诗选》。

“明台来电报了。”

“说了什么?”

“周小姐已经安全到了重庆,她登报和周佛海断绝父女关系的稿件不日见报,明长官失婚的消息也将一并刊出。”

“臭小子,在重庆我就治不了他了,简直要翻天。”

“大哥您帮周小姐润色的稿件,怎么明台就不能提前看看?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嘛。周小姐早就心向革命,和你一起策划了白川大将被刺又偷走了中储银行筹备计划,你们居然一点也没叫我看出来。大哥你们骗的我好苦啊。”

“Если жизнь тебяобманет,

Не печалься,не сердись!

В день уныниясмирись:

День веселья,верь, настанет.(注: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尽管明楼的诗念得很好听,明诚也不会因此忘记,欺骗他的不是生活而是明楼,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生活没有欺骗我,生活把你给了我。”

明诚突如其来的一句情话,饶是明楼这样身经百战的也不住红了脸。

ps:都完结了你们还不冒泡留言么?😳😳😳

评论 ( 30 )
热度 ( 225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