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蔺靖】百年声闻(一发完结酒酿小甜饼)

 @流泪狂乱心碎  

说过长评换番外来着,结果拖了这么久,请姑娘不要见怪。希望你喜欢~

——————————————————————————————

萧景琰和蔺晨风尘仆仆地冲进苏宅,只见梅长苏正坐在庭中指挥着甄平黎纲收拾东西。

“景琰,你们回来啦。”梅长苏分外殷勤的拉萧景琰他们坐下,顺手还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茶。

“小殊,你说南楚叛军异动,现在军情如何?”萧景琰显然顾不上怀疑梅长苏的格外热切。

“景琰,你看他那样儿,一定是谎报军情!如果南楚有叛军异动,琅琊旧部一定会报给你的,哪儿还等他通报。”

“就你知道的多”梅长苏白了一眼蔺晨又转身对着忙碌的甄平说:“甄平别忘了,把书房里左侧架子上的书都给带上,我要看的。”

  “小殊,你这是在干吗?”萧景琰对面前的场景是一头雾水,只能瞪着鹿眼问闲坐着的梅长苏。

梅长苏喝了一口茶慢悠悠说道:“南楚是不太太平,但叛军没有。是穆青的王妃早产了,给他生了个小王爷。”

“小殊!我们两个为了你的“紧急军情”快马加鞭,路上都没停下喝口水。你居然在这里喝大红袍!”萧景琰说着泄愤似的一口喝干杯里的茶狠狠瞪了一眼梅长苏。

一旁的蔺晨忍不住笑出声来,“愿赌服输,景琰你这下可欠我一回。”

萧景琰闻言瞪了蔺晨一眼却又因着理亏闷闷不说话。

“景琰对不起嘛。你我约定你十日必回金陵,我是信得过你,可是蔺晨就没多少信誉了。我要是不谎报军情,他一定拉着你不让回来,明日是他生辰,肯定会多加拖延。你是一国之君,兹事体大,我只好出此下策了。”

萧景琰想了想,梅长苏的猜测确实也不无道理刚显出点被说服的神情,蔺晨就急急插了话:“景琰,你别听他的。什么一国之君兹事体大,说好了十天,这才九天他就把我们诓回来了。分明是因为霓凰去了南境看小侄子,他想跟着去,所以早早把我们骗回金陵。”

萧景琰听了这话才恍然大悟,睨了梅长苏一眼,“所以,你这是收拾东西要去南境?朕可没见到你的请准奏章。”

萧景琰突然称起朕来,梅长苏自然知道他的私心是瞒不过了,当下就招了:“霓凰一收到消息就去了南境,现在都已经七天了,我虽然思妻若渴也不敢抛下社稷江山。现在等到陛下回来才敢奏请陛下恩准臣去南境与霓凰团聚。求陛下看在臣尽心竭力维持这十日的份上,允准此请。”

梅长苏要去南境萧景琰哪会不允,只是他诓骗的事,萧景琰自然是要治他一治。他面上仍是不假颜色,看着蔺晨问道:“蔺卿以为如何?”

“当然不行,绝对不行。为一己之私,欺君罔上,陛下一定不能信他呀。他忍这七天根本不是为了江山社稷,定是为了他那坛子宝贝声闻酒。那声闻酒是百年陈酿,要在梅花树下埋上九九八十一天才能启封,算来正是今日午后。”

“当真百年陈酿?这么好的酒是从哪儿得来?”萧景琰也是个爱酒之人,顾不上蔺晨点破梅长苏那点算计,一心只在了酒上。

“这本是我琅琊阁的珍藏,那时候他身中火寒毒又选了最凶险的拔毒法子,每天都命在旦夕。我爹知他爱酒,就送了这坛声闻酒给他,让他沉冤昭雪之时庆祝。结果冤情得雪他又紧接着去了战场,后来又因为解毒失忆了这些年可不就把这酒留到了现在。哎,百年陈酿啊,我都没尝过。他这是算着日子,一旦能带走这酒,就把我们给骗回来了。景琰,你可不能饶了他。”

“嗯,说得有理。”

“景琰,我和你从小的情谊,你不能因为蔺晨几句话就不相信我嘛。就差了一天,他为什么生气?他是不是原来要去顶针婆婆那里去取辣花生?”

“是呀,他说那是世上难寻的美味。”

“还不是因为你,她特意给我留了两坛都没了。”蔺晨看着梅长苏训了两句忽然转了话锋,“都吃不到了,那就算了。不说辣花生,说酒,景琰不能让他转移话题。”

“景琰,你可知顶针婆婆真名叫什么?”

“不知。”

“她原叫叶定臻,化名顶针婆婆而已,年芳二十三,可不是什么真婆婆。”

“叶定臻?琅琊美人榜首的叶定臻?”

“可不就是,叶大美人自是长得美艳不可方物,她说过若要求娶,必得打败琅琊少主。是以上琅琊山除却求问者,更有不少叶姑娘的仰慕者找蔺晨比武。景琰,我是真真不知,蔺晨这气究竟是为了辣花生还是叶美人?”

“哦?原来婆婆竟是佳人?”萧景琰略略偏过头看向蔺晨。

“景琰我对你的心天地可鉴什么佳人什么婆婆我都不在乎,梅长苏这没良心的,早知道我就不救他了。”

“不救我,不救我你怎么进的金陵?怎么能认识景琰?你们现在如胶似漆了都忘了我这个大媒。”

“景琰你不能听他胡说!”

“景琰你不能见色忘友!”

梅长苏和蔺晨两位端方持重的朝廷肱骨此时恨不能像小孩子一样互相丢起泥巴,这样的场面着实逗趣,萧景琰忍不住笑出声。

既然忍不住,也不能再端着架子假意为难梅长苏。“好了好了,你们可都是朝廷重臣,这样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小殊虽然没有让咱们躲得这十日,也有九日嘛,穆青有了孩子朝廷本该派人祝贺,就让小殊代朕封赏吧。”

“景琰,就算让他去得南境,也得让他把酒留下,这不能白骗我们一遭。”

“不行不行,景琰这可不行。不瞒你说,霓凰走的这么匆忙一是因为穆青,二是因为恼了我,我就指着这坛酒求情呢。”

“你怎么惹霓凰了,她对你可是天下无双的好性子。”

“其实也没有什么,我虽医好了火寒毒总归再不如当年。我与霓凰得以相守,缱绻情深也总忍不住思虑哪日我先她而去。所以私下做了些安排,谁知她竟察觉,第二日便离了金陵。”听他如此说,萧景琰想起旧日对梅长苏的忧心,一时无语。

蔺晨的声音适时响起,更是一扇子敲在了梅长苏脑袋上。“郡主就该不理你,让你好好反省反省。一天天瞎琢磨什么呀,有我在居然安排后事?你这要砸我招牌问过我了吗?小爷我医术高妙,活死人肉白骨,你给我安心的儿女情长。你要是不能高寿我就跟了你姓。”

“是是,你骂得对。”梅长苏难得没有扳回一局,只带着笑意应了。

“我要保你无恙,你给我把酒留下。”

“不行,说了这是给霓凰的。”

两人掰扯一番无果,只能齐齐看向萧景琰,“皇上给臣做主啊!”

萧景琰看两人这架势不折腾是不行了,忙摆摆手,“别扯我进来,你们自己解决。”

“自己解决?就是谁抢到算谁的呗。”

“景琰,你可不能让他胡来。”

萧景琰忍不住笑答:“我没让他胡来,也管不住他呀。”

蔺晨听出萧景琰言下之意,甚是开心,只满脸堆笑看得梅长苏直发毛。

“飞流!”梅长苏朗声一句,飞流便跃至梅长苏身边。

“苏哥哥!”

“你今天就跟着我寸步不离,一旦他接近就大声告诉我。”

“好,蔺晨坏,要抢苏哥哥东西,飞流不准!”

“飞流你个小没良心的,跟我这么久,他一回来你就叛变了!”

“坏!”飞流做个鬼脸全然不理蔺晨的一番唠叨。

斗嘴归斗嘴,明日梅长苏就要离京,朝中大小事务自然还是要交代一番。

蔺晨景琰,并飞流长苏还是一起出了苏府进宫议事。

本来各项事务就交接到傍晚,梅长苏前脚和飞流出了宫,后脚就不见了蔺晨。连陪太后用晚膳都是萧景琰一人。

萧景琰知道蔺晨定是去偷那坛百年声闻酒也只能由得他去。

到天光大亮蔺晨才回,更是一夜没睡满脸沮丧。

“你这是怎么了?”萧景琰睡眼朦胧,问出话来声音都更加暗哑。

“梅长苏那个混蛋,大混蛋。”蔺晨挠挠头气恼的紧。

“哦?被飞流给制住了?武功天下第一,也不过如此嘛。”萧景琰难得见蔺晨如此,自然得打趣一番。

“凭小飞流,就是十个我也能脱身,梅长苏那个混蛋居然把酒和冰水做了平衡。一旦我取了那坛子酒,他必被冰水浇透,他那个身子哪受得了。混蛋之极!我守着他一夜没睡,深怕一点风吹草动他就被冰水泼了满身,结果他却睡得极好。他这就上路了,罢了罢了,认栽。”

蔺晨满腹不甘,发髻也不拆就想上榻休息,没成想被萧景琰给拦住了。

“咱们自从回来你还没给母后请安呢。小殊要走母后说了要再嘱咐他几句,给他送行,你洗漱一下,陪着去用早膳吧。沈追病了,我要去看他,就不和你们一起了。”

“谁要陪那个混蛋用早膳!”

“是陪母后。”

萧景琰睡眼朦胧的拽着蔺晨的衣袍,一双鹿眼偏有几分无辜天真的味道,蔺晨又怎么能拒绝。

梅长苏要远行太后娘娘怕他路上辛苦不管不顾的又封赏了许多,加上带给穆青的,生生又多了一大车。蔺晨想着那坛声闻酒就恨不能把梅长苏骂上一百八十遍,偏偏碍着太后娘娘不好发作。好不容易陪完了早膳回了寝殿倒头便睡,待再醒来,便是满屋酒香四溢。

“声闻酒!”

只见萧景琰正坐在榻边慢慢品着一盅,矮几之上斟好了另一盅。酒微微热过,香气扑鼻,勾得蔺晨赶忙起身。

“景琰,这酒你是怎么弄来的?”

“你偷不到,不代表我偷不到。今日早膳小殊知道你做陪,这酒又不便带进宫,定然留在苏宅。我假称太后赏赐入府,倒是无人疑心,带回这坛子酒不费吹灰之力。小殊那里只有一坛子母后亲酿的补身药酒。”

“哈哈,好景琰,这次叫梅长苏吃了瘪真是太好了!等他发现了,指不定如何气急败坏,见不到还有几分可惜了。”

萧景琰端过另一盅酒递给蔺晨,“有酒喝你就厚道些吧,今日你生辰,就以这酒为你贺寿。”

蔺晨接过酒两人一饮而尽,这酒入喉甘冽醇香,回味悠长,两人俱是极快意。

刚喝完酒,便扑棱棱落下一直白鸽在榻前,蔺晨取下信笺,是梅长苏的字迹。

信笺极短只有八字:“见色忘友,无道昏君。”

“哈哈,长苏这是说你呢,景琰。”

“周幽王为褒姒烽火戏诸侯,商纣王为妲己建酒池肉林。朕为爱妃偷一坛酒而已,算不得昏君。何况爱妃风华绝代胜褒姒妲己百倍,朕便为爱妃做一昏君又如何?”说罢还轻佻的摸了一把蔺晨下颌。

“好呀,皇上既然如此宠爱臣妾,臣妾又怎有不侍奉周全的道理。”说着一把拉过萧景琰双双倒在榻上,几下撩开龙袍,只把这声闻酒到在萧景琰的腰窝之内。“皇上为臣妾建这‘酒池肉林’臣妾不胜感激。”

——————————————————————————————

PS: 希望大家能开心点,放宽心。之前没次想更新就被风波搅得没有心情,现在想开了,心情不能被不相干的人左右。再不被他人打扰,我要开新坑啦~

另外,这篇文请大家多小红心小蓝手了,tag太乱,怕姑娘们看不到。谢谢了~

评论 ( 38 )
热度 ( 141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