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三世】邈若山河·第一世 蔺靖(1)

三生三世梗,HE因为有三世,所以不一定每一世都HE。

蔺靖,楼诚,凌李三生三世,应该十章内会完结。【没完就当我没说

———————————————————————————————

“先生,小殊的病怎么样了?”萧景琰看着蔺晨面带愁色心中越发焦急。

“就没见过他这样的病人,丝毫不顾虑自己的身子,让我们大夫怎么治!再这样我索性回了琅琊山,也不在这生气。”蔺晨甩甩袖子,一把折扇扇得惊涛骇浪,全无半点乱世闲人的潇洒。

“先生莫气,他点灯熬油万般辛苦都是为我。如今赤焰案平,他却还要为大梁江山社稷劳心,是我的错,劝他也无用。我只恨不能用己身续他之命。景琰无用,只求先生回春妙手多劳心神。”

“长苏的病,我何止是劳心劳力,可他中毒日深,就算是我,也不能真的活死人肉白骨。我的药他继续吃着,尽量不费心神,想来还能撑过半年。”

“半年,那这之后呢?”萧景琰一时情急握上蔺晨的手臂,连声音也变了调。

蔺晨见萧景琰如此,倒也缓了刚才的满腹怒气,“莫急,我再想法子。终究没那么容易让他躲了清闲。”

“有劳先生了,我先去看看小殊。”说罢深拘一礼反身离去。

萧景琰语气恭敬礼数周全,无形之中划出深渊万丈,梅长苏与萧景琰在一边,蔺晨只在另一边。

蔺晨早知情之一字不可沾染,这些年富贵闲人翩翩公子向来都是怜香惜玉只欠真心。没成想遇上萧景琰却三魂丢了七魄,恨不能将那些年欠下的情债一一还了去。可便是还,又当如何还得?于萧景琰,蔺晨不过是江湖散士,梅长苏的医者罢了。太子殿下胸怀宽广,纳得下芸芸众生,容得了江山社稷,心中牵挂着静妃,梅长苏,甚至是萧庭生却没有一个叫蔺晨的小小大夫。在太子殿下面前,琅琊阁少主所有的自命不凡心比天高化为乌有,万般手段千种计谋又如何?他总不能追回几十年前从赤焰案前陪伴萧景琰。

好在蔺晨从不是执念不悔之人,求之不得,长守其畔也便罢了。保得萧景琰一世顺遂,他蔺晨也算随了本心。

据梅长苏吐血发病已然过去七日,蔺晨的凝心丹总算稳住了他的病况。蔺晨这日难得没在苏宅看见萧景琰来探望梅长苏,没曾想时至子时,萧景琰却秉烛夜访。

“景琰深夜叨扰先生,还望先生见谅。”

“蔺某江湖布衣殿下不必如此,殿下军中事忙,今日深夜到访,相必是为了长苏的病吧。”蔺晨与萧景琰隔几对坐,两边烛火炯炯却比不上萧景琰目中含光。萧景琰面带喜色,相必是为梅长苏找到了续命的法子,如果有一日这眼中的光华是因他蔺晨而起,他怕是死而无憾。

“正是,先生请看,我请人遍查古籍,这火寒毒并非无解。古籍记载,有一味款冬草,可以疗毒续命,只是此草极其珍贵,不知何处可寻。”

蔺晨轻轻点了点头,“殿下说言非虚,确有此草可医治火寒毒。”

“先生早知此事?是了,琅琊阁通晓天下事,难道连你们也找不到款冬草?”萧景琰满怀希望瞬时尽灭,烛光掩映之下仍是眼中含泪,“老天为什么这样待小殊,他受了这么多的苦,竟然还是无法?如果不是我太没用,如果我那时没有去东海,或许赤焰案不会发,小殊也不会身中剧毒。”

“当时祁王殿下威望远胜殿下,都无法阻止赤焰冤案,殿下又有何办法?若是未曾出访东海,怕是如今赤焰冤案仍是铁案一件,更填上殿下您的性命。”

“就算是这样,我也该早些夺嫡!如果不是我清高自傲,任由废太子与誉王势大,小殊也不必选择最凶险的解毒方法落得如今命悬一线。如果我早些夺下东宫之位,小殊本可不必为我殚精竭虑,熬到近乎油尽灯枯。什么靖王什么太子,我萧景琰不过是个带累别人的废人!”蔺晨看着一滴泪划过萧景琰如玉的面容在案几之上撞得粉碎,他的心仿佛被滚油灼伤又仿佛随着这滴泪碎在当下。

“殿下既是太子,担负的便是江山社稷天下百姓,怎可如此妄自菲薄?”

“我……父皇皇子众多,这天下未必只我可主。景亭为人虽庸懦,却也是仁心善意,赤焰案已经平反,他未必会是比我差的大梁之主。更何况,朝中重臣奸佞之人几乎尽皆伏诛,他只需善加纳建,定能守土安国。既然款冬草难寻,那就只有一个法子。”

“殿下还有何法?”

“萧氏皇族自有秘法,以命续命,施行此法时,须得有内力深厚之人做护佑。斗胆请先生为景琰护法。”

蔺晨知萧景琰如此是早已深思熟虑拼死也要保梅长苏一命。罢了,既想守他一世顺遂,也不必在乎时日长短。本为了梅长苏,他也会去,如今不过是早一些。

“殿下为了长苏,真能舍弃性命?”

“若能增益小殊性命,景琰虽死不惜,萧氏亏欠林家深重,景琰再不能负他。求先生成全!”

“得殿下此良友明君,也算不辜负长苏以命相搏。殿下莫急,长苏他一定不会有事。我早知何处可寻得款冬草,不过凶险些,本想着尚不到时候便未曾说起。殿下何须以命相救,少不得蔺某走这一趟便是。”

萧景琰当即拜倒说道:“若能寻得此草,先生所求景琰绝无不允。”

蔺晨禁不住苦笑,我心所求,只有你能给,确是你万万给不得的。

蔺晨起身扶起萧景琰,“长苏与我生死之交,虽与你们自幼的情谊不同,我亦当舍命救他。殿下放心。”

萧景琰听蔺晨说起“舍命救他”心中一阵不安,“先生,取这款冬草当真如此凶险?景琰愿与先生同去。”

萧景琰的眼睛还泛着红,可眼中的担忧之色已然盖过悲恸之意。蔺晨忍不住深深看向他,终究你也会为我担忧,这一眼已无憾事。

萧景琰见蔺晨不答越发担心,轻轻摇了摇蔺晨的手臂:“先生?”

“哈哈,不妨事,这天下哪有我蔺晨无法对付的险境?他人去是九死无生,在我不过是吃些苦头罢了。殿下千金贵体不宜涉险,只待我为长苏那个没良心的跑这一趟便是。”

“当真?”

“千真万确。”蔺晨折扇轻摇,一如翩翩浊世佳公子温柔无情,游戏人间。


评论 ( 16 )
热度 ( 126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