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三世】邈若山河·第一世 蔺靖(2)

停了好久,我又活过来了,粮少便自割腿肉吧。喜欢的话,请给我些鼓励,让我有勤更新的动力。谢谢大家了~

HE,但因为三世,所以不一定每一世都是HE。

————————————————————————————————

“别躲了,出来吧。”蔺晨在灵虚阵前慢慢停下马并不回头朗声道。

停了半盏茶的功夫,萧景琰才认命地拍马上前硬着头皮叫了一声,“蔺先生。”

蔺晨转头看见萧景琰一身素衣白衫江湖打扮,不禁笑了,“太子殿下怎么来了,这是怕蔺某本事不济拿不到款冬草?”

萧景琰知道款冬草生于极凶险之地,蔺晨此去必要以身涉险,他实在放心不下才偷偷跟来。只是他与蔺晨这位琅琊阁少主全因林殊才有些许关联,他们平素除却林殊的病,大梁的政务再无谈论其他,连萧景琰自己也不知为何会对蔺晨这样挂心,又何谈说与他人?萧景琰想了想还是只微笑着回了话:“先生说笑了。小殊的病势凶险我放心不下,与其苦等不若给先生做个助力,供先生驱遣。”

蔺晨早料到会是这样一番对答,亦忍不住隐生失落之意,只是面上一丝不露,“在下一江湖草莽怎敢驱遣殿下。这款冬草就在眼前这灵虚阵中,殿下不如在此稍候,待蔺某取来便是。”

“听闻灵虚阵凶险异常自现世以来从未有破解者,景琰既来了自是要与先生一同破阵。我戎马多年,想来也不会成了先生的累赘吧。”

蔺晨早知灵虚阵关碍即便凶险也能保全萧景琰,又见他如此说便不再推脱,“既然如此,有劳太子殿下了。待取出款冬草,也省的我再着人送去金陵。”

“怎么,先生不与我一道回金陵?”萧景琰早知蔺晨与林殊情谊深厚,他如今病笃断然没有不亲自诊治的道理,这一番话叫他一时摸不着头脑。

“一旦款冬草到手,晏大夫自然会按照我们早已定下的法子医治长苏,我去与不去并无差别。梁帝已是强弩之末,只怕不过半月殿下便登大宝。殿下与长苏欲求海晏河清四海升平,少不得学秦皇,以战止戈。琅琊阁本江湖散士居所,实不宜身涉朝堂,保得长苏一命我不应久留金陵。”

萧景琰这一问原不是为了林殊的病,蔺晨如此答话不是也是了。蔺晨自入金陵虽说是为了小殊的病也并非无涉朝堂纷争。随与蔺晨相识不久,也不知怎地,萧景琰下意识以为他与林殊一般总是会在他身边的。蔺晨见识不凡胸中自有丘壑,萧景琰几次与他论起家国天下兵法韬略,他的所知所学只怕更在小殊之上。萧景琰对蔺晨自是钦慕万分只是小殊病势日沉他不便多打扰蔺晨,总想着来日方长,待小殊病愈要与蔺晨倾夜畅谈。可世上哪有那么多的来日方长?萧景琰再想留住蔺晨也终究不是能强人所难的,萧景琰虽未说过对蔺晨的钦慕,他又怎会不知?蔺晨的答语自是有两层意思,一是他入金陵只是为了梅长苏二来不宜身涉朝堂要点到即止,让萧景琰勿提留人之语。萧景琰也知金陵是非地若是留下少不得囿于权谋争斗,蔺晨谪仙似的人物他又如何舍得?思虑至此,萧景琰便知挽留之语不必再说,分别只在眼下。唯有眼下,好在还有眼下,他收了心中忧思,对着蔺晨施一施礼。

“先生如此说景琰也不便挽留,先生大恩不敢言谢,只求他日若有机会报偿一二请先生务必告知。”

蔺晨唇边带笑,抖开他那柄素扇略扇一扇回道:“太子殿下不日登基称帝,琅琊阁自然仰仗殿下恩典。”

“先生何必如此拘礼,景琰字字衷心。”

蔺晨见萧景琰一脸严肃才收了脸上调笑之意道:“在下当然知道。”

“先生既不回金陵,你我之间便没有什么布衣太子之分,还请先生与小殊一般叫我景琰吧,我也斗胆称您一声蔺晨如何?”

蔺晨犹豫一瞬便笑着应了,“也好,我本就比梅长苏放肆些。景琰,天色不早,咱们破阵。”

“好。”

灵虚阵世所罕见,蔺晨从书中学其设阵精妙之处,推演过破阵之法,真正亲临也丝毫不敢大意。阵中花草树石皆随入阵者身法而动,稍有不慎便入迷途。萧景琰紧踩蔺晨脚印,起脚落地分毫无差。两人施展轻功赶得一段路,绕过石滩疏草行至一片桃花林,蔺晨方才稳住身形。

“这片桃花林颇有玄机,花叶感风而动,每一步丝毫不能踏错不说,身法还需极轻逸。”

萧景琰自是轻功身法远输蔺晨,先前跟随已是全力,听蔺晨如此说不免焦急:“那该如何?”

“这倒不难,还请景琰原谅,失礼了。”说着蔺晨揽在萧景琰的腰部,略一提气,带着萧景琰飘入桃林之中。

蔺晨轻功卓绝,现得全力施展,即使带着萧景琰亦不显笨拙,更兼他的武功本就走飘逸灵巧一派,仿若凭虚御风,端得是翩若惊鸿,矫若游龙。桃花盛放芳菲嫣然,蔺晨同萧景琰两人素衣白衫隐现其中,远远望去,自有一段风流情态。

萧景琰未料到蔺晨竟这样揽起他入阵,一时慌乱,只得抱紧蔺晨不敢动作。“蔺晨……”

“莫动抱紧我,每踏一步皆有计较,你双脚不可触地。”蔺晨边说着边足尖轻点又掠出去仗余。蔺晨每踏一步,身前身后桃花皆动,时时变幻,更有平地起风,叫人眼花缭乱。

萧景琰知道此地凶险,是以略觉尴尬也是无法,只得抱紧蔺晨借力,盼着早些过了这桃花林。

两人如此行了约莫三刻,蔺晨饶是功力深厚也不免额上略出了一层薄汗。萧景琰只见眼前忽现一条小径,再行片刻,小径又分二路,蔺晨方在岔口处停了下来。



评论 ( 13 )
热度 ( 51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