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三世】邈若山河·第一世 蔺靖(3)

我回来啦~找到了催更小能手,希望能保证隔日更,大家监督我!

PS:喜欢要告诉我,不喜欢可以的话也请给我留言吧,好想听到大家的反馈。

O(∩_∩)O谢谢

———————————————————————————————

蔺晨放下萧景琰说道:“总算快到地方了。”

“刚才入阵时也没看出这里竟这样大,前面这两条路蔓伸极远,我们该走哪一条?”

“不过是布阵者的障眼法罢了,要不是不想多耗内力,一路拆将过来浅滩茂林转眼便逝。绕了这许多路,就算是给布阵者一点薄面吧。这岔路看起来随缘其实各自终点不过仗余。”

“那便是随便挑一条路都行?”

蔺晨忙拦下想要信步而走的萧景琰:“唉唉,可不是这么说,这两条路左为生门,右为死门,可不能乱走。”

“那咱们往右边去?”

“不是,往左边,而且不是咱们,是我。”蔺晨拦下萧景琰想要说的话,“有句话叫置之死地而后生,死门不破,生门难开。死门只容一人入内,自然是我。”

“我呢?你早知我入阵不过是给你多添负累又何必带我进来,只怕你自己一人还安全些。”萧景琰语带懊恼,听得蔺晨心中不忍赶忙又说:“谁说你是负累了?你以为我去闯死门你就可坐享其成了?自然还有差事要给你。”

萧景琰一听蔺晨如此说,欣喜之意在一双眸子中表露无疑:“真的?什么差事,任君差遣。”

“我闯死门,你自然要去闯生门。款冬草从成熟到枯萎时间极短,需得要你去取来。款冬草开于此路尽头菩提树心,待我破了死门款冬草才会开始生长,一旦颜色转为血红,你即刻摘下才行。千万莫以为这是生门便大意了,死门未破之时,生门路上便是灵虚幻境。心智不坚者或沉溺其中难以自拔迷途不返。你虽心智坚忍常人难及,一路幻象光怪陆离放大心中爱恨离愁,走这一遭必不好受的。”

“难道你去闯死门便好受了?我领兵十余年,又有几时在意过好受不好受?”

“待你入了幻境便知,好在幻境并不能伤人,你经过这一遭更见本心也未可知。在幻境中不论见到何种场景,万不可自伤。”

“嗯,你放心,我只怕在幻境耽误太久,错过款冬草采摘时机。”

“我破阵需时间不短即便配合不上我可拖延一个时辰,待你破了幻境便用内力传音我知。”

“如果我错过了呢?”

“天命如此,我们也算不负与长苏相识一场。”

“好,事不宜迟。”

蔺晨深深看了一眼萧景琰万千心绪掩于眼底,“出发。”

蔺晨身法极快几个起落便消失在繁茂树影之中,萧景琰不敢耽搁立时踏上另一小路唯恐叫蔺晨先一步撞入幻境中去。

萧景琰大步向前,只觉眼前一切如常,心中正纳罕却见眼前有一人浑身鲜血淋漓,重伤倒地。他本能出手搀扶只见那人转过脸来,竟是少年林殊。只见那人看见他,激动不已,艰难喊道:“景琰,景琰真的是你。梅岭有埋伏,快去救父帅!”

“小殊!”

“是我,景琰。快去救父帅,赤焰军抵挡不住了!”

萧景琰震惊却仍明白,这并非少年林殊只是幻境,心中也因旧事重现悲痛不已。

“不小殊,我不能去梅岭,我救不了林帅。”

“景琰你说什么?你可以的,你出使东海带的尽是精兵良将,为什么不能?”

“你知道为什么,因为那时我并不知情,也因为你只是我内心幻象罢了。”

“萧景琰!我林殊错看了你,你也是贪生怕死之辈。你父皇刻薄寡恩,多疑善妒,他要置我们林家于死地!枉我与你从小的情谊,你也要明哲保身!”

“我没有!那时我在东海并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拼着一死也会进谏父皇,力保祁王兄和林家。”

“是吗?景禹你相信他吗?”

萧景琰回头望去,祁王萧景禹正一身囚服站在他身后,眼中难掩冷漠。

“信他?我在狱中含冤就死时他在哪儿?”

“我在东海出使!”

“好一个出使,真是个好借口啊。”萧景禹全然不是萧景禹记忆中温厚样子,一字一句咄咄逼人。“即便出使时你无法进谏,那你回来之后呢?你的拼死呢?说什么兄弟情深,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我死了,你成了东宫太子,这便是你一直图谋的吧。”

“王兄,我……我怎么可能觊觎你的太子之位?我自小就一心学习兵法韬略,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辅佐王兄。”

“哼,说得好听。”

“王兄,小殊你们怎么才肯信我!”

少年林殊听萧景琰如此说,猛的抽出自己的佩剑,丢在萧景琰面前,“你既有与我们同生共死的心,便用我的佩剑自刎于此,我们自然信你。”

萧景琰心绪激荡,望了望地上剑,转而抽出自己随身佩剑,眼中已然含泪,“祁王兄,小殊,能够再见你们,景琰很高兴。”

“不要多番拖延。”

“再见了,祁王兄,小殊。我是真的很高兴,哪怕……你们都是幻影。”说罢猛地提剑攻向二人。两人猝不及防,萧景琰剑光触及瞬时化为齑粉。

萧景琰虽是神思清明亦难以克制内心哀思,两人消失无踪之时早已泪流满面。

“祁王兄小殊,我真的不想做这个东宫太子。”

萧景琰正兀自悲痛,忽觉一只手臂揽上了他的腰,他施展身法躲开,来者竟是蔺晨。

蔺晨一袭白衫已经是破了几处,尘土满身:“不想当太子便不当了,随我退隐江湖如何?别哭了,那都是假的。早说你要不好受的,这下知道了。”

“蔺晨?”

“怎么不认识我了?便是沾上些许尘土应该也不至于丢了我的丰神俊朗吧?我才刚为你破了阵,你就翻脸不认人吗?”

“破阵?”

“自然,要不他们怎么会在你眼前消失。你不会真以为你的佩剑能够斩灭幻象吧?”

“那……既然破了阵,事不宜迟咱们快去摘款冬草。”

“不急,还有时间,去之前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救了长苏之后,你不要做什么东宫太子了,随我去琅琊山,等你在那待腻了,咱们就一道四处游历,浪迹江湖。”

“你说什么胡话!咱们还是快些去摘款冬草吧。”

蔺晨上前一步握住萧景琰的手说道:“我怎么是说胡话,你不想做太子,我也不想你做太子,咱们一道不是很好吗?”

“蔺晨,你是小殊挚友,我喜欢你的秉性学识真心想要与你结交,却也不能与你一走了之。大梁天下是我萧氏子孙的责任,黎明百姓福祉皆在我一身,我如何走得?你性情本就厌恶朝堂,为了小殊才不得留在太子府,待小殊病好了,我不会强留,你自可逍遥江湖。”

“说这么多大道理你不过是要我走。你只为了长苏要留我,如今他的病可治了便要我走?萧景琰你好……我只问你,我对你的心如何你知是不知?你对我可有意?”

“你……你什么意思?”

蔺晨欺身上前,吻住萧景琰一双薄唇:“这个意思。”说罢又吻上去,温柔缱绻情深似海。

萧景琰猛地推开蔺晨,“款冬草!”

“款冬草一旦成熟,三月不变。不过是看你懊恼不能出力才诳你来这幻境历练罢了。”

萧景琰还想出声却被蔺晨捂了嘴,“景琰,这下除非你不愿意,不要再推开我。”

又是一吻。

萧景琰一直以来对蔺晨的心意,连他自己都看不清楚更莫说是旁人,眼下蔺晨靠他这样近,这样亲密,他并不想推开蔺晨。

浮云散尽,皓月当空,萧景琰心中一片清明。

蔺晨吻了一阵方才停下,深深地看进萧景琰的眼眸,“景琰,跟我走。”

“我不能。”

“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蔺晨,只是个想要阻止我去摘款冬草的幻影。”

蔺晨凄然一笑,“你心里在乎长苏多过我百倍,我对你的心意对你来说无足轻重。最是无情帝王家,世人所言果然不错。你既以为我骗你,那便亲手验证吧。”说着蔺晨从萧景琰胸口抽出一把小巧的匕首,让萧景琰握住抵在自己的心口。

“用我赠你的黑金匕首来验一验,看看你这一刀刺下去,我会命丧黄泉还是会烟消云散。”

蔺晨手微微颤抖,眼眶微红,萧景琰看着他几乎握不住这小小的匕首。

“你真的很像蔺晨,只是,无论他是否对我有情,他都绝不会逼迫我放弃黎明百姓重责。谢谢你,让我看清本心。”萧景琰说着缓缓的推进匕首,蔺晨血流不止,染红身旁的溪水。

忽的眼前一切化为桃花雨,小径,溪水,蔺晨都不复存在,萧景琰眼前是一十人难以合抱的参天菩提树。

“蔺晨,我已到菩提树下!”

“好。”蔺晨的声音传来抚平萧景琰心海万丈波澜。


评论 ( 21 )
热度 ( 54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