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三世】邈若山河·第一世 蔺靖(5)送给亲爱的格格~

 @格格要努力寫詩寫字 

亲爱的,答应你那天我真的去写了,然而第二天就发烧各种难受,今天才把这章收尾,请不要怪我食言。为了补偿,下面的两章也都送给你~再次谢谢你最风雅的礼物,恰巧也是今天收到。爱你~

———————————————————————————————

有了款冬草和晏大夫的日日精心医治,梅长苏的身体一日日好起来,晏大夫甚至断言再过半年骑射武功都可一一恢复。见梅长苏如此,晏大夫才终于把蔺晨留下的书信交给了他。

 

长苏:

     你既然看得到这封信,你那病恹恹的身子一定大有起色了。晏大夫虽然医术比不上我,挟制你倒是很有法子,你只听他的慢慢来,挽硬弓降烈马都不在话下。你这一辈子,顾虑太多,自在太少,血海深仇压着你,火寒剧毒压着你,情义爱恨压着你,家国天下压着你,压得你畅快不得。做人这件事,你远不如我,大好河山游遍,天下珍馐尝尽,世间英豪尽识,等你活到耄耋之年也未必能做到。这一次我给你第二条命,只盼着你能想开些,压着你的那些事情,一个人扛不起。即便你不能对这些都撂开手,也再不准你为任何事情拼命,再有什么滔天血案什么紧急军情,你也不能不顾惜你这条性命。你林殊的那条命已经拼完了,剩下的这条是我的。

说了这么多,你可别就自以为是的以为我是为你而死。我为了你也为了景琰,萧景琰那个傻小子要凭他的命换你的命,这不是砸我天下第一江湖郎中的招牌嘛。我对他萧景琰的心思想来你也看出几分,说来我还真嫉妒你和他那样要好,他那水牛性子见了我就只会先生长先生短,和你一起偏能忘了礼数毫无芥蒂。不过这也不是你的本事,如果我也从小就伴他长大我能得他几分相思也未可知,若是那样我也真正再无憾事。世事没有如果,此生无缘,我来生定常伴他左右,到那时候才可比一比究竟是谁本事。

虽然萧景琰只拿我当你的大夫,他要是知道这款冬草的真相,也一定会内疚自责。赚他几滴相思泪还罢了,同情内疚就大为无趣了。所以还请瞒他一瞒,过些时日蔺晨久居琅琊不出,他便也不会再想起这么号人了。

看我絮叨了这许多,你不会哭了吧?你可别学萧景琰那个小哭包,想象你哭的梨花带雨的,真叫我感到怪异之极。万物轮回,天道不止,你重获新生,我亦如是,我们都不该执着。长苏,像少年林殊那样去活吧,真正的活着。来生,再与你做知己。

                                                                         蔺晨

 

萧景琰日日前来探望,因为着梅长苏的身体恢复高兴,他本不喜多言的性子也改了不少,每日拣各种新奇趣事说与梅长苏解闷。

梅长苏自然是懂萧景琰的心意,却因着蔺晨,强颜欢笑也难以支撑。只借口身体尚未完全康复聊不多时便作恹恹欲睡之态。萧景琰不知个中隐情,只仍是每日探望待不多时便走。

这一日萧景琰特意带了静妃娘娘亲手煲的汤水来看梅长苏。

“母妃知道你毒虽然解了,还在调养身体,特问过晏大夫才给你煲的这盅汤,一定让我趁热带来。”

“静妃娘娘亲手做的汤,上一次喝还是赤焰军出发前,我的生辰了。一晃过去了这么多年。”

萧景琰见梅长苏如此说,怕他勾起伤心内里积郁,忙接话道:“过多少年,母妃的手艺也不会变,你快尝一尝,要是冷了母妃可该怪我了。”

“嗯。”

“母妃就是偏心,这次的汤,她可是只为你一个人煲的,都没有我的份。而且自她认出了你就是小殊,给我做的点心就再没有榛子酥了,那还是我最爱吃的呢。”

听萧景琰这样说,梅长苏也禁不住带了些笑意:“你都说了这是为了给我调理身体煲的,恐怕也加了些许草药,自然不能给你喝。”

“才不是呢,母妃还问我蔺晨在不在你府上,要煲两份来着。他这个没口福的,躲去了琅琊山有他后悔的。”

梅长苏举勺的手略停了停,才继续喝下那一勺汤,他的头更低了些,被热汤蒸腾的雾气惹红了眼眶。“景琰,蔺晨他……”

萧景琰听出梅长苏话语里的犹豫,接话道:“我知道。”

“你知道?”梅长苏用尽全部力气稳住自己的声音,他怕萧景琰知道又想他知道,蔺晨是值得他们共同凭吊的朋友。

“我不是那个没脑子的靖王了,我知道他身为琅琊阁主入金陵襄助你我是多么的危险。诸国争斗不休,琅琊阁藏有天下的秘密却得以立足只凭四个字,不涉朝堂。更何况,他明白你我二人将来定会有一扫诸国,安定天下的心志,更不宜留在金陵。他与你我二人结交,唯百害而无一利。我有我对大梁百姓的责任,你有你对赤焰军冤魂的责任,他也有他对琅琊阁众的责任。”

梅长苏终于一口一口喝完了那碗汤,才缓缓应道:“你明白他的不易就好。”

“我明白,他之前在苏宅的时候,吵吵闹闹没个正行,烦的人脑仁疼,现在这么一走还挺不习惯。”

“是呀。”

萧景琰听他语带伤心,又提声说道:“不过也不会多少年,若真的得以一统天下,还百姓一个安宁盛世,蔺晨自然也不会再陷入诸国争斗之中。那时候,他一定不会忘记我们这些朋友,少不得还来闹你的酒喝。他最喜美酒,要是他那时候不愿与我这个深宫寡人为伍,我就遍搜天下美酒,他不现身见我就一滴也沾不得。”

梅长苏听萧景琰并不知蔺晨对他的心意,忍不住开口:“他……他怎么会不愿意见你。”

萧景琰神色黯然道:“我与你不同,我和你都是不愿在诡谲朝堂搅弄风云的人,可我一旦登基,我便是朝堂,我便是风云。蔺晨向来颇有江湖隐士之风,他又怎么会喜欢深宫帝王?若不是你的缘故,他又怎么会和我对饮?”

“不是的景琰,蔺晨待你不一样的。在他心里你怎么会是寻常帝王?虽然你们相识尚短,可我知道在他心中,你并不输我这知己至交。”

萧景琰文言眼睛亮了一亮说道:“当真?”

“千真万确。”

“这就够了。”萧景琰心想,哪怕蔺晨心里没有他,他忘不了萧景琰,这就够了。“不论多久,我等他再入金陵饮尽梁宫美酒。”

梅长苏看着萧景琰眼神里的希冀,他也很想像萧景琰那样相信,蔺晨有一日会踏足金陵,与他对月痛饮。可是他知道,蔺晨再也不会来。

 


评论 ( 11 )
热度 ( 65 )
  1. 格格要努力寫字寫詩Diane 转载了此文字
    很喜欢下面这句。 "你这一辈子,顾虑太多,自在太少,血海深仇压着你,火寒剧毒压着你,情义爱恨压着你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