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三世】邈若山河·第一世蔺靖(6)

 @格格要努力寫字寫詩 依然送给你,希望你不要嫌弃这么久了~


梁帝萧景琰登基九年之后,在其谋臣良将辅佐下,终于荡平诸国成为天下之主。九年,对于一个王朝并不算长,然而对于一场等待来说,已经太久。

泰山封禅大典吉日已定,只在半月之后,诸国各派恭贺使节不断,萧景琰期待的那个名字始终没有人提起。

自他登基那日,他便明白,一日天下未定,他便再见不得蔺晨。他和林殊自有责任,烽火漫天他们躲不过去,再不该让蔺晨陷进来。小殊偶与琅琊阁通些消息,萧景琰问起,他也只说蔺晨江湖自在,琅琊阁的事情也甚少过问,琅琊阁提供些许战报都并非蔺晨亲自处理。这些年,萧景琰除却知道他一切安好再无半点音讯。有时候他觉得,安好便好,又何须什么其他。有时候又忍不住想打听更多的事情,哪怕他进来爱吃了什么菜,喝了什么酒,又去了什么地方游历,可这一切都无从得知。偶尔他看着军事地图上琅琊山那小小一隅,会忽而感到一阵亲切。他也忍不住恼自己这样婆妈传出去不知让人笑话成什么样。时间一日日过去,萧景琰原以为他渐渐地会不再想起蔺晨,让他成为记忆里一个模糊的轮廓。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他大概会忘记这不长时间里很多的片段。可是他没有,时间越久萧景琰就越会想起蔺晨,那段短暂的交往每一个细节都越发清晰,萧景琰越发频繁的想起蔺晨。大梁皇宫的酒窖里藏满了当世佳酿,萧景琰想,总有一坛,蔺晨会与他对月痛饮。

“臣梅长苏叩见陛下,陛下圣安。”

林殊的一声请安打断了萧景琰的思绪。

“免礼,赐坐。”萧景琰闻声立即让林殊近前,摆了摆手,屏退了左右。

“即使这么久了,我还是不习惯你叫我陛下,听着刺耳。”

“你也说了这么久了,该习惯了,终归你是天下之主。”

“习惯不了,不习惯有不习惯的好处,你每一次刺耳的请安都是在提醒我,不要真成了寡人。”

听他这么说,林殊也忍不住一笑,即使登基九年如今又一统天下,萧景琰的赤子之心,经年不改。

“好,我提醒着你。不过封禅在即,你别以为几句好话就能把这些事儿甩手扔都给我。”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封奏折,“这是初拟的观礼使节名单。各国各方来朝贺的人太多,我先定了这么些,还有在路上的,只等到了再定。”

萧景琰接过奏折细细看了琅琊阁三字赫然在列,终于萧景琰一阵欣喜,高兴之余竟又生出一丝惶恐。不知蔺晨是否还记得那个拿他当知己的靖王,亦不知这个梁皇景琰他是否还愿意相交。

他清了清嗓子问道:“小殊,蔺晨这次带着琅琊阁的人来,可是住你府上?”

萧景琰很久未在林殊面前提起蔺晨,他只当景琰确如蔺晨信中所说,不再记得。现下猝然问及林殊心下稍慌只一低头掩饰过去:“他那人素来不喜拘束,老阁主知道他的性子,所以归隐山林之时并未把琅琊阁交托于他。此次琅琊阁觐贺,自然也没有他了。”

林殊说的轻描淡写,萧景琰却不是当年那般天真了,蔺晨虽然看似狂放不羁,但他对琅琊阁的情感深厚并不是会一走了之之人。再者,当年赤焰一案那样凶险尚且为着林殊在南楚北燕大梁三国周旋,如今四海升平,他便是不随觐贺使团来也可趁此见一见老友。听林殊所言,这些年来他竟未曾来看望过林殊,如果真的再不在琅琊阁中便不必避嫌至此,桩桩件件俱是不合常理。

“既然并未接掌琅琊阁,还有什么事儿能让他这么多年都不来看一看你这旧友?”

“他嘛,本就是风流浪子,四海为家处处老友,哪里想得到我。”林殊话一出口就知这样拙劣的谎言太容易被萧景琰识破,只是这么多年瞒下来,再好的借口都用尽了。

“这样?待琅琊阁使者上殿,我定要替你问上一问,蔺晨这个家伙究竟去了哪里,连你这样的生死之交都忘了。”景琰知道这背后一定另有隐情,只是林殊不肯说,他逼问也不会有结果,只在心中暗暗盘算。

待到祭天大典礼毕,便是梁皇一一接见各方来使的时间,诸位使节朝见完毕纷纷得以离宫,唯有琅琊阁主被萧景琰留了下来。

“你知不知道朕留你下来所为何事?”

“草民不知。”琅琊阁现任阁主蔺轩清答道。

“哦?琅琊阁号称天下事无所不晓,怎么这件小事就不知了?”萧景琰凛然天家气派,并不假颜色让人看不出喜怒。

“天子圣意怎是小事,琅琊阁所知不过是江湖之事,庙堂之事已是不敢涉足,更何况天子圣心?”

“这琅琊阁中人倒是各个能言善辩。便算你有理,那朕且问你一江湖事,你要朕给你多少银子?”

“天子所问不敢不据实以报,更无索要钱银之理。”

“好,那朕问你,琅琊阁老阁主之子蔺晨现在何处?”

“请陛下恕罪,草民不知。”

“大胆!”萧景琰不禁拍案而起怒喝道,“竟敢当面欺君,你以为琅琊阁便能保你吗?”

“草民不敢!实在不知。”

“好,这也不知这琅琊阁也无存在的必要了。你便就此在朕身边随侍,琅琊阁众限期三月入金陵,朕另设司府安置,从此只为朝廷办事。如有拖延,杀无赦!”

萧景琰虽素有慈名,蔺晨又与他和梅长苏有那样的渊源,可到底已是一统天下的帝王。这一番话说出口轩清也不得不怕。立时跪的更低口中急道:“蔺晨当年为陛下牺牲至此,现竟要对琅琊阁众斩尽杀绝,陛下好狠的心。”

“哦,牺牲至此?”萧景琰已知其中必有隐情,只不点破故意说道,“既如此,只要蔺晨入金陵来见一见朕,说他不愿琅琊阁如此,朕必不勉强。”

轩清自然知道蔺晨不可能来得了金陵,更知道蔺晨的心愿不能让萧景琰知道真相。急智之下脱口而出:“先生为了取款冬草身受重伤,终身不能出琅琊,陛下如此强人所难岂是明君圣主所为!”

“他身受重伤?怎么至于终身不能出琅琊!”

“先生伤重难愈,唯有长年闭关琅琊方可保命。陛下如执意召见,草民即便拼尽八千阁众亦不敢从。”

轩清本知萧景琰至此绝不会再以琅琊阁逼迫蔺晨现身,只是作一副誓死相抗的姿态。只是他没想到梁皇此刻根本无心其他,只一句唯有常年闭关方可保命便抓住了萧景琰的全部心神。

只见萧景琰神色几乎有了一丝慌乱,只喃喃道:“怎么会有性命之忧,他号称天下第一神医圣手怎么会?以他的性子,这些年只能闭关岂非生不如死。”

轩清见他如此,趁势说道:“先生这些年早已无心江湖更不必说朝堂争谋,求陛下念在先生也曾为大梁尽心尽力,容他余年安乐。”

“呵,你倒是不怕朕。”萧景琰自嘲的牵了牵嘴角,“也罢,你总算待他尽心。朕不过是想与旧日知己见上一见,到底是朕太贪心了。你下去吧,琅琊阁永处江湖,朕再不会为难你们。”

到底是夏日,即便是泰山亦风云变化极快,待到半个时辰后林殊进殿,殿外已是倾盆大雨。

“景琰,你都知道了?”

“你果然早就知道。”殿内极暗,萧景琰并未着人点灯,只一道闪电划过照出他面上片刻的悲伤又隐于黑暗。

“当年在琅琊阁医治火寒毒,老阁主便提过款冬草。我解了毒便知蔺晨为此付出了何等代价。”

“所以那时你总是郁郁寡欢,江左盟那些人欲言又止也是为了这个。”

“是,我欠蔺晨的这辈子都无法偿还……”

林殊语声渐低,半晌他感觉到萧景琰的手扶在他的肩上,“是我们欠他的,多去看看他吧。”

萧景琰第一次意识到,此生或许他再也不会见到蔺晨。

———————————————————————————————

隔这么久了对不住大家,我会尽力更新的快些的。第一世就只剩下一章了应该蛮快的。喜欢的或者有意见或者建议请让我知道吧~爱你们~



评论 ( 10 )
热度 ( 51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