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因为很爱刷tag,所以有时候用拉黑功能帮助提高刷tag的效率,单纯因为不吃这个cp的粮而已,并非有任何不满,请千万见谅!谢谢~

【三世】邈若山河·第一世蔺靖(7)终章

对于萧景琰上琅琊阁,林殊并未觉得意外。登基大典之时轩清用闭关做托词,林殊便知道此事决难长久。景琰早非懵懂少年,更何况九年音讯全无都无法让景琰放下蔺晨,小小一座琅琊山又如何能办到?事已至此林殊反倒有一丝欣喜,竭尽全力依然无法瞒住景琰他也不算负了蔺晨的心愿。

“阁主,朕既然上了琅琊阁也请你给朕三分薄面。蔺晨即便是闭关,朕不打扰他,只见他一面朕便离开。”

轩清见萧景琰前来,赶忙叩拜在地:“陛下此言草民万不敢从,草民罪犯欺君,请陛下看在琅琊阁旧日有功的份上,饶过阁众性命,草民一切全凭陛下圣裁。”

听得轩清此言,萧景琰不由一阵害怕,他心中最为担忧的情况一点点证实。想到此处,他也收了帝王的威严气势,慢慢说道:“朕既身在琅琊山也遵江湖规矩叫你一声阁主,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欺君之罪的计较,只是如果你以欺君来认欺君之罪,朕便再饶不了你。起来吧,这里只是江湖。”

轩清伏跪在地并不起身继续说道:“欺君之罪怎敢一犯再犯,何况草民早与梅先生有约,陛下若亲临琅琊山,我们亦算为了少阁主尽了心意,对陛下只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说罢轩清略抬起头望向萧景琰,萧景琰知道,他这是在等他问出那个问题。

萧景琰沉默良久终于开口:“蔺晨,他尚在人世吗?”

“先生早在九年前重伤不治。”

“他是为我而死。”这一句并非问句,萧景琰早不需要任何人来为他证实,轩清告诉他闭关一说的当晚,他便勘破了这个玄机。都说关心则乱,若不是他太过在意蔺晨,轩清的话当场便遮不过去。如果说蔺晨取款冬草是为了林殊,那么为什么他才是最后知道的人?如果蔺晨只是受伤闭关,为什么林殊会一心一意瞒他九年?所以一切都不需再问,一直以来他心中暗暗所求所想,蔺晨早就给了他。

轩清见萧景琰悲痛情状心中大为不忍却也不知如何劝慰,更也被勾起愁绪只在一旁默然不语。

“他……葬在哪里?”

“琅琊之巅,先生说想看看琅琊阁,也想看看身后的升平盛世。”

“劳烦阁主带我去看一看。”

轩清带着萧景琰去到蔺晨的墓前才又手指向一处宅院开口道:“那处便是先生生前的居所,这些年一直是我亲自打理,里面的陈设未动分毫。草民先行告退。”

说罢轩清对萧景琰拜了一拜又朝蔺晨墓拜了一拜,转身离去。

萧景琰鼓起勇气看向那块墓碑,瞬时就湿了眼眶,这座墓素有人祭扫却也显出了时间的痕迹。萧景琰第一次看到了蔺晨已经故去九年的证据,那个白衣谪仙已然在这里困了九年。

他坐在了蔺晨的墓前,“你这么一个待不住的人,困在这里不好受吧。为了我,值得吗?既然做了又为什么不敢面对我,小殊,轩清人人为你撒谎,你竟可以躺在这里心安理得。这些年,我等着你也很不好受。”

萧景琰含着泪牵起一个笑容:“听我这么说,你得意了吧。我萧景琰在等你,一直在等你,哪怕你只是回来找小殊叙旧,我能看你一眼就好。可是你呢,你这人太不厚道,既然赢了我的心怎么还不肯来看一看我。我的梦里从来看不清你的样子,蔺晨,我以为你不是这样吝啬的人。你既然让这墓碑向着金陵的方向,你在这琅琊之巅日日望着,我如果没有让你失望,便来看一看我吧。我对不住你,你也对我不住,你能在这里躲清闲,我却还有万难重责。如今身边能说话的人越来越少,做个皇帝真累啊,我也想学你在这里躲着,清清静静没有尔虞我诈,党同伐异。所以你不要以为我们也算打了个平手,你欠我的,这辈子被你躲了过去,下辈子我一定讨回来。”

萧景琰拿出随身带着的一壶酒对着墓碑摇了摇,“呐,这壶百年陈酿我原准备送来给你喝的,你却骗我。这次你看得见可喝不到了,等我带到下面去,咱们再痛饮一番。”

萧景琰把头轻轻靠上蔺晨的墓碑低声喃喃说道:“蔺晨,在下面等一等我吧,哪怕为了这壶酒。”

萧景琰在墓前坐了良久,说了许多,直到山上忽然飘起雨才意识到已经在这里坐了快两个时辰。萧景琰知道他若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少不得轩清要来劝,毕竟自己已经是天子。萧景琰不想自己和蔺晨的独处被打扰,便起身去了蔺晨生前的屋子。

刚刚进门,萧景琰便愣住了,他在蔺晨墓前拼命忍住的泪水终于落下。蔺晨的案上放的是一幅画像,画的正是萧景琰在靖王府梅林雪中舞剑的场景。画中的萧景琰神采飞扬面含笑意,剑舞的衣袍翻飞,梅花亦被剑气催得随漫天大雪纷纷飘舞。画的左上角题了半句诗,山有树兮木有枝。

蔺晨是怀着怎样的情深才能把画中的他描摹的如此光彩夺目?

甚至萧景琰自己都不知道,他在蔺晨的眼中是如此出众。他细细的看这幅画,见到画末两瓣梅花晕成两个小小的红痕。萧景琰猛地意识到,这是蔺晨的泪,晕开殷殷红梅。

“山有树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蔺晨,你我竟都成了越人,愿天道轮回,下一世我必不负你。”

萧景琰离开琅琊山时,据传带走了一卷绝世名画。劳烦天子亲自求取的画定然不俗,只是直至萧景琰操劳国事病逝于十年后,世人也未曾得知那副画究竟是谁的墨宝。即便是萧景琰的贴身侍从也从未得见那幅画的全貌,只有人依稀得见似有红梅,消息传出宫闱,善画红梅的名家作品亦身价陡升。

新皇登基后也曾寻过这幅名画,这才知道他一生节俭的父皇只点了两样东西随葬,一是那幅从琅琊山带出来的画,另一样则是那壶他曾带上琅琊山的百年陈酿。

——————————————————————————————

第一世更多的是错过的遗憾,他们即便是一同相处的时光也始终如山河邈远。后世则是对遗憾的追回。明日更新第三世,mua~爱你们,如果喜欢给我留言反馈吧。

评论 ( 12 )
热度 ( 61 )

© Diane | Powered by LOFTER